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八零之萌妻医仙有点甜 > 第581章 小心眼儿闯了祸
    戴小梅正靠着桌子嗑瓜子,眼看着钱包冲李春兰飞过去,她想也没想就伸手给拍了回去,这可不得了,严朵朵没防着钱包去而复返,钱包啪嗒一下砸到她脸上,连同戴小梅手里的许多瓜子皮纷纷扬扬的落了她一身。

    严朵朵气得站起来,“戴小梅,你要干什么?”

    戴小梅早就看不惯严朵朵了,她胸脯一挺不甘示弱,“你在干什么呀?春兰好心给你带东西,你为什么砸她?你白眼狼呀?”

    宿舍里的人都没有想到严朵朵会突然翻脸,她们已经看出来了,李春兰这是受人之托,好心帮忙呢。

    而对于严朵朵来说,只要东西有人送回来,就该谢天谢地,她为什么还要发脾气呢?

    于是宿舍里的几个姑娘异口同声都谴责起严朵朵来。

    李春兰看到严朵朵的反应,却是证明了她心里的猜测,这个严朵朵恐怕对尹志强有意思,所以看到尹志强没有亲自过来送钱包,失去了跟尹志强见面的机会,这才气急败坏发脾气。

    宿舍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严朵朵,就连跟严朵朵同进同出的王婷也没有放过她。

    严朵朵很是生气,她的性格本来就不好,还在佐木齐的时候,她哥哥是农场说话算数的人,可是把严朵朵给宠坏了,所以在严朵朵的心里,大家就该让着她。

    严朵朵瞪起两只眼睛,“你们都什么人呀,要你们多管闲事?”

    丁国华板起脸,“唉哟呵,你打人还有理了?要是跟你说道理说不通,我们就学生处见,我还不信学校领导治不了你?”

    严朵朵眨着眼睛想了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并不占理,毕竟她想见尹志强只属于她个人的小心思,别人不知道这个理由,就算是拿到学生处,当着领导的面前也没法说出去啊。

    严朵朵就不吭声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老老实实的坐下。

    把严朵朵打压下去,大家都觉得很满意,就一起邀请李春兰去吃晚饭。

    宿舍里的女孩子们一窝蜂的出去,严朵朵越想越是生气,跑到李春兰的床铺前,本想把她的被褥都拽下来乱踩一气,可是她又在最后关头忍住了。

    如果严朵朵这么做了,李春兰肯定第一个就能想到是她,到时候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别看李春兰平时不怎么说话,严朵朵心里还有些怵这个漂亮姑娘。

    这样一想,严朵朵就打消了糟蹋李春兰被褥的打算。

    严朵朵眼睛的余光一闪,看到李春兰放在床底下的小皮鞋,突然心生一计。

    她从自己的书包里取出剪刀,又来到李春兰的床铺,取出李春兰的皮鞋,咔嚓一剪刀就剪断了李春兰的鞋带。

    李春兰穿的这双女士皮鞋,就跟布鞋一样,有一根袋子从脚背上穿过去,能起到固定皮鞋的作用。

    严朵朵剪断的就是这根带子。

    做完了这件事,严朵朵觉得十分满意,她正要把李春兰的小皮鞋放回去,宿舍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戴小梅和王婷几乎是同一时间涌进来。

    这两个姑娘看到严朵朵坐在李春兰的床上都吃了一惊,再看她手里拿的东西,就一起喊了起来,

    “严朵朵,你这个变态,你竟然剪坏了春兰的鞋子!”

    严朵朵被两个姑娘一吼,吓得手一松,鞋子和剪刀都掉到了地上,她欲盖弥彰,把两只手都藏到了身后,结结巴巴的为自己辨解,“我没有!”

    这时候李春兰也走了进来,大家伙刚出门就发现外边飘起了小雨,这才赶回来拿伞,没想到刚好看到了严朵朵搞破坏。

    李双兰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鞋带,她跑过去捡起来一看,生气的够呛,拿着鞋带儿举到了严朵朵的脸上质问她,

    “严朵朵,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面好好说吗?非得背后弄坏我的小皮鞋?”

    这么多双眼睛看见严朵朵搞破坏,她现在想赖也赖不成,干脆把双手藏到身后,“我又不是故意的!”

    丁国华已经冲上来,拿起被剪断了带子的小皮鞋,“你自己用剪刀剪断了这个袋子,还说不是故意的,你这个皮厚的都可以当砖砌墙了!”

    “不管怎么说,严朵朵,你弄坏李春兰的皮鞋就不对,你应该给他赔双新鞋!”王婷皱着眉头走过来,她平时关系还跟严朵朵不错,只不过这件事实在是严朵朵做的不地道。

    “赔一双新鞋?”严朵朵顿时炸毛了,“我最多去找订鞋的,帮她把这根带子缝上去,买新鞋得多贵呀,她这鞋又没坏,干嘛要买新的?”

    皮鞋的袋子如果是用的时间长了自然磨损,手艺好的师傅就会在袋子下面衬一小块皮子,然后顺着缝隙进行修补,基本上看不出什么痕迹。

    而严朵朵现在是直接剪断了李春兰的皮鞋带,这样修补的时候只能在下面垫一块厚皮子,然后用这块厚皮子把两根断的鞋带接起来。

    这样修补出来的鞋带就谈不上好看了,只能说凑合着还能穿。

    李春兰一笑,她本来还不想把事情做绝,现在看起来不给严朵朵一点儿厉害是不行的,“你不买新的是吧,那好,麻烦大家跟我一起去趟学生处,这件事情不请老师主持公道是不行的!”

    当时的规章制度很严格,蓄意破坏公物破坏同学的私人财物都要受到很严厉的处罚,尤其是像严朵朵这种保送进来的学生。

    如果犯的错误过于严重,直接取消名额退回左木齐都是有可能。

    所以严朵朵一听到李春兰的话顿时怂了,“别呀,春兰,我给你赔钱还不行吗?你这双皮鞋多少钱呀?”

    严朵朵这样说着,顺手掏出自己的钱包,不过手还紧紧在钱包上抓着,显然不想给李春兰钱。

    李春兰并没有像严朵朵想象的那样,看到她有这个动作,就象征性的摇摇头说算了,而是很认真的抬头想了起来,

    “这双鞋子可是我跟景宁去探亲的时候,在京城的百货大楼买的,一共十二块八毛钱!”

    “什么?你想借机敲诈我吗?怎么会有这么贵的鞋?”严朵朵忍不住了,大声嚷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