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春物之鬼才作家 > 第二十三章、林间合宿
    怎么说呢,这一次林间合宿完完全全是平冢静单方面搞出来的。但是来的人来挺多。除了二年 F 班这几位。八幡他们还要负责将近两个班的小学生,差不多六十多个人。所以八幡他们这一次与其说是林间合宿,究其性质还不如说是做义工。

    所以这一次八幡所要面对的是那群小学生。一群个熊孩子。其中有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撕家竟然混到了那群熊孩子之中,由于是大型犬,所以非常招惹这群小学生的喜爱。不少孩子将撕家团团围住。

    这还得了!八幡看到了之后差点是吓得魂飞魄散。哈士奇远不是金毛、边牧那种暖男系的犬类。没有把它惹急之前,它是很温顺的,甚至看见人都会下意识的躲。但是真要惹急了,三厘米厚的钢板,撕家一口就能咬穿。这要是让撕家一个犯二,逮住一个熊孩子,一口下去,这不得赔钱赔死啊!

    “撕家!定!”八幡马上给予撕家不准动的口令。急忙分开人群。捏住了撕家的嘴巴。然后将其带出人群。

    “所有人注意一下,所有人注意一下。安静一下,这条狗是受到过专业的搜救训练、定向训练甚至是导盲训练。但是我不能保证它不会对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造成伤害。所以请你们不要去逗它玩,或者是投食。谢谢配合”八幡连忙向这一次小学生夏令营的指导老师借了一个喇叭。

    “是……”日本小学教育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在八幡郑重其事教育了一顿之后,绝大部分小学生带着浓浓的奶音齐齐回答道。

    随后就是小学生夏令营的指导老师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了当天的活动。什么活动呢?定向越野。而八幡他们的任务就是护送他们在活动期间,尽量不要出什么意外。

    “那么,定向越野开始!”随着那个胖胖的老师宣布开始之后,八幡等人随着大部队开始缓缓移动。

    雪乃看了一眼如释重负的八幡,调侃了一句:“还真是辛苦呢。”

    “谁说不是啊,早知道是这种活动,我死也不会带撕家过来。”说着八幡对着撕家比划了个跟随的指令。接着撕家便像是被八幡栓了一个无形锁链,仅仅跟在八幡身后一步之遥的距离。

    随着定向越野的活动展开。几人也是跟随着这群小学生们一路前行,由于走的是山道,所以道路略显崎岖。但是走在一起的时候,党派之分也是一目了然。隼人、优美子、海老名和户部翔走在前面。而隔了两三个身位之后才是八幡、雪乃、结衣、沙希、小町、彩加,这几人跟在后面。

    八幡这个队伍之中小町是最能来事儿的,抱着雪乃的胳膊一路上上聊个没完。结衣也比较活泼,她们能聊到一块儿去。相对而言沙希就有些沉默寡言了。但时刻会看一眼八幡。

    “小学生真的好年轻啊,我们高中生在他们眼中都已经是大叔了吧。”前方队伍中户部翔传来的声音。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搞的我仿佛老太婆一样。”优美子抱怨着说道。

    “是啊,在我们小学的时候,看高中生也像是大人一般了。”彩加也是随口说道。

    这个时候小町突然接茬了:“在小町看来,你们这群高中生其实也就像是大人了。除了欧尼酱……”

    “得了吧,你还说我,我都能做你父亲了!”八幡这句话可能在场的人都听不懂。但是唯独雪乃听得懂。为什么呢,因为上次逛商场的时候,八幡和雪乃还被误认为是小町的父母。闹出了这么个笑话。如果八幡还这么调侃自己的妹妹。雪乃没忍住,捂着嘴笑了两声。

    ……………………………………………………………………

    “那群孩子在干什么?”走着走着雪乃发现一群孩子在围观什么东西。

    隼人立马走上前去:“我去看看……”

    “隼人,等一下。”八幡却拦住了隼人,随后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撕家。而撕家闻了闻地面之后,对八幡点了点头。

    “去吧,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八幡的说辞令隼人一愣。等他分开人群之后,才发现被几个女生围观的是一条日本独有的锦蛇。

    “哦,没什么,是一条日本锦蛇。没有毒也不会咬人。”隼人随手将锦蛇捏住,扔到了一边。毕竟保护这群孩子,是这一次义工的主要目的。

    “总感觉撕家和八幡很像呢,平时懒洋洋的,关键时刻却很靠得住。”结衣像是意有所指一般撸了撸撕家的脑袋。

    “撕家很聪明的,我记得在小的时候,它救过我好几次。”小町也回想起了,小的时候。有一次和撕家一起在公园里闲逛。有两个黑衣大汉,似乎想要对小町图谋不轨,可能在日本也有拐卖小孩这个行当。

    但当时撕家在场,那个时候撕家还在长身体,体型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庞大。看见两个黑衣人朝着小町走来,顿时放弃了刚刚骗到手的小母狗。疯了一样朝着两个黑衣大汉咬过去。两个黑衣人也掏出甩棍……反正当时这一仗,撕家确实挺惨的。肋骨被敲断了三根。好在当时闹动静不小,周围公园又有人报了警。所以警察赶过来的时候。撕家仅仅只是重伤。

    当时八幡在动物医院看见撕家这个惨状,眼泪都快下来了,满嘴都是个血,躺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当时八幡就暗表决心,就算你全身瘫痪,我也养你一辈子。好在最后康复的还不错,几个月后又活蹦乱跳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雪乃突然看见在刚才围观的小孩之中,有一个小女孩很不合群。仿佛就是被孤立了。这让从小被孤立过来的雪乃还是介意。孤独的人之间往往都会心心相映。这个小女孩也同样吸引了八幡的目光。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和雪乃长的非常神似。不能说是五官相似吧,只能说是气质上的神似。而且也是一个黑长直。看上去也是冷冷的没表情。拿着个照相机不知道在拍些什么东西。

    最后隼人可能也发现了这个被孤立的小女孩。就上前询问,你什么名字啊?怎么回事儿啊?干嘛不和她们一起玩啊?诸如此类的话。虽然最后隼人想把她塞入团体之内,但依然还是被孤立。

    通过隼人的询问,八幡得知这个小女孩名叫鹤见留美。

    既然这种事情被遇见了,八幡就不能不管了。毕竟八幡对付这种被孤立的小女孩还是很有心得的。依据就是雪乃。

    从小被孤立的人啊,就有一种通病。说白了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孤傲感。看着附近成群集队,心说:哼,凡人!其实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如果你没了这层自我保护,你可能会越来越自卑,越来越自卑。所以这种人很难打开心扉,如果想要和这种人交流。就一定不能寻常的模板。

    “哟,你好啊,这么巧你也迷路啦?大哥哥我也迷路了,你知道哪里能够出去么?”八幡知道与这类孤僻的人沟通,一定要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凸显出他们的被需要感。

    “嗯……”鹤见留美果然上钩了,带着一丝奶音说道:“比企谷八幡也会迷路么?”

    诶?这叫什么话?她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八幡也是心中疑惑。再一想,哦,可能是她认出我来了。八幡也是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也会读自己的。

    “哦……你既然知道我的话,看过我哪本啊?”反正聊天呗,先混熟了再说。

    “沧浪之水、虚伪之物、永无止境……”鹤见留美随口说出了这三本书,顿时让八幡吓的一个踉跄。因为这三本没点阅历的人是看不懂的。所以这三本异常受一些老年人的喜爱。特别是这本‘沧浪之水’同时也知道了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不合群,就是因为超过了她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

    就在八幡愣神期间,留美扯了扯八幡的衣服,然后掏出了一支笔,奶声奶气地说道:“签名……”

    “哦,好,签哪儿。这儿可以么?”八幡弄好了之后,指了指身后的撕家说道:“喏,你看,这是我家的这个神兽。如果你看见过暮光之念的话应该就知道,这就是撕家。你看,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骑上它溜达溜达。”

    这种大型犬类对抑郁症患者都有治愈效果。更别说仅仅只是一个孤僻的小女孩儿。撕家也是很乖巧地趴下,让留美骑在自己身上。起初留美还有一丝害怕,但是没过多久,就满眼的兴奋和好奇。

    接着八幡就带着撕家,撕家驮着留美便走出了丛林。与丛林外的众人回合。

    …………………………………………………………

    “我说你啊,怎么就带她过来了,如果想真正帮助她的话应该让她更好的融入团体内,你这样做只会彻底的将她孤立出来。”雪乃说着叹了口气。

    “雪乃,我的观念跟你不太一样。与其让她勉为其难融入群体,还不如教会他如何习惯孤独、接纳孤独,甚至享受孤独。也许将来有一天,一个和她同样孤独的人会出现在她生命中。”八幡的话让雪乃愣了楞。因为这话些许让雪乃有些代入感。

    而雪乃回眸一看,确实骑着撕家的留美,脸色难得流露出了罕见的笑容。和刚才被孤立的一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是不是我在你眼中,也像这个小女孩一样容易哄骗?”雪乃笑了笑说道。

    “这个时代不一样了,将真心说成哄骗,将付出说成舔狗。”八幡的这句话很微妙,寓意自己对雪乃是真心的也是付出的。所以只要雪乃愿意,将这句话当成告白也可以。果然雪乃一听,脸顿时就绯红一片。

    “我……”雪乃脑中一片混乱,还没组织好语言。

    【一給我嘞giaogiao!一給我……】八幡的手机铃声响了。

    “嘶……呼……小町,你要再敢改我的手机铃声,我咱们就令父女昂!”说着八幡不顾小町的偷笑,接起电话:“摩西摩西,静姐怎么了?”

    “第一批学生已经到指定地点了。你们快点过来。下一个活动是做午餐。在做饭方面你超有天赋的不是么?所以想让你过来指导一下。”从平冢静说话的声音来判断,她当时嘴里还叼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