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道聚诸天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战海龙!
    此时转身已来不及,陈辩一咬牙,猛的向前一步,让过了头部要害。

    衣衫下的脊背,根根青紫色的大筋如同老树虬根,这是铁布衫运转到了极限的表现,硬受了这一刀。

    “嘭”的一声,在那人愕然的眼神中,他手中的大刀高高弹起,他的全力一击只在陈辩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去你的!”

    陈辩大喝一声,一个转身抢入对方怀中,一记贴山靠毫不留情的印上他的胸膛,将这趁火打劫的家伙击飞出擂台。

    陈辩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乱糟糟的大乱斗,四周全是敌人的感觉实在不是太好,他必须同时应对刀剑枪棒拳掌脚,各种武器各种武功的攻击,更要提防身旁的所有陌生人,上一秒他还和你并肩作战,但很可能下一秒就调转目标阴你一下。

    在陈辩看来,预选赛的这种方式根本没什么公平可言,反而对于运气有着十分严格的要求,稍微倒霉一点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淘汰。对于某些人来说,只要先和别人联手做掉擂台上武功较高的选手,再调转枪口暗算掉刚刚的同伴,就有很大的机会晋级。

    陈辩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多人来参赛,类似这种抱着念头浑水摸鱼的家伙着实不要太多。

    但陈辩对于自己却是信心满满,打群架,没有什么比国术更适合的了。

    陈辩踮脚旋身,侧身避过两把砍来的长刀,身形一扭,切入正在交手的三人当中,双掌翻飞,左右开弓,直接打飞两名来不及反应的倒霉蛋,其中一名被直接打下擂台,另一个更加倒霉,先是被打飞到一旁,又被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大脚给一脚踹下台去。

    眼见自己的两名对手突然之间被人打飞,剩下的那名刀客看着眼前出现的陈辩,不加思索,提刀就砍。

    “真是不留情面,小爷我好歹替你解了围!”

    陈辩心中暗自吐槽,手上却不慢,双掌一合,一招空手夺白刃,在长刀砍中自己面门之前硬生生夹住了这一刀,接着小腿无声无息的一动,一记窝心脚将那家伙踹到了五米开外。

    十丈见方的白玉擂台上,拳风阵阵,腿影重重,不时有人跌落到擂台外面,丧失继续比赛的资格。

    陈辩越打越顺,仗着铁布衫护体,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被他打下场的,已经不下十人。

    忽然,陈辩感到左侧的压力骤减,正在围攻他的四人忙不迭地的避到了一旁,陈辩更能感到他们那一道道幸灾落祸的目光。

    接着,一条人影夹杂着刺骨的寒风,朝着陈辩疾攻而来。

    彭海龙!

    陈辩心中闪过一个名字。

    陈辩心中暗叫不妙,脚下一蹬,朝身后倒飞而去,双掌翻动,在身前布下重重掌影,可谓是水泼不进。

    彭海龙身形飚飞,右臂一伸,手中折扇好似仙鹤点头,在陈辩刚刚飞身后退之际,先后点中陈辩双手掌心。

    陈辩执掌到手掌掌心似乎被寒冰所制的钉子狠狠钉了一下,阴寒刺骨的寒劲和一股酥麻感沿着手臂直窜而上。

    陈辩心中大骇,不仅惊讶于这股阴寒真气,更震惊于彭海龙的毒辣眼力。

    能在重重掌影中准确无误的点中自己的掌心,但就这份眼力,陈辩就明白为什么麦仁提起这家伙就是一脸忌惮的模样。

    丝毫不敢怠慢,在这股阴寒真气沿着小臂攻入大臂之前,陈辩双肩微微一颤,暗劲爆发,将它们全部逼出了体外。

    不过陈辩也不好受,两只小臂犹如被针扎了一般微微颤抖,双手更是暂时失去了知觉。

    一击建功,彭海龙得势不饶人,乘胜追击,手中折扇一展,原本轻灵之中夹杂着寒气的劲道,突然转化为另一种沉如深渊,内劲更是完全集中在一处,使得原本看起来轻飘飘的折扇顿时有如千斤之重,向着陈辩似缓实快的压迫而来。

    陈辩自家人知自家事,刚刚为了化解那股阴寒真气,暗劲爆发,已经消耗了自身的大半体力,以现在的状况,很难接下彭海龙这明显威力更大的一招。

    场外观战的麦仁这一刻也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彭海龙这一招,自己也要催谷全身真气才能接下,更遑论不会丝毫内功的陈辩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不顾比赛规矩飞身上台救人的打算。

    对于陈辩而言,就是要输,也不能输在彭海龙那家伙的手上。

    说时迟那时快,危急关头,陈辩那股潜藏在骨子里的凶性被彻底激起,他只觉得心脏如大泵一般,带动着全身的血液急速流动,双眼顿时泛红。

    如果此时有人来测陈辩的心跳,就会发现他此时的心跳如同战鼓一般,急促,激昂,有力!

    “哼!”

    陈辩身形如同一只大猿猴,猛地一矮,接着脚下一震,吐气开声,一道白色的气流从他的鼻腔里喷出!

    咔嚓!

    一声脆响,脚下的白玉擂台无声的开裂,有如龟纹。

    嗡!

    与此同时,衣衫之下,青黑色的大筋悄然浮现,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嗡鸣,宛如铜钟震响。

    筋骨齐鸣!

    巨大劲力由脚而起,刹那间,直达肩肘。

    下一刻,陈辩右臂弯曲,一肘带着惨烈的气势向上猛击,犹如决死冲锋的骑士,直直打向彭海龙腰腹之间。

    一字冲天炮!

    “有本事,我俩同归于尽!看看到底谁不值得!”

    看着陈辩同归于尽的架势,彭海龙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他出身高贵,怎么可能和这个无名小卒同归于尽?

    一念至此,彭海龙原本斩向陈辩脖颈的折扇猛然一收,接着轻轻点向陈辩右肘,借力向后飘飞而去。

    “当!”

    正在此时,铜锣敲响,一刻钟已到,比赛结束。

    彭海龙看了陈辩一眼,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意,二话没说,转身下了擂台,由大会人员的手上取走一块代表晋级的木牌后,眨眼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看着陈辩下了擂台,麦仁跑到他的身旁,长出了一口气。

    “刚刚真是好险。”

    陈辩接过大会人员递来的木牌,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

    “我说,麦兄你是怎么和这家伙结仇的?”

    麦仁摆了摆手,郁闷地说道:“他比我帅,最主要的是我看不过他那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样,所以一来二去,不知怎么的就结仇了。”

    我看,最关键的是前面那一点吧。

    陈辩心中疯狂的吐槽。

    “别说了,走,我请你去飞雨阁,庆祝我俩顺利晋级,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说着,揽着陈辩的肩膀,不由分说的拉着他朝飞雨阁走去。

    擂台的评委席上。

    看到彭海龙没有一击建功,巴盟的范卓有些讶异地说道:“彭海龙那小子的武功在封川城应该是第一的吧,这个小子竟然也能挡住他的一击,不知是何来历?”

    宋青云,异剑阁的六环剑使,淡淡地说道:“这,就要问宋兄了。”

    感受到范卓探询的目光,宋鲁捋着颌下的银须,轻笑着说道:“我和你们一样,只是在麦兄府里见过他一面,不过,山城中来信,似乎说二哥曾见过他。”

    “你是说,他是那……?”

    范卓扫视了一眼周围,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便轻声问道。

    宋鲁笑着点点头。“范兄果然聪明人,一点便透。”

    范卓连连摆手。

    “宋兄谬赞了,这种事情,我还是权当不知道罢了,巴盟家小业小,实在是经不起折腾啊。”

    宋青云冷哼了一声。

    “不就是隋帝吗?他要是敢入川,我们家阁主先灭了他!”

    “宋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那位可是叫嚣着要去高丽找那位奕剑大师傅采林麻烦的大人物,我们巴盟哪一个比得上?”范卓脸上的苦笑更甚,那位阁主,天下间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也不过区区七八人,在岭南,也就只有“天刀”宋缺能稳压他一头,至于“圣母”,也稍逊一筹,只不过此人不爱出风头,才不被世人所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