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楼主大人求放过 > 第173章 再遇风西
    皇厉收到消息之后,十分震怒。将自己的影卫全部都派了出去,誓要将重瑾活捉。

    连边境军都收到了消息。

    南国与鲁周国此时皆陈兵在边境,隔岸观火,准备坐享其成。

    重瑾和风音尘路过南国时,看到了熟悉的招牌——醉仙楼。两人相视一眼,打发了身后的侍卫们,一齐往醉仙楼里走了进去。

    重瑾点了个蜜饯四品:蜜饯龙眼、蜜饯鸭梨、蜜饯小枣和蜜饯菱角,坐在大堂里角落的地方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醉仙楼里的情况。

    果然等了没有多久,他们就看到了轩辕俊从楼上走了下来,身边还跟着一位脸上戴着薄纱的女子。

    两人编边走边说,笑意盎然,相谈甚欢的样子。

    风音尘看了一眼那女子,嘴角轻挑便不再继续看着了。

    重瑾不由得多看了这女子几眼,觉得甚是眼熟,只是光看眼睛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重瑾见风音尘看到这位女子之后突然放松了心情,心下了然,这女子定然与风音尘相识。于是放下手中拿起的糕点,半眯着眼睛问道:“刚才那女子虽然戴着面纱,但是光看眼睛就觉得她一定是个美人,阿尘,你说是吧?”

    风音尘“嗯……”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么入神,突然他猛地抬头看向重瑾,“瑾儿,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怎么?看美女看得这么入神,连我叫你什么你都没注意么?!”重瑾语气里酸酸的。

    风音尘赶紧拿了一个蜜饯,喂到她嘴里,“听清楚了,听清楚了~我只是觉得太好听,所以想让你再多叫我几次嘛。你别生气~”

    “说吧!是不是认识那个女的。”重瑾双手交叉放到胸前,一副你不好好说实话你就死定了的模样。

    风音尘靠近她耳边,低低说道:“她是风西。”

    重瑾停住了嘴里咀嚼的动作问道:“你说她是谁?”

    “她是风西。”风音尘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重瑾奇道:“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搭上了鲁周国的二皇子轩辕俊?”

    风音尘摇了摇表示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有件事情他是清楚的:“我曾听风北和我说过,她离开风府之后便被父母找到,接她回了家。她的父亲正是南国的丞相大人。”

    “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南国丞相之女居然给你做了近十年的丫鬟。”重瑾一个字一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知晓重瑾是吃醋了,风音尘心里仿佛喝了蜂蜜一般的甜。之前重瑾对他不闻不问时,他总是嫌弃重瑾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如今重瑾这番模样,当真是让风音尘高兴坏了。心里直赞叹重瑾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们两人正说着,忽而听到一声不高不低的娇呼:“啊……”

    眼看着风西一脚踩空,就要从楼梯上摔下去,便见一袭紫衣公子腾空而起,身形优美飘逸至极,一把搂住了风西的腰间,将她扶起搂入怀中。

    风西一袭粉红衣裙与那紫衣交缠在一起,倒是相得益彰,好看的紧。

    重瑾捅了捅风音尘,“你快看。”

    风音尘连头也没转一下,面不改色道:“别人都没有你好看,为何要我看?”

    “英雄救美呢!”

    “这招当年我们都用烂了,她还拿来用,居然还有人上当,显然是段位不够。”

    这边两人不停的交头接耳,那边轩辕俊已经发现了他们。他扯着风西的手,两人一起往这边走了来。

    风西从刚刚看到风音尘的第一眼,就挪不开了自己的眼睛。眼里仿佛进了什么沙子,片刻就盈满了泪水。若不是此刻有轩辕俊在这里,她恐怕真的就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

    可是如今她来,是带着父亲给她的任务,她不能就这么放纵自己。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当初是他风音尘将她赶出风府的。

    如今她也想要告诉他,没有了他的照拂,她可以活的更好。

    于是风西昂起了头,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对风音尘说道:“风公子好巧,哦不对,应该是叫苗疆王才对。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风音尘又拿起了桌上的蜜饯,小心的喂到了重瑾的嘴里,并宠溺的对她说:“你只点了这些,眼看着是不够吃了,不如再点些别的?”

    重瑾嫌弃的瞥了一眼风音尘:“这些日子一路走来,都是哪里有好吃的你就走哪里。你看我都被你喂胖了……不要吃了。”

    风音尘极其好脾气的回答:“好,好,好。你说不吃,我们就不吃了。”

    重瑾又撒娇道:“一看你就是敷衍!你是想饿坏我然后再另寻新欢嘛?”

    “不会不会,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嘛!你想要怎样,我们就怎样可好?”即便重瑾无理取闹,风音尘还是很有耐心的哄着她,完全将风西晾在了一边。

    轩辕俊看了一眼尴尬的风西,哈哈笑了两声,说道:“见过苗疆王,小王这厮有礼了。没想到换回女装的王妃如此貌美,简直倾国倾城,苗疆王果然好福气。”

    轩辕俊的面子他们总不能拂了,何况人家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出于礼貌也是该回复的。

    于是风音尘这才转过头来面向轩辕俊,“二皇子这醉仙楼也是越做越大了,没想到在南国也能看到二皇子的酒楼。”

    轩辕俊爽朗的大笑了起来:“那在下也比不过如今苗疆王的地位。”

    “那是自然,不过该有的规矩,我们还是应该遵守的,您说是吧二皇子?”重瑾开口。

    “王妃说得对。二位能来在下这里吃饭,实属我醉仙楼的荣兴,今日苗疆王和王妃的费用都算在轩辕的账上。”轩辕俊转身就招呼掌柜的交代了下去。

    一会儿的功夫,有小二又送上来了几道精致小菜和甜汤。

    轩辕俊拉开了重瑾对面的椅子,示意风西坐下。

    风西本来因为自己被晾在那里十分的不悦,正愤恨的盯着重瑾看,仿佛要将她的身上戳出虚度都窟窿一般。

    重瑾眼看着风西想要坐在那椅子上,于是抬脚一蹬,将那椅子一脚给推远了些。风西动作尴尬的僵在了原地,险些气的吐血,大声喊道:“余小七!”

    重瑾白了她一眼,问道:“你喊谁呢?这么没有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