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深夜异闻 > 【三十三】第十三章 诡异的别墅
    我揉了操眼睛,回到当下。

    那家伙还在外面。

    不管是不是真的丑女皇,她足够诡异,攻击性又强。

    所以今天晚上,有警车停在我的公寓楼外面,彻夜警惕,以防我们遭遇危险。

    是,警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是冲着刘泽超来的。

    呃!头还是好晕。

    缓过劲之后,我发现刘泽超不见了——他不在旁边的沙发床上。

    我光着脚下床,开始找他。

    他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行李箱已经收拾好了,一脸肃静地放空。

    我叫唤他,他没有理我,后来终于是慢慢地抬起头来。

    “我刚收拾完行李。

    “你要走了?”

    “是的,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他咬着牙,忍耐着情绪说。

    我这才回想起昨天早些时候自己的坦白。

    “乔姗,你说,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一时间被呛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越想越不对。”他说着站起来,动作有些歇斯底里,“越想越不对,我不需要你的关怀,反正你也,你也要……”

    “至少等到明早再走吧?”我说。

    他彻底被激怒:“我说过,待在这里没有意义!你已经不爱我了,你让我睡在沙发床上,还自以为收留我是一种,一种关怀?”

    “操!我操!乔姗!你算什么?以前假惺惺地说要和我在一起,现在一出事了,你马上就要走,就要和我分手。”

    “就像张鹰的爸爸生病时,他的女朋友一样!女人!女人都一个德行,不是吗!”

    我感觉到一种很坏的东西在空气中发酵。

    “我的意思是……”我的声带开始发抖,“晚上不安全。”

    他像是被自己刚才的愤怒呛了一下,整整愣了十秒。

    “不管是什么,那东西还在外面。”我继续说。

    他又恢复了刚才的状态,不耐烦地打断我,破罐子破摔地说:“嗯,是,那是我妈,我妈在外面找我,也许我该去找她……我和她才是一路货色,不是吗?”

    “刘泽超,你不要再……”

    他没有再理我,拎起行李箱,笨拙地甩着拖鞋,朝玄关处走去。

    我感觉愤怒也控制了我:“对,你走吧!马上走。”

    他后脑勺对着我,像是有一根无形的中指。

    在他摔门而出前,我又说了好多:“去跟楼下蹲守的警察说一下,这不用我提醒你吧?因为他们保护的不是我,不要回来了,听到没有,你这个软蛋!”

    事后,我跌回床上,哭了好久——怎么会这样?

    我说得太过分了,而且就这样让他离开,大半夜的,万一真的遇到了那……怎么办?

    归根结底,是我不应该过早坦白自己的决定。

    “是我的错。”虽然我对自己这么说,但内心深处,对刘泽超深深的怨气依然无法消散。

    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以至于我无法客观地分清是谁做错了,或者说,是谁错得比较多一点?

    次日,我来到了张医师的诊所,正是咨询的时间,但医师却在接待的沙发上干坐着。

    “怎么是你?”他半开玩笑地问,有些无奈,“不应该是你男朋友吗?”

    “他没来?”

    张医师一副“这不是明摆着吗”的表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呃,不是什么大事……”

    “警方还没找到张鹰和那些女人的下落?”

    “据我所知,没有。”

    “那还发生什么新鲜事没有?”张医师问。

    前两天没有咨询,他还不知道“丑女皇复活”的事,我便跟他讲了,只讲了当下自己知道的部分。

    谁知道呢,张医师随后提供的思路,阴差阳错地,把我们慢慢地引向真相,也是无比罪恶的故事**。

    ……

    ……

    “医师说什么了?”钱子雯无比好奇地看向张怀满,也在现场的,故事参与者。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思路。”

    张怀满刻意谦逊地笑了笑,“警方肯定也能想到,只是时间问题。而我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

    “说说看吧!”徐鹏从矮柜上跳了下来,颇恭维地给张医师续了一杯茶。

    面对大家眼神里的盛情邀约,张怀满清了清嗓子,说道:“重点在于横向思考。”

    “横向思考?”

    “是的陈局,所谓横向思考,在这系列事件中,我觉得吧,最最重要的,就是把‘丑女皇复活’和‘张鹰复仇’这两件事结合起来看。”

    “我也觉得这两件事到最后会有关系。”肖冰如是说,“可就是没有一点头绪。”

    “嗯。其实,在思考阶段,我们不用一定要有‘头绪’,而是得实现两起事件的‘已知线索共享’。”

    “哈,意思就是说,毫无道理地把两件事各自的东西揉在一起考虑。反正你也不知道事实,万一它们有巨大关联呢?谁也说不准。”

    “确实啊。”

    徐老太惊叹,“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

    乔姗接过岔,“我在张医师的私人诊所里,本来是刘泽超心理治疗的时间,我和医师一起创建了七八个组合,‘已知线索共享’这真是一个很有建树的梗。最后,我们终于发现了可能的苗头。”

    ……

    ……

    线索一:监控里,复活的丑女皇是从南向北走的。

    那些天出没在刘泽超家所在的南城区,在南边是外环郊区,朝着市中的方向,如果她不会中途变向的话。

    与之共享的线索二:张鹰在市南的外环郊区有一所别墅,别墅里陈放着张鹰从暗网网购的可怖利器,和化学药品。

    “你的意思……”顾警官有些无法理解,在电话里大声地反问我,“那家伙是从张鹰的别墅那里出来的?”

    “对。”

    “怎么会?那栋别墅里什么人也没有,近期没有任何人居住,或是到访的痕迹。张鹰不在里面,失踪的女人们不在里面,这样一个怪物,也不可能在里面。”

    “我总觉得两者之间是有某种关联的……”我努力地解释了一番。

    回头竟发现自己说得是那么地语无伦次,“就再去查一次吧,说不定……”

    “不瞒你说。”顾警官很愁地打断我,“家属施压太厉害了,我们所有的人手,都在就着张鹰进行调查。至于你男朋友家发生的怪事,已经被搁置了。”

    “为什么!两件事肯定是有关联的,或大或小……”

    电话被挂断了,我感觉很不好。

    电话那头,像是有人跑过来跟顾能亮说了什么,那家伙就急不可耐地挂了我的电话。

    “我陪你去。”张医师平静地说,“我们再去看看吧,那栋别墅。”

    “你……”

    “相信我。”他笑,“像这种奇怪的事,我去年也做过一次。”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跟我说,那也是他去年错过深夜异闻第二夜的原因。

    “你想知道具体的?”

    “不。”

    我回答,“快走吧,我更关心当下的事。”

    我乘着那辆白色的别克车,来到城市的郊区。

    在两侧都是油菜花的绝美公路上,我突然想起刘泽超,便打了一个电话。

    没人接。

    我不安地发了一条“收到请回电”的微信,并告诫自己,关注当下,非得找出点什么才是,尽早结束这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