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摧毁玛丽苏 > 第363章 脑子不大灵光
    父女二人醉心于摘槐花,压根儿就没发现园子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有云雾做遮挡,向宇可以小心观察。园林不错,面积非常可观,建筑设计也是可圈可点,游走其中,彷如入了一场不愿醒的旧梦。

    别看金玲平时傻里傻气的样子,住的地方倒是挺有格调,深得向宇的喜爱。

    既然老向这么有钱,找机会暗示他,做个中式的园林宅院多好,他早就厌烦了开发商的欧式屋宅设计,忒无趣!

    哪怕是马上就要解绑玛丽苏修改器,在那之前,向宇也想过过瘾。

    从庭院都住宅,一律仿古,园中一定兼顾流水设计,可以养锦鲤。

    参观的差不多,视线又投向树上的父女二人。

    他们摘槐花摘的起劲,当爹的尤其投入,女儿都一脸的鞋印了,仍是不管不顾。

    “父上大人,可以了吧?玲儿好累哦。”金玲咬牙强撑,小脸都憋红了。

    一心摘槐花的金父活动活动手腕,换了只手拿叉子,又叉下来一丛槐花,簌簌的掉落地面,一串儿白色的小铃铛似的,挺好看。

    向宇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不是太好,袁红梅跟老向总是想着办法改善生活。

    每当槐花开的时候,他也会吃上一口时令性很强的美味。

    老向的做法便是简单的炒一炒,原汁原味,非常好吃。

    至于袁红梅同志,喜欢裹上面,烙槐花饼。两种美味各有所长,每次向宇都吃得小肚子溜圆。

    “乖女,你再忍忍。可以做一大锅槐花蒸饭呢。这里啊,比咱们老家好多了,有各种好吃的食材,每天换着吃,一个月都不带重样儿的。”

    分析了一下金父话里面暗含的信息,看来他们父女应该不是本地人,从食材稀缺的特点来判断,不会是来自一个自然环境比较恶劣的地方吧?

    向宇正推敲呢,一只蝴蝶从脸颊一侧飞过去。通过弯弯曲曲的飞行轨迹,最后竟然落到金玲的鼻子上。

    “哇,是蝴蝶,它好美啊。”兴奋的金玲惊呼一声。

    “哎,乖女,你站稳一点。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被新鲜事物吸引,金玲已经完全不能聚神,一双盯着蝴蝶的眼睛都快变成斗鸡眼了。

    眼看蝴蝶扇了扇翅膀,就要飞走,遗憾的金玲惊呼一声,伸出便去抓。

    “哎呦歪!”

    失衡的金父身子朝下栽去。

    金玲这个当梯子的完全不称职,竟然完全撤走,追着蝴蝶而去。

    这就导致,金父非常狼狈的从两米高空结结实实地掉落下来。

    为了减轻冲撞力,他在身体一侧接触地面的时候,聪明地就地来了个翻滚,将力道泄掉一部分。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啊。”金父一脸懊丧,恨女不成凤,竟然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揉脑袋抬头的功夫,与僵在原地的向宇碰个正着。

    空气忽然安静了。

    一缕小风打着旋耳边从两人面前飘过去。

    向宇大汗。

    光想着小时候老向跟袁红梅同志怎么给变着法儿的做槐花吃了,变故陡生,他都没来得及逃跑,就被金父抓个正着。

    “这位小伙子,你是……”

    金父纳闷,自己的宅院应该很隐秘很安全才对啊。如果有外人进来,自己会第一时间有感应的啊?

    “向宇,你怎么来啦!”

    没追上蝴蝶的金玲沮丧地跑了回来,当看到向宇的时候,欢呼雀跃,原地都能蹦老高,不愧是狐犬一族来着,就是与众不同。

    “向宇……你就是那个向宇?”

    金父忽然激动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不放,力气倒是不小。他激动的胡子乱颤,有神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看他的反应,向宇推测,肯定是金玲将不小心把本命骨丢掉,并怀疑被自己吃掉的事情,告知了自家老父亲。

    “伯父,您先别激动。”尴尬之下,向宇试图摆脱金父的手,再攥下去,非弄折了不可。

    “你来得刚刚好,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说。”

    恢复平静的金父一脸严肃,朝重檐亭下指了指,又对自家女儿命令:“玲儿,你去给我们泡茶来。”

    “好嘞。”随时保持兴奋的金玲小跑着离开。

    不能当面施展瞬间移动的能力,向宇认命,跟着金父,坐到能俯瞰的好风景的重檐亭下。

    经过精心设计,亭下有流水经过,水声潺潺,煞是好听。

    金父打量向宇,认真的表情犹如一个相面的。

    “事情我都听小女说过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事关大局,向宇觉得要郑重声明,否认自己吃的是本命骨。

    即便确实有显现出本命骨的能力,承认的话金玲可就要赖上自己,符合玛丽苏的发展方向,是万万不可以的。

    正欲开口,却听金父干嚎一声:“作孽啊,我的玲儿丢了自己的本命骨,会渐渐显露犬的本性……忆往昔,我金某人也是个狡猾威风的狐狸,不想酒后误事,被一只犬吸引,犯下错事,生下这么一个愚钝的女儿。命苦哦……”

    向宇:……

    原来金父是走这么个路数的吗?

    这让他怎么接话,向宇本人没做过邻里调节之类的工作,实在摸不着头脑。

    于是,只能听金父继续说下去,“我这个女儿有先天缺陷,智商低下,只有本命骨能让她不失人性。”

    不失人性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刚才所说的显露犬的本性。

    向宇丰富的想象力开始不受控制,脑海深处,出现曾经看到过的,路边如厕的小狗,高高翘起后脚,然后哗啦啦……

    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他不太能确定。

    金父还在抹眼泪,回忆过往,恨得用拳头去砸桌面。

    然而血肉之躯怎么能敌得过石头,当即就疼得烫了嘴似的嘶嘶哈哈。

    “哎,小女智商已经没有救,我也不奢望了,就是想跟你诉诉苦,顺便说明本命骨对她有多重要。”

    金父这个当爹的,对女儿不是一般的嫌弃啊。

    口干舌燥的金父狠狠吞了口唾沫缓解,刚要开口,原本已经飞走的那只紫色的蝴蝶,竟然又飞回来了,停在了金父的鼻子上。

    然后,老人家的动作就僵住了,看痴了一般,嘿嘿直笑,眼睛都快变成斗鸡眼儿了。

    向宇:我觉得您老人家对女儿的评价有失偏颇,您的脑子看起来也不大灵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