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深夜异闻 > 【三十三】第十五章 少了一个人
    好了,废话不多说,下面,让我们一步步地拼出事情的全貌。

    首先,需要拎出来单说的是,在那些女尸体内,法医检测出了大量的迷药残留,跟别墅里陈放的一罐迷药成分相同,疑为同款。

    这种迷药很烈,若大量摄入,甚至可以让你陷入长达一个月的深度昏迷。

    更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

    车库里,已经有一具女尸被确认为“迷药致死”,但其余的都不是。

    好了大家,闭上眼睛,如果你们想的话。

    想象一下,张鹰成功完成了复仇计划的开端——绑架丑女。

    又在绿地公园以“怕被警察追踪”为由,换了一辆车。

    这很巧妙,因为不管丑女宴是不是真的,“怕被追踪”这一点都始终成立。

    那些女人当然没有多想,配合张鹰在绿地公园捣鼓了一圈,又乘坐事先准备好的蓝色面包车,顶着夜色,前往华年丽水城——

    她们以为的聚会场所,其实是所有人的坟墓。

    后来的情节,警官们是这么想的:张鹰并不打算在别墅里折磨她们,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相比之下,车库,可谓是一个完美的作案环境。

    车子停稳后,趁大家都没有下车,他突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罐迷药,开始于车厢内喷洒。

    钱大旭在死去张鹰的脸部看到了氧气罩,蔫蔫地半挂着……

    张鹰的心里明白,只要就地昏迷所有丑女,便可以为所欲为。

    “先把她们绑起来,再慢慢动手”之类的。

    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有考虑到的是,迷药从摄入到发作,再快也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正是那短短的几秒钟,丑女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意识到威胁的情况下,纷纷上前阻止张鹰。

    在一番你死我活的撕打中,张鹰被狠狠地拧断脖子,就这么死了。

    当然,张鹰断气没多久,因为迷药的缘故,九个女人也先后昏倒在车厢里。

    “你可以算算。”

    钱大旭说,“那是24天前发生的事情,而我们直到14天前,才给那九起失踪并了案,也就是说,从绑架发生,到我们开始锁定张鹰,调查他的三处房产,相隔了10天的时间。”

    “10天。”我像是一个听课的学生那样,专心地复述着。

    “是的,事发第10天,我们的警员被要求搜查与别墅相关的每一处,便例行公事地打开了这间车库的升降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其实很好解释一迷药的药效很大,一周半过去了,那些女人却还是昏死状态,没有恢复意识,而张鹰早就率先死去了。”

    “那辆面包车的车膜很厚,检查车库的又是一个新人,他没能料到车里面会有什么,就沿着车外绕了几圈,上报了毫无发现,关门离去。”

    我消化了一会,感觉不可思议,却又是那么的合理。

    好一个“时间戏法”,谁能想得到呢?

    那位警员,资历尚浅,在面包车周围游荡了好久,就是没想着打开车门,看看里面的光景。

    我开始不由自主地脑补起来:在那间车库里,地狱之于人间,仅有薄薄一层铁皮之隔……

    蓝色的铁皮,顺便补充。

    重现继续:经过法医反复的推敲和认证,那些女人大概是在9天前纷纷苏醒的,昏迷了整整15天。

    换句话说,在警方造访车库之后,又隔了5天5夜才醒。

    醒来后,她们的身体应该仍是虚脱的。

    “车窗可以敲碎,车库门却无法从里向外打开,她们知道自己被困住了。”

    钱大旭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感**彩,“因为饥饿,脱水,恐惧,和迷药带来的神志不清,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找不出逃生的方法,黔驴技穷之后,那些人开始互相残杀。”

    “太可怕了。”我恍然大悟,“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吗?丑女们开始互相残杀,最后就……死光了?”

    “不对。”

    “不对?哪里不对?”

    “我们一共找到九具尸体。注意,是‘包括张鹰在内的’九具尸体,其中的女尸只有八具。”

    女尸只有八具。

    听到这里,我浑身一颤,脑后根开始嗖嗖地发凉。

    我想起自己和张医师,执意要再访这里的初衷:不止和张鹰有关,还跟那“复活的丑女皇”有着同样大的关系。

    “难道说……”

    ……

    ……

    “那个,乔姗,你在忙吗?为什么不接电话?我是张怀满,就是和你说一声,刘泽超今天还是没有过来做治疗。”

    “可能是不想再治疗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去看看吧,小姗,你知道他在哪里的,对吧?”

    直到从咖啡店出来,和钱大旭在警局门口告别,我才看到手机里的未接电话,和张医师在我语音信箱里的留言。

    这两天,刘泽超在干什么呢?

    十有**,是又在哪个宾馆开了一间房间,缺席心理治疗,自甘颓废去了。

    听完张医师的留言,我才开始担心起来:因为,我并不知道刘泽超的具体位置。

    前天晚上,他和我大吵一架,就这么顶着夜色离开了。

    他不会再回到自己原来的家,恐怖的阴霾不散,那些家具也都不能用了。

    这两天,我先是沉浸在吵架的愧疚与愤怒里,又转身投入了和张医师的冒险。

    直到现在,一经提醒,我才体会到自己的冒失。

    不应该就这么让他走的,脱离了警方的保护。

    那个恐怖的家伙是冲着他来的,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动机,但她能若隐若现地在这座城市的夜色里游走,又能凭空找到刘泽超的住所……

    我越想越害怕,开始试着找他。

    对了,我刚刚是不是还没有说完?

    关于那段对话,“八具女尸”后面的部分,我在前往刘泽超常住宾馆的出租车上,像是得了癔症般,不断地回想与思辨:

    张鹰的计划,在喷洒迷药那一环出了疏忽。

    在药效还未发作的短短几秒,被复仇对象杀死。

    在他的复仇对象——那九个女人昏迷期间,车库门被打开过一次,可惜,外面的人没有看到里面,里面的人也没能抓住机会。

    就这样,她们被困住了,越过崩溃的边缘,开始互相残杀。

    最后,她们都死了。

    除了一个人。

    据钱大旭所说,她的名字叫做杨萍萍,47岁,是失踪者中,唯一一个没被发现尸体的。

    一开始,顾警官猜测她和赵爽一样,出于什么原因,没有乘上张鹰的车。

    但这很快就被法医组否定了。

    在车库的尸堆血泊之中,发现了杨萍萍的DNA,还不止一处。

    她确实上了张鹰的车,被迷药晕倒,又参与了丑女们的残杀,只是她活下来了,从车库离开,用了某种无人知晓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