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三人阵之前世今生 > 第一百零三章 骗局?(六)
    马鱼静静躺在自己熟悉温暖的小床上,身体四肢都是软绵绵的,像是变成了软泥塌面团。

    从‘晕倒’到现在都快小半天了,怎么齐全那边还没打开自己的盒子?

    按照她的设想,应该是他们一离开就能立马唤醒木球打开木盒的,莫非,他们那边遇到了什么危险?

    难道是半路又杀出了哪个程咬金?

    对了!之前自己传音问梼杌他们巫族一事时,他们要么不理,要么顾左右而言他,不会是……

    想到这里,马鱼立刻催动巫力,撤去自己给自己下的脱力咒。

    因为之前有作心理准备,所以在卓珊出手前,她率先在自己身上下了移行咒,这个咒能在三个时辰内将施到咒主身上的一切都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由于当时情况紧急,马鱼只好随意指定了一个地方,那是南部海底的一块漆黑石头,这样的话,就算有什么重要传音也不用担心会被其他的什么听到。

    吱呀——

    马鱼心里一惊,还好脱力咒还没撤完,她顺势身子一沉,假装刚刚才醒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问道,“多谢巫老顾念往日情分,百忙之中还能记挂着我,过来送这些吃的。”

    卓珊闻言,脸色急速暗沉下来。

    她一步步向马鱼靠近,漆黑幽深的双瞳紧紧盯着马鱼,带了丝绒毛边的袜子在棕红木地板上摩擦出细微的沙沙声。

    马鱼将藏在被子里的双手死死揪住,拼命稳下心神,“怎么?我们俩之间,连说些客套话都不能了么?原来当年我在巫老心……”

    “都说了叫我卓珊阿姨!”

    卓珊猛地将餐盘放在床边桌上,浅色木质餐盘和深色沉木矮桌激烈撞击,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啊?”

    卓珊看着脸上写满了迷惑的马鱼,意识到自己火发得有点过。

    温柔笑意慢慢在卓珊的面上晕染开来,卓珊优雅坐下,修长温暖的手指轻轻将马鱼鬓角的发丝抚开。

    “马鱼啊~”,卓珊柔声叹道,“你知道,长川活了多少岁么?”

    马鱼皱眉思索了一阵,犹疑着答道,“好像是,五百多岁吧……”

    “那你知道,她本来,能活到多少岁的么?”

    马鱼蓦然想到了什么,没吭声,只默默梗着脖子摇了摇头。

    卓珊侧了下头,轻笑出声。

    突然,她急速凑近马鱼,左脸红晕上蒸腾而起的细微水汽既慢且热地漫过马鱼右脸的细小绒毛,喑哑的声音化作沾了水的发丝,带了粘液的蛇信,从马鱼单薄的脖颈一路粘粘缠绕至耳根。

    “大概”,卓珊左手食指倏地滑过马鱼左边脸颊,弹向天空,“就连那位,都得她尊称一声天长吧……”

    马鱼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猛地转头,圆润小巧的鼻尖倏忽擦过卓珊脸侧,吓得马鱼使劲儿向后一仰,濡湿的背部与坚硬冰冷的床头严丝合缝般贴合在一起。

    卓珊看到马鱼惊慌失措的样子,扑哧一声开怀大笑,“你呀,还是太年轻,算啦~不逗你了,快把这些都吃了,本来就没几两肉,回头再饿瘦了可怎么好?”

    望着卓珊悠然离开的背影,马鱼陷入了满头晕眩当中。

    “对了~”,卓珊扬长脖颈回过头来,“你那两个朋友现在正四处乱窜呢吧?哈哈,我之前也就是吓吓他们,回头你把他们叫来,放心,我肯定是无条件站你这边的!”

    马鱼一脸谨慎盯着卓珊,并没有回话。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信我呢?”,卓珊摆摆手,“算了,不信就不信吧,但是脱力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撤了好好吃饭,啊~”

    咔嚓——

    四方的门轻声贴上门框。

    马鱼凝神感应了一下,确定卓珊走远了后,立马开始用巫力强制撤去脱力咒。

    现在比起卓珊心里的弯弯绕绕,她更加关心的是齐全那头。

    有了!

    马鱼静下心来再次确认了一下,同源巫力给了她轻柔和缓地回应。

    没错,正是齐全他们打开木球催动木盒了。

    “等等!快抓住!”

    看着急速消失的木盒,赤鱬赶忙伸手去抓。

    事与愿违,木盒还是消失了,连个念想都没给他俩留下。

    “对了!”

    赤鱬大喊一声,望向齐全。

    齐全反应过来,立马往衣领里一阵乱掏,越掏脸色越白。

    赤鱬看得心里慌得不行,一个冲动直接上前将齐全衣领用力往下一扯。

    白白净净的脖颈上,除了些细小的灰尘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赤鱬失去力量,哐当一下倒在地上,“这下好了,连木球都没了,咱们又看不了玉简,要不干脆直接去跟梼杌大大他们坦白算了,免得回头他们来找的时候什么都说不出,那样的话死得更惨!”

    齐全没说什么,抬手拍拍赤鱬肩膀以作安慰。

    怎么就没了呢?不是好好地挂在脖子上了么?

    齐全抿嘴思考,想的时候,他手也没闲着,在上衣裤袋上哗哗乱摸。

    “等下!好像有东西!”

    齐全喊完之后,紧张地舔了舔唇,小心翼翼将右边裤口袋的异物慢慢向外掏。

    赤鱬双手十指交握,紧紧贴在心口,一双明亮眼眸里写满了期待,紧接着,表情突然僵住,最后整张脸黯淡下来,“你这……购物车的小票揣裤口袋干嘛?唉……算——”。

    齐全急促打断:“这背后有字!”

    赤鱬吐槽:“该不会又是什么我观你骨骼奇特,形貌极佳,乃天生的——”

    “是讙兜,约我们晚上八点见面。”

    “什么?”,赤鱬赶紧扑过去,一把握住齐全的手,歪着头认真小纸条。

    “北辰洞?”,赤鱬一脸莫名抬头望向齐全。

    齐全有些茫然地眨巴眼睛,像是磁带卡住了般顿顿问道,“在,哪儿?”

    “唉……”,赤鱬从地上一跃而起,弯腰向齐全伸手,“在木南国最北边的边境线上,估计得飞机转火车,大巴转小车,最后一段路我带着你飞过去就行,咱们动作快点儿,应该能准时赶到。”

    齐全下意识握住赤鱬的手,被拽起来后呆呆跟着赤鱬向楼下跑去。

    跑到一半,齐全突然发力拽住赤鱬,“不对,不该这样。”

    “什么不该这样?”

    “你想,如果他真的有什么想跟我们说的话,不该选一个方便一点的地方么?为什么偏偏要选那么偏远的北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