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逆九江》(五)
    “那天在账外,你和采玉的话我都听见了,后来我问了采玉!”

    说着越清抬眸深深看着寒度。

    “你怎么这么傻,普通人家的小孩儿在外面受了委屈都知道回家告状,你都多大了,受了委屈也不吭一声,若我没听到你们的谈话,你就准备一直瞒着?”

    “还是说,你觉得本殿下护不住你?”

    寒度闻言摇了摇头,声音越来越低。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而且我们还有求于公子衡,怕你知道后交易也无法进行了!”

    越清抚着寒度眉眼的手缓缓滑到寒度的耳垂。

    “所以你就真……脱了……。”

    寒度感觉到越清的手指滑过耳垂的细痒,还有那带着挑逗的话,脸上瞬时红了几分。

    “只是脱衣,没有脱亵裤,楚地男子暑日也会赤身露体,我想脱一次衣服就能换来这些……。”

    越清闻言缓缓抬头,朱唇柔软覆上寒度正张嘴说话的唇,一股淡淡的湫水花香混着莲子的味道袭来,越清不由缓缓闭上了眼睛,细细尝着那鲜滑清新的味道,鼻息渐渐炙热,她的手指忍不住缓缓从寒度的衣口溜了进去。

    寒度被吻的正动情,一双带着薄茧的双手瞬时在身上游走,撕扯着他的腰带,似是想要窥探更多,他瞬时清醒了几分,连忙坐了起来,往马车的内角挪了挪,喘息声和心跳声齐齐澎湃着。

    “殿下有伤在身,切忌动**。”他认真道。

    越清的脸也微微红着,看着寒度狼狈而惊慌的样子,不由平息着内心的动荡,嘴角勾起浅浅一笑。

    “躲那么远干嘛,本殿下又不会吃了你。”

    说着她挑眉看向寒度。

    寒度见她如看着猎物似得眼神看着他,连忙又往里面挪了挪。

    “殿下你在我这儿毫无信任可言,还是离远些的好!”

    越清见他抗拒,也不好真的强迫,便想着分散注意力。

    “对了,你要那叫陈哨的工匠干嘛?难道……难道是因为那批弩?”

    寒度闻言点了点头,喘息平息了下来,认真道。

    “之前殿下让我去打听有没有好的铁匠,我便打听到了这位陈哨,据说陈哨这人为了救自己的母亲才被贩卖到楚国去的,他之前在境城是出了名的巧手铁匠,不管是大到弓弩投石机还是小到簪花珠钗,他的一双手总能做出别的花样。”

    “殿下前段时间让旗采玉劫的齐秦两国的战弩,说不定他知道如何改进和使用!”

    越清闻言点了点头,眼神看向了车内的碳火。

    “那些金丝碳拿来,最好是去境城或者拿去北方的小国卖了,年初化了雪,咱们的军营就要准备扩张,我就用这些普通木炭就行,别铺张浪费了。”

    “殿下晚上畏寒,这金丝碳比普通木炭耐熬又保暖,要不那些金丝碳就留下吧。”

    越清闻言摇了摇头。

    “金丝碳价格比金,拿去卖了换的粮草够吃大半年了,自己用了实在可惜,而且,不是有你陪着么,夜里也不算太冷。”

    寒度就是不想再宿在越清的账中了,才想留下那些金丝碳,不然就越清夜夜的撩拨,他真的快憋出病来了!

    以前他不懂那种痛苦的感觉,现在终于明白了,这被日日压抑着自己又可碰不可得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怎么了?”越清认真问道。

    “没……没什么!”寒度心里有些委屈回道。

    …………

    临王缓缓从思绪里回过神来,那激昂的琴声铺盖而来,直抵入他的耳朵和心扉。

    那个曾经给他念这首诗的人,说他是唯一的人,说他是她未来君后的人,说他是她心中唯一的人。

    他以为她广开后宫,盛礼迎他人为君后之时,便早就忘了这曲《逆九江》,他现在很问问她,她还记得这词曲,可她还记不记得上一世她对他的承诺。

    曲子到这儿应毕,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林越清手下的琴却没停,转瞬曲调又悲惘了起来。

    “欲惑人者绘皮相,欲屠心者假倾囊!长浪息幽峭,断殇以成妆,似仙非仙,庄君郎!暗渡暗渡,乱九江!”

    林越清手下的琴声忽然低抑了几分,带着撕扯的仇爱恨怨,让临王往前的脚步忽然又停了下来。

    刚刚那想质问的话忽然搁于心中,缓缓在心底撕扯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疼痛和窒息幽幽灌了进来。

    是啊,我早已不是她心中的那个庄君郎,早在那一次我在帝陵里站在她对立面开始,在那一次我假意投敌被误解开始,她心中的我已经是笃定的祸乱大越九江天下的人。

    一个披着画皮,一个假意靠近,一个为姜氏躲了她大越的仇敌,他怎么能还有脸去问她,问她还记不记得上一世的承诺!他怎么还有脸呢……

    他听着那琴音,心下满满都是越清生前最后那一句“让我再看看你行吗?”。

    他拒绝的好干脆,或许当时心底真的有怨,可他是想找机会搬救兵来救她,他从未想过姜絮下那么狠的手,他从未想过那一别便是最后一面。

    若他知道,那又怎么会说出那些话呢!他又怎么忍心说那些话呢!

    曲子缓缓落幕,两位琴师都站了起来。

    “好一首《乱九江》,此曲林大小姐是从哪儿得来的?”衾依急切问道。

    “是一朋友所谱曲,刚刚弹着《逆九江》没忍住就弹了出来,见笑了!”

    林羽连也是惊叹不已,连忙贴了过去。

    “妹妹,可否教我这一曲!”

    她眨巴着眼睛,撒娇似得,心下想到,若是师傅听了这《乱九江》,必是十分喜爱,眼神便是更热切了几分。

    林越清见她那模样似是真的喜欢琴艺,想来之前林越清帮她或许真是真心所为,是她自己想多了,以为是林羽连欺骗这原身。

    可她一想到林羽连母亲做的事情,心下又是有些不想教她拿出去显摆,便道。

    “这曲子不是我所做,便没有资格拿来教你,等我问过我那朋友,她若同意,我再教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