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门空间小地主 > 第227章 礼物
    除夕夜当晚叶秋也跟着一块帮忙,说是帮忙结果被厨房几人嫌弃着给赶了出来。

    叶秋愤愤不平的回到院子,心道不就是看错一个青菜,就这么嫌弃她。

    她回头看了一眼忙碌的几人,也不打算帮忙了。

    正好有点东西想做,赶着这会做一下。

    叶秋从空间出来的时候,姜山他们已经清理好了桌子。

    很有想法的把饭桌挪到了院子里,看起来还挺让人期待的。

    叶秋瞥见那不怎么够用的灯,跑去把别的房间灯拿了几个出来放在院子四周点好,又帮着搬椅子放茶杯。

    她抬眼看去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就是李德都不知道听到什么话开心的仰头大笑。

    叶文添因为刚刚帮忙放柴,脸上还有一道黑印子,他悠然不知的在那傻笑,可谓滑稽。

    热闹的一幕让叶秋也跟着笑了起来。

    饭菜放在桌子上时,叶白出去准备鞭炮。

    叶文添拿着火折子去点引信,胆小的他点了好几次才点完,随后鞭炮在叶家大门两侧响起,火红的光芒照亮了整条路,硝烟之中还有碎屑进来一些。

    叶秋正笑看着,忽见墙壁上藤蔓动了下,她笑容一顿,不等它们舒展枝叶,先一步过去安抚一番,这才避免一场‘事故’发生。

    其他人对着和一切俨然不知,即便看到藤蔓再动,也以为是鞭炮炸飞的碎屑击打所致。

    色香味俱全的晚饭,五个人围坐在饭桌上。

    这一刻没有尊卑之分,所有人都是平等对待,大家其乐融融,吃的欢快。

    晚上守岁的任务叶秋自己包揽下来,她的意思是李德明日还要去县衙,眼见就要走了,据说找好了接任之人正在交接任务,这几天应该是最忙的。

    而叶白和姜山忙碌了一天更要休息,至于叶文添…身子骨太弱,熬夜怕他受不了。

    古代守岁这上面较为严谨,一守就要一整夜。

    叶秋睡不睡都行,这事最适合她来,但是提议说出来以后,叶文添说什么也陪着。

    一听叶文添要守岁,其他人也表示守一会,最后都被叶秋强制性的给拒绝了。

    ……

    次日一早,叶文添还有李德等人起来却没看到叶秋,只看到各自门口挂了一个红色香囊。

    几人站在院子里一脸稀奇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发现所有人都有时更是意外。

    “肯定是小姐留下的,前几天我好像在她房间看到过这种香囊,没想到小姐会送了我一个…”叶白一脸感动。

    李德却道,“里面好像装了东西。”

    此言一出几人都颇为稀奇的打开,然后发现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叶白取出一个漂亮的朱钗,眼睛都没舍得移开,“好漂亮啊。”

    姜山的只有一张纸,打开一看是个标注,他顺着提示来到自己所住的房间门口,掀开那似动过的几块砖头,发现是一截盘旋起来的藤蔓,不免疑惑。

    他好奇的看着手里的东西,想看看自家大人的是什么,却发现是一个指甲盖大小姐的干果,看起来像是果核,但是谁也没见过。

    最后是叶文添的,他在几人的关注下拿出锦囊的东西却发现是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这是…”叶文添看着银票又是意外又是欣喜,阿秋怎么知道他还在愁进京的钱,不过叶文添想到什么很快又高兴不起来了,可是这么多钱阿秋从哪里来的。

    几人本以为叶文添的东西会特别一些,没想到竟然是银票,对叶秋送东西的方式挺好奇的。

    就在他们以为叶秋给他们惊喜后偷偷躲起来时,门外传来动静,大门打开,进来的正是叶秋。

    她进来的时候手里大包小包,看到几人喊他们过来帮忙。

    叶白率先过去接了下来,看了眼后有些诧异,“小姐是去买了饭?”

    叶秋摇头,“一早去了小辛庄一趟,把昨晚我师傅过来给的些钱给他们分了,正好他们做了早饭让我带回来。对了…你们看到我师傅送的礼物了吧?”

    “那不是小姐你送的吗?”叶白看着还捏在手里的香囊有些意外。

    李德几人更不用说,他们没想到昨晚那位神医会过来,更没有想到这个未曾谋面的神医还给他们准备的礼物。

    “那小姐,我这是不是太贵重了,要不退给神医吧。”

    叶文添也道,“爹也觉得这五十两不能要。”

    李德二人也是这个意思,虽然那礼物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无功不受禄。

    “这可能不行,我师傅送的东西就没有收的时候。”

    说着道,“先吃饭吧,东西你们收下就行。”

    几人捏着香囊有些筹措着。

    叶秋忽的对姜山道,“对了姜山,我师傅走前说过,他给你的是个武器,你用的时候一定刚要小心,这东西带着点毒性,记得每日要浇水。”

    什么…武器?还带毒性?

    姜山看着手里这节没有头尾的藤蔓,觉得她是不是听错了,“这不是死的么,为何要浇水?”

    “这可不是死的,我师傅找到它时,它比现在要长一些,本来要入药的,后来发现做武器挺好,便做出来收着了,正好你不是喜欢武器,这便是你的新年礼物了。”

    她边说着示意姜山把那藤蔓拿过来,然后走到水井边,舀了些水对着藤蔓浇了下去。

    就见那藤蔓跟个虫子似的扭动了起来,看愣住了走过来的几人。

    她又把藤蔓还给姜山,“这东西可晚上坚硬无比,白天却很松软,上面的尖刺而已让人身体麻木,解药就是藤蔓的汁水,你自己用的时候小心点,留在身边可以防身。”

    姜山难以置信看着手里软巴巴的东西,难以想象它能硬到什么程度。

    如今不是叶秋说,他甚至没看到上面的刺。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他总感觉浇了水的藤蔓看起来绿了些,跟普通的藤蔓没有太大的区别。

    就像叶秋说的,如果有这么个东西在身边,的确能防身,甚至还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本身想退让一下的他,这会有点舍不得了,最后决定厚着脸皮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