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三人阵之前世今生 > 第一百零二章 骗局?(五)
    木球和木盒,齐全在赤鱬过来前就捣鼓过很多遍了,火烧不烂,刀劈不碎,放到高压锅里压了三个小时也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就连温度都不屑得升高一点。

    赤鱬一手托腮,噘着嘴皱着眉,认真望向齐全手里的木球和木盒,“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两个分别是可以存储记忆和力量的东西了,而且能肯定的是,马鱼既然把他给了你,那肯定就设下了某种禁制,让这两样东西只有你才能打开。但问题是,要怎么才能把这两个打开。”

    齐全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什么东西飞快地从脑海中闪过,“只有我?”

    赤鱬顿住身形,双颊染上玫红,猛地伸手一把拽过齐全右臂,“滴血认主!”

    齐全惊呆了:“这么血腥的么?”

    赤鱬舔舔唇瓣:“不知道,只是说到唯一,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指纹和DNA。”

    齐全恍然,赤鱬说得在理。他想了想,狠下心来,起身走向厨房,赤鱬却突然发力,将齐全使劲儿向下一拉,齐全一个身子不稳,倒在了赤鱬怀里。

    赤鱬一双翦翦水瞳认真又深情地望着齐全:“你,小心一点……”

    齐全光滑洁净的脖颈上,喉结倏地滚动了一下,“你……”

    赤鱬额角的冷汗啪的一声滴到齐全右侧脸颧骨上,顺着脸颊圆润的弧度一划而过,“我的意思是,万一这个不是打开办法,我怕马鱼回来剁了我……”

    齐全愕然,挥手将赤鱬推开,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刚出房门半步,齐全翩然回首,一双深邃眸子紧紧盯着赤鱬,火辣眼神由上而下地扫视赤鱬,从乌黑发顶直至纤纤玉足。

    这回轮到赤鱬忐忑了,他颤抖着抓住身旁的椅背慢慢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平复心跳后,迈步走向齐全,“你听我说,虽然我知道我魅力无穷聪慧迷人,但我只对梼杌大大一片丹心,其他人……”

    “那你能不能干脆变成梼杌的样子说话?”

    “啊?”

    齐全猛地抬起双手在赤鱬脸上疯狂揉搓:“这是我家又不是马鱼家!你为啥非要变成马鱼的样子说话?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开始头皮发麻,刚刚你居然还顶着马鱼的脸说出那样一句话……”,齐全俊俏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崩溃,“啊——!”

    赤鱬瞠目结舌,半晌没反应过来,任由齐全放肆折腾他的脸皮。

    良久,齐全终于累了,赤鱬尴尬笑笑,眨巴一下眼睛,变成了马鱼那个苹果脸同学。

    齐全长呼一口气,转身离开。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先后试了滴血认主法,芝麻开门法,净身祈祷法等等,无一不是失败。

    一个晚上很快过去,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齐全和赤鱬虚脱般倒在一起,四只眼睛呆滞地盯着齐全手心里的那个小小木球,两张憔悴的脸上了无生气。

    最后赤鱬先撑不住了,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干涩地说了句,“我去洗把脸,顺便下点面条过来,换换脑子。”

    齐全实在没力气点头了,只短暂哼了一声表示知道。

    望着固执坚守的木球,齐全崩溃了,“球儿!你主人没跟你交代过要帮助我么?我是齐全啊~你主人难道……不会,我去!赤鱬!快来!”

    赤鱬跑得太急,一个趔趄倒在齐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木球像是突然有了灵魂一般,自主漂浮在半空当中。

    木球周身泛出柔和金光,紧接着,金光骤然放大将齐全整个包裹在其中,赤鱬短暂地失去了视觉,过了一会儿,金光开始渐渐散去。

    “怎么样?你感觉到什么变化了么?”

    赤鱬视觉还在缓慢恢复当中,只好心急如焚地大声询问齐全的情况。

    “我……说不上来,就感觉好像……自己身子比以前轻了一些……”

    齐全慢慢摸索着自己身体内发生的变化,又过了一段时间,赤鱬终于恢复了视力,一把抓起木盒放到齐全手里,“快,赶紧把这个也开了,说不定这里头存了马鱼的解说。”

    齐全反应过来,将木盒举到自己眼前,一本正经地庄严念到,“我是齐全。”

    盒子平平稳稳呆在齐全手心,没发出半点声音。

    赤鱬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齐全:“刚刚你就是用这句话启动木球的?”

    齐全尴尬点点头,赤鱬抿唇默然。齐全皱眉想了想,又将刚刚对木球的话重复对着木盒说了一遍,木盒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赤鱬看不下去了,冲齐全摆摆手,“肯定不是这句话了,不然刚刚木球启动的时候木盒就该一起开了。”

    齐全恍然大悟,他歪着脑袋认真思索。

    突然,马鱼时不时念叨的“感应”两个字蓦然出现在脑海。

    他深呼吸放松身心,闭上眼仔细感受四周,刚开始,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渐渐的,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出现,在这些声音中,最明显的就是他右边那个强烈的心脏跳动声,这是?他偏头看去。

    “扑哧——”,齐全突然睁眼,一头笑倒在自己腿上。

    赤鱬一脸茫然:“什么情况?”

    齐全笑得满脸通红:“你是谢逊和章鱼精的变种么?怎么会长成那样?噗哈哈哈……”

    赤鱬楞了一下,飞快反应过来,暴怒之下,一把将摔落在地的小木盒大力朝齐全头上砸去,“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嘭——”

    盒子晃悠悠飞离齐全的脑袋,在空中慢慢打开,一团浅绿色的光团缓缓从盒子里飘出,飞到他眉心的高度时,瞬间加速扑向齐全,接着飞快融入齐全的身体。

    “怎么样?我设置的这个开锁方法很好猜吧~”

    声音中间只有一团黑影,马鱼的话源源不断从黑影中涌出,没有给齐全留出吐槽的时间。

    “小白菜这件事,我觉得目前还是不要太过招摇。

    至于玉尾阵,我想了想,这正好是个机会,我直接问反而会引起他们比较大的逆反心理,而且万一那中间出了什么老鹰派来的就更麻烦了。这样转一道,事后我还可以辩解说是本来准备让你们用玉尾阵唤人防身的,没想到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

    毕竟,所有阵法中只有这个阵法最简单粗暴,地址任务写好,符令一下,直接强行召唤,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

    所以,你们可以趁机利用玉尾阵将他们召唤过来问小白菜在他们心目中最早的印象以及他们最开始的那一段记忆。

    对了,我这边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