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2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祁烨解读着所锦的内心:

    我为何要知罪?

    我傲慢、我嫉妒、我愤怒、我懒惰、我贪婪、我**,我暴食。但是我从来没有加害于他人,没有伤害过他人的性命。这些不过是我在自我保护,没有人倚靠,我自己争取有什么错!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公平所言。这就好比世界上的花,为什么有的开得绚烂夺目,而有的却瘦小枯黄。

    原因在于她们所处的位置不一样,环境不一样。

    绚烂夺目的花长在肥沃的土地上;瘦小的花则来自岩石缝中或是贫瘠的土壤。

    老师告诉我们不要感叹上帝多么不公平,生命的巨斧在为你雕凿着生命琥珀。

    在屈辱中成就辉煌的人,我不相信他从没追问过不公平;

    在坎坷中抱着乐观旷达的人,我不相信他从没哀叹过不公平;

    在生与死之间选择自刎的人,我不相信他从没感慨过不公平。

    不适者淘汰,没有谁愿意回头拉你一把。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跌倒,不被人踩过去!

    正如“物竞天择”般,只有去适应和遵守规则,才能有机会改变现状、改变自己的不幸。

    所以即使我明白世界的丑恶凶险,我依旧绝口不提,便是为了与世界和平相处。

    我也尝试过变好,尝试过以和善之心看待他人,但是我知道,我心里仍旧怀疑人性,太多经历让我顿悟:太天真,容易死!

    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我前仆后继,奔跑在这漫长而艰辛的跑道上,但我不放弃,不退缩,因为我找到了生存的目标与意义,并在这充满乐趣的竞争中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适者生存。

    如果能够让我好好地活,争取抢夺,那又如何!

    影像里所锦的内心化象语调斩截,气势凌厉,走雷挟电的话语暴露无遗的狂傲不羁;她小小年纪看透人性的近乎冷酷的理智与兽性,那样强的怨气,竟然令正在解读所锦心魔的祁烨受到了好似开膛破肚般的攻击。

    一股冲力将祁烨翻飞击倒在地,眼含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狼狈不堪……

    魔域之主都解读不了的心魔……

    天道四大元首之一都制服不了的怨灵……

    并非第一位拒绝审判的灵魂,却最具有足够抗衡天道审判能力的灵魂……

    所锦快速扶起祁烨,眼含担心:“你还好吧……”

    拥有那样的深至骨髓疯狂的人,怎么会是眼前阅历尚浅的平凡女子?

    祁烨很快地凝神静气运功修复,等到他恢复时,已是大汗淋漓,而所锦则拿着毛巾站在他身旁等着侍候他……

    带着最虔诚的姿态,身上有的只是温柔,甚至懦弱……

    这女子应是骄傲而尊严的……

    不知为何,竟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祁烨心里忽然愧疚……

    ————

    “最后你的心魔解决方法我没办法解读,因为天道四元首,每人的擅长点是不同的。”

    “我擅长于解读梦语心魔语,裴风擅长万物除人外的灵语,天烬擅长人道的民心揣摩,岳熵擅长天道上传下达……”

    “而你,则是擅长古语,即骨语,也称怨语,你的心魔已达至深入骨髓的地步,幻象中的你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无法解读……”

    所锦理解地点点头:“我听出来了,‘她‘”说的是:骨同骨,无情数……”

    说出这句话后,她忽然晕了过去,祁烨接住了她,肢体接触的一瞬间,他才发现,她有多瘦……

    和她前世暴饮暴食的肥胖,判若两人……

    ————

    床上所锦安然沉睡着,浑然不觉床边的三人正在讨论着她的生死……

    “你们知道的吧?那样强的怨气,一旦发泄出来后果不可收拾。”

    裴风首先开口,道出如今面临的严峻形势,拂袖落座的姿态里却只是举重若轻的风度翩翩,毫无担忧之色。

    “我不想让她死。”

    祁烨语气强硬,他欣赏的人,他不分是非,也要袒护,让旁边的岳熵明白他的坚定立场,莫轻举妄动,毕竟岳熵作为天道主,掌握着所锦真正的生死权。

    “如果她没有犯下大罪,我断不会伤她。”岳熵长指轻抚所锦雕刻的古兽纽章,公允不偏地说着……

    祁烨稍稍放心,岳熵说出口的话,头破血流,也必定会信守。

    裴风惊讶于祁烨的偏袒,却也不紧不慢地赞同:“我倒觉得这女子的心魔她可以克制住,前提是,远离你……”

    裴风看向岳熵,带有几分调侃与戏谑。

    良久,岳熵才开口“好好待她。”

    裴风轻摇头:“你真是太傲慢了,这么快就把她当自己的归属物了吗,随意决定她的去留?”

    这句话看似在为所锦打抱不平,其实是裴风在提醒岳熵莫轻看了所锦,这名女子并不是那么好操控的。

    岳熵心中一提,不再掉以轻心。

    所锦对他一点一滴的仰望,让他大意了。

    “那你等她醒来问她去留吧。”

    岳熵步伐稳健地离去,但身为岳熵莫逆之交的裴风却从岳熵的背影中看到了一丝匆匆……

    ————

    楚谡风荷举,抖落尘埃聒。

    所锦醒来,局促不安地打量着四周。

    她躺着的是一张干干净净的床,的房间有着古雅恬淡的气息。

    她从雅致的屏风后面看到古色古香的字画、瓷器、铜鼎和小铜佛等等,整个房间都是真迹古书画散发出的气味,令人心旷神怡。

    柔柔的阳光正好洒下来,就连同所有物件一起都变得慵懒舒适。

    她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窗几穷幽致,图书发古香。”她心里默念,心在一瞬间柔软。

    “主子,姑娘醒了。”

    所锦迅速抬头,眼里带着一丝警惕,下一秒,却愣住了。

    说这句话的竟然是一个立着的石头。

    “它不是石头呢。”一个男人的声音温柔地响起。

    所锦看见了一个莞尔一笑的男人。

    在这犹如仙境诗画般的地方,门边的他身着一袭水绿色青衫眼眸带笑的站在班驳的光影处,笑里带着清新的温柔气息,不染世俗,青衫被风浮起跌落,带着药香弥漫在空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