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格神装 > 第203章:世间唯一,人族武道!
    宋歌的疗伤时间足足持续了整十天。

    这十天的午夜,那杆燃烧着青色光焰的猎猎大旗缓缓黯然,重新融入了大地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盘坐在地上,宋歌双眸紧闭,浑身气息收敛,感受不到一点生者的气息,宛如一块历经风霜的岩石。

    翌日的清晨,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照射到宋歌身上时,这位人族强者猛然睁眼,双眸之中绽放的金色光芒,竟比那煌煌大日还要耀眼几分。

    孤岛之上,温度骤然升高,短短数十秒的时间,整体温度已经上升了十度。

    蹲在几百米开外的一颗铁灰色巨树上,向渊神色沉凝,心中暗忖。

    如此浑厚的的阳气,乙等以下的阴鬼恐怕稍稍触碰,就会被烧成灰烬。

    “向渊!”

    苏醒之后,宋歌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体内传出仿佛打雷轰鸣的响动,然后开口呼唤着向渊。

    听到宋歌的呼唤,蹲在树上的向渊随即纵身一跃,爆炸性双腿的力量推动下,整个人直接化作了一道优雅的抛物线,轰然落在了那石质高台的外围。

    “老宋你完全恢复了?”

    稳住身形,看着气息如渊,双眸璀璨金黄的宋歌,向渊笑了笑道。

    “哪有那么容易,我只是借助人王兵的力量将体内暗伤治愈,重生了骨髓,想要完全恢复还得一段时间的苦修才行。”笑着摇了摇头,宋歌接着道:

    “这次我能顺利脱困全因你之功,之前忙着逃命。

    现在正式向你道一声谢。”

    说着宋歌面色一正,朝着向渊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撇身躲过宋歌的鞠躬,向渊赶忙将其扶了起来:“别介别介,老宋你是长辈,你我同为人族,我救你天经地义,要是受了你的礼,那可真是折煞我了。”

    被向渊扶起来,宋歌招了招手,两人席地而坐:“之前时间紧迫,许多话也没能说清楚。

    我叫宋歌,祭兵城的八大武俑之一。”

    “祭兵城?武俑?”陌生词汇让向渊皱了皱眉头。

    “在这片黄海原的尽头有一座充斥着无数恐怖天灾的大洋,在这座大洋的另一端,还有一块陆地,那里也是我们人族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片净土。

    而祭兵城就是我们在那座大路上建立的唯一城市。”宋歌轻声解释着。

    “另一块大陆,原来这个世界还没有彻底黑暗下来。

    那武俑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些修习武道的人族别称吗?”听到人族居然还有着一片净土存在,向渊下意识的笑了笑。

    见识了大梁和黄海原的人族境地后,他心中既无奈又愤慨,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还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绝望和糟糕。

    “不。向渊,有件事你可能要先明白。”缓缓坐直的身子,宋歌神情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汉子:

    “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修行武道的人族。”

    “什么?!”

    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向渊神情发愣,不太明白宋歌这话是什么意思。

    “过于核心的真相我不能告诉你,原因我也和你说了,因为你一旦知道,那些幕后黑手就会心生感应,不顾一切的消灭你。

    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世界的人族都已经丧失或者说被封印了本身的力量,就算他们完完全全复刻你的修行经历,也无法像你一样,开启人族之力。

    所以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开启人族之力的存在了。”宋歌语气凝沉的说着。

    “被封印了吗……”蹙眉喃喃低语,向渊却又猛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道:“不对啊,那老宋你……”

    “我并不是真正的人族,或者应该说我并不是一个活人。”笑了笑,宋歌侧过身子。

    在他的脊骨之上赫然有着八枚暗金色宛如钢钉一般的古老神秘印记。

    “三万年前,祭兵城的最后一代人王察觉到自己的寿数将近。

    于是联合祭兵城的三大铸兵宗师,以造化铸兵之法,将人王之血分割为八份,铸成八尊半人半兵的兵人。

    人王寿尽之时,挑选了八位人族大将,抽其灵魂,注入兵人之中,取名武俑。”

    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宋歌,向渊实在不敢想象面前的这个大活人,竟然是个半人半兵器。

    “老宋你已经三万岁了?咽了口唾沫,向渊问道。

    “那倒没有,武俑虽然有一半是人,但终究不是纯正的血肉之躯,灵魂入主其中,最多只能存在九千年。

    而且如果遭遇大战的话,这个时间还会缩短。

    我是第七任武俑,我前面的几位前辈,都是因为大战过渡消耗了灵魂,提前交出了武俑。”

    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宋歌接着道:“五千多年前我离开祭兵城,穿越劫怨洋来到黄海原,希望前往东土魔国,试图联合那里的宗坊建造渡人桥,将那里的人族传送到祭兵城。

    结果半途发生意外,刚到这里,就被阿奴布他们发现,一场大战之后,我被封印镇压。

    之前我拜托你的,也就是这件事。”

    随手一招将向渊体内的金光取了出来,金光内三道圆环叠在一起,圆环上雕刻着无数古老的文字,宋歌道:

    “不过现在我得先把你送到祭兵城。

    我不知道阿奴布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的特殊,但是为了防止意外,把你送到祭兵城是最稳妥的办法。

    你的存在对人族意义重大,唯有在祭兵城你才是绝对的安全。”

    “去祭兵城?”听到宋歌要把自己送去祭兵城,向渊想了想倒也可以。

    祭兵城作为人族的大本营,肯定要比妖魔阴鬼横行无忌的大梁安全,能把父亲和家人安置在那里再好不过。

    毕竟他不能永远让家人待在狭小憋屈的阴府之中,时间长了,肯定会对他们的身体心理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向渊问道。

    “等下一次风暴出现的时候,我们乘坐风暴能最快的抵达黄海原的边缘,这样也最安全。”宋歌道。

    “那岂不是要三年之后了?”之前神裔老头邬达克曾经说过,恐怖风暴三年才出现一次,向渊记得很清楚。

    “也没那么久,我可以主动催发人王兵掀起风暴,不过也需要一年左右。”被封印镇压在了神冢之墓里五千七百多年,宋歌对于时间的概念很模糊。

    一年对他而言和一天没什么两样。

    “正好我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指点一下你的气血修行。

    武道一途需要你自己悟,失败错路对你而言都是磨砺。

    但是气血修行,绝不能踏入歧途,否则你再难重回正道。”宋歌正色道。

    “那就这么定了。”向渊点头应道。

    ……

    悬浮着无数紫黑色菱形水晶的一片云层上,一团原本黯淡无光的蓝黑色雾团突然明亮了起来,雾团的中央浮现了两团如同眼睛的光电。

    “双首龙君,湖寒阴影!”

    织梦之纱的声音从蓝黑色雾团中响起,语气低沉烦躁,显然是因为宋歌脱困逃走的缘故。

    织梦之纱的低喝在整个水晶云层中回荡,瞬间进行了另外两团云雾,一团红蓝交织,一团霜白发青。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懒洋洋的飘了过来,双首龙君开口问道。

    宛如眼睛的光点流露一丝阴沉,织梦之纱缓缓开口:“宋歌,跑了。”

    消息一出,原本还懒洋洋好像没睡醒的双首龙君和湖寒阴影顿时气息一震,异口同声道:“怎么可能?”

    “有别的武俑降临?”湖寒阴影惊疑追问道。

    “不是,是被一个人族小子碰巧救走的。也怪我大意,如果我直接真身降临,他肯定跑不掉。”语露一丝后悔,织梦之纱恨恨道。

    宋歌逃脱的消息,让这三位阴神都流露出了沉重而忧虑的情绪。

    “现在怎么办?上报神庭?“

    沉默了片刻,双首龙君提议道。

    “你想找死吗?祭兵城八大武俑之一,从我们的手里跑了,神庭降罪,你抗还是我抗!?”织梦之纱冷声呵斥道。

    “那你说怎么办,这件事是瞒不住的,只要宋歌回到祭兵城,神庭必会知晓,到时候肯定还要再追加我们一个隐瞒不报之罪!”

    生性怕事的双首龙君有些急躁的说着。

    “那就在他逃回祭兵城之前,把他抓回来!”目露凶光,织梦之纱沉声道:“宋歌被封印了五千多年,想要恢复实力肯定不是一时半会。

    只要我们能把他重新抓回来封印,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确实是唯一的解决办法。”点了点,湖寒阴影又道:“但是黄海原这么大,宋歌想躲,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

    “不用找。他肯定躲在了那座破岛上,借助人王兵的力量疗伤,然后伺机逃出黄海原。”冷笑一声,织梦之纱想都不用想,就猜到了宋歌的藏身之地。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棘手了。虽然那件人王兵只是本体的投影,但也绝不是我等能够触其锋芒的。

    宋歌肯定是打算借助着人王兵的力量,催动风暴离开黄海原,进入劫怨洋。”来回晃悠,像是人在踱步一样,湖寒阴影分析道。

    “如此一来,我们根本没法拦截啊。”双首龙君有些急了。

    “谁说没法拦截。”沉吟思索了片刻,织梦之纱道:“人王兵的力量不可能横跨黄海原直接将他送入劫怨洋。

    我们索性就在整个黄海原与劫怨洋的交界之地设下耳目,架设阴桥。

    只要宋歌出现,我们立刻通过阴桥降临拦截他,将他重新镇压!”

    听完织梦之纱的计划,双首龙君和湖寒阴影相视一眼,有些担心道:“可是这么大范围的搭建阴桥,恐怕会把整个黄海原所有阴族的资源全都耗尽。

    如果被其他的阴神议会知道,难保不会打起黄海原的注意。”

    “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丢了黄海原也好过被神庭责罚。”织梦之纱冷声道。

    “那好吧,就照你说的。我们现在就吩咐黄海原的阴族,沿着劫怨洋的海岸线架设阴桥。”响起神庭责罚的恐怖,双首龙君和湖寒阴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同意了织梦之纱的计划。

    ……

    三大阴神密谋着拦截宋歌的时候,这位祭兵城八大武俑之一的强者,却在岛上给向渊认真讲解着人族气血修行的要领。

    “我人族气血,阳刚霸烈,有镇压万族之能,所以才遭万族妒恨,设法封印我族血脉之力,将我族人,视为活畜,肆意宰割。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血脉力量没有被封禁,但不管怎么样,这对于我人族而言,确实一道难得的曙光。

    你的气血修行底子很好,元阳尚在,精气丝毫未损。

    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能够忍得住这红尘诱惑,很难得啊。”细细查验过向渊的气血之后,宋歌脸上笑容更甚。

    他原以为向渊年纪不小,又有如此实力在手,体内元阳精气恐怕早就已经浑浊消散。

    但不曾想,向渊因为小时候的遭遇,一直都刻意保留着自己的童子之身。

    后来实力渐渐强大后,也因为奔波于种种事情,对男女之事更是没有时间和念头,所以这元阳之身也就一直没破。

    砰砰的拍打着向渊的肩膀,感受着这幅如钢铁般躯体的厚实坚韧,宋歌的神情愈发满意:“怪不得气血如此浑厚,你的体质几乎是常人的上百倍。

    不错,非常不错。”

    口中对向渊夸赞不停,宋歌却只字不提向渊这一身强劲的实力是从何而来。

    “老宋,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能开启人族气血之力吗?”宋歌不好奇,向渊自己反倒好奇起来。

    “好奇啊,不过这是你的秘密,你如果想说,自己会说来。

    如果你不想说,我就更不该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很多,也不会告诉你啊。”理所当然的说着,宋歌突然伸手在向渊的脊骨上一点。

    这一指落下,向渊体内的气血立刻不受控制的激发出来,化作一层熊熊燃烧的赤金色阳火,汹涌浮动,释放着强烈的阳刚威压。

    “有意思,你居然把气血与武道相互融合,以武道锤炼气血,以气血推动武道,二者相辅相成,互为进退。

    不过这么做是有很大的弊端的。

    武道气血相互融合,你想要突破境界的话,就要花费比单一修行武道和气血百倍千倍的苦功。

    但是一朝境界突破,实力必定突飞猛进,踏入另一重天地。远超正常的修行法门!”

    目光灼灼的看着向渊体表浮动的气血阳火,宋歌眼神微动。

    作为人王之血铸炼而成的武俑,他的体内保留有一部分原始古老的气血修行之法。

    原本他是想将这部分方法交给向渊,可现在看来……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