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通灵之国 > 第4章 你们都是炮灰
    听完二狗的故事,屎宝沉默了许久!多么重情重义的汉子,他看着一旁的二狗,突然产生一股奇怪的念头:这个愿望我来帮你完成!

    “你会成功的!”

    “兴许吧!”二狗笑了笑,他并未将屎宝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当成一种礼节性的安慰。

    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人,又拿什么去帮自己呢?

    屎宝并未再说什么,用行动说话比说再多都有用!

    “那你的父母呢?”屎宝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心中忍不住一声长叹!

    “他们没事的!”二狗很肯定的笑了起来。

    “知道为什么吗?”二狗转过头来,看着屎宝,“因为他们太弱了,弱的连锄头都快拿不起来了,抓壮丁的队伍走过我家的时候,我父母正在院子里闲坐,他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屎宝突然有点想哭!有时候弱小反而会成为一道护身符,因为强者看都不屑于看你一眼,就算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却害怕脏了自己的手!

    只是,弱小的二狗双亲靠什么去养活自己呢?他们已经连锄头都快拿不动了!

    两人都沉默了,只是静静的向前行军!一望无际的荒原渐渐被甩在身后,前方出现了稀稀落落的草地,偶尔能听到极远处传来奇怪的嚎叫声!

    “停!”领头的将领一挥手,示意军队停下!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的一指屎宝,问道!

    “不知道!”屎宝一怔,却很老实的答道!

    “你,知道我们此行是去做什么吗?”这回被点名的二狗!

    “上前线!”

    “上哪个前线?”

    “这......”二狗答不出来,脸上大颗的汗珠往下流!

    “行军打仗,连最基本的主帅是谁,目的地是哪里都不知道,如何打?”

    “听好了,我叫拓跋越,乃是犬戎帝国征东将军宇文辉坐下第一先锋官。我们此行的目的是......”

    原来,这支军队大部分都是临时抓壮丁抓来的,很多人都是新人!而这支军队的使命也基本注定,那就是当炮灰。

    拓跋越将带领这支先锋营约800人前往狗族与狼族交界处的狼头堡驻守,顺便探查军情,等征东将军宇文辉大军来到,便开始东征讨伐狼人帝国!

    狼头堡位于犬戎帝国与狼人帝国的交界处,向来是两族的必争之地。往往狼族刚拿下狼头堡,没过多久狗族又率军反扑。双方你争我夺,从来不愿放弃此地!

    目前,狼头堡已经被狗族占有近两年了,算得上是有史以来占有时间最长的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狼族居然没有反扑!

    狗族脱离人族之后,在犬戎帝国皇帝义渠王的带领下,实力逐渐强大,已经隐隐有超越狼族的趋势。于是,野心勃勃的义渠王决定率军东征,趁着狼族与人族连年征战之际,一举消灭狼族!

    据说,为此义渠王还亲赴南方天罚森林,联系上了森林之主玄月兽王,让兽王在狼族背后骚扰狼族!

    通灵之国主要分为三大势力,分别为人族、狼族和狗族!人族建立了强大的通天帝国,实力最强,居于通灵之国的北方,占据着约五分之二的领土。

    国主通灵神帝乃是三族最强者,据说已经学会了传说中的神通!通天帝国首都羽化圣城乃是最繁华的都市,没有之一!

    犬戎帝国位于通灵之国的西南方,占据广大的荒漠和绿洲地带,狗族和狼族瓜分了剩余五分之三的领土!实力次于人族,与狼族基本相当!

    犬戎帝国国主义渠王乃是肉身最为强大的战士,率领狗族与人族大战数十年,与通灵神帝大战数百回合,重伤而逃,也将神帝打成重伤,不得不闭关休养!

    犬戎帝国都城位于荒漠绿洲危月城,是一座用沙漠奇石铸造起来的坚不可摧的堡垒!

    狼人帝国位于通灵之国东南方,领土与犬戎帝国大体相当,仅次于人族!都城在暮光城,是一座常年笼罩在迷雾之中的神秘之都,据说只有狼人才能在暮光城中看见东西,人族要是进入,就会迷失一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狼人帝国国主威廉王据说有神族血统,神秘莫测,从没有人见过威廉王出手过,但在强者为尊的狼人族,从没有任何一个狼人胆敢挑战威廉王的权威!

    除了三大帝国,人族北方还有一群只在冰原之中生存的冰族人,冰族人天生不畏冷,在冰原之中战斗力几乎无敌,人族数次北伐也奈何不得,只好作罢!

    西北方,人族与狗族交界处以西有一块沙地,居住着少数民族沙族。这是一个近乎通神的民族,神出鬼没,能在沙石之间来去自由。

    据说曾有不止一人看到过,沙族人直接钻进沙地里消失不见,下一刻从你的脚下出现,杀人于无形!是以沙族虽小,但两大帝国却无人敢进犯丝毫!

    东北方,人族与狼族交界处以东,生活着一个长满翅膀的种族!狼人族称他们为云浮翼族,乃是神族!人族却蔑称其为鸟人。

    翼族善使弓箭,由于能在空中飞翔,三大种族莫能奈何,只好敬而远之。好在翼族人十分爱好和平,从不主动进犯三族领地,所以也没忍去进犯他们。

    只是偶尔有些不长眼的猎人偷偷抓捕几个翼族人,拿去当奇珍异兽出售!但多数时候都是有去无回!

    南方则是广袤的天罚森林,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边儿!里面住着数以亿计的各种野兽,其中也包括为开化的野狗和孤狼,他们智商尚未开化,不配进入三大帝国!

    天罚森林强者为尊,当代最强大的兽王据说乃是一头腾蛟化形,名叫玄月兽王。玄月性子孤傲,从不与人交流。但他却有唯一一个朋友,那就是义渠王。

    此外,三族交汇之处有一个无人管的混乱地带,那里十分敏感,任何一族插手都容易引发其他两族的反应,是战争导火索。因此,除非发生极严重的事情,否则三大帝国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久而久之,这里成了无人管的地带,成为各族逃兵、罪犯的聚居地,也是各种地下交易的最佳场所!

    ......

    一方面派兵抢驻军事要塞,另一方面联络天罚兽王,义渠王的野心已与司马昭无异。他想偷袭狼族,拓土开疆,而屎宝所在的这支800人的先锋团就是最早一批开往前线的炮灰!

    听明白了这点,人群开始骚动。

    “这不是拿我们当炮灰吗?”

    “我们本来就不想来,你们强行压我们上阵,现在居然还要我们送死!”

    “我要回家,老子不干了!”

    有人开始脱离队伍,准备跑路,然而刚刚转身,身体突然一阵颤抖,一杆锐利的长枪由拓跋越的手中掷出,一闪之下贯穿了那个逃兵的胸口,将他钉在地上。

    他的表情由愤怒变成呆滞,眼睛里的光芒也渐渐暗淡,最后那一刻,他的手指挪了挪,指尖指向西边,似乎那里就是家的方向!

    “还有谁要回家的,尽管站出来!”

    拓跋越背靠着双手,向前一步迈出,一脚踩在死去的士兵身上,锐利的目光横扫整支队伍,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只有一个人例外!

    不是屎宝,也不是二狗,而曾经欺负屎宝的“恶汉”渊寒!

    “怎么,你还想着要回家?”四目相对,拓跋越的眼里杀机掩饰不住,但渊寒怡然不惧。

    “是的,我想回家!”

    “恩?”死者身上的长枪被拓跋越拔了出来,血花四溅!

    “但不是以逃兵的身份回家,而是立下无尽战功,衣锦还乡!”渊寒大声喊了出来,“将军,如果需要敢死队,请让我第一个加入!”

    拓跋越脸上的杀机淡去了,他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复,军人也有血性,拓跋越用身上的兽皮将长枪上的血迹擦干,郑重的递到渊寒面前!

    “这是你的了!”

    “从今以后,你就是本先锋坐下第一护卫,我们一起为国拓土封疆!”

    “遵命!”

    军队需要表率,渊寒无疑是最好的那个人!从那以后,渊寒就从队伍中脱离了出来,与拓跋越并马而行,俨然已经成为先遣队的二号人物!

    草原越来越广袤,路上已经偶尔能看到三五成群的狗族平民来回穿梭,商人驾着马车运送货物,憧憬着一夜暴富的狂喜!乌鸦成群的飞过,前面定然有许多腐肉!一切都表明狼头堡快到了。

    果不其然,三个时辰后,一座座稀稀落落的平房出现在视野之内,这些都是由土木砌成的土砖房,并不结实,但在这偏僻一隅,能活下来已属不易,有房子住就不错了,哪管那么多!

    平房的尽头有一座巨大的城堡,说它巨大,只不过是相对于平房而言,实际上也不过方圆几百米,高二十余米,由三个瞭望塔和军事堡垒组成。

    三个瞭望塔分别瞭望狗族、狼人族和南边的天罚森林,一旦有异动,立即汇报!而军事堡垒则是守城之用,可以从中射箭、放炮和躲避攻击!

    这里离天罚森林也不过十几里,算得上是三大势力的交界处,不过,天罚森林里的妖兽几乎从不主动出击,反倒是两族的士卒经常在森林外围打猎!所以一般不对难免设置防御!

    军队开始进入驰道,两旁的居民出来围观。大部分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仿佛已经司空见惯。有的则是露出一脸嘲讽的表情,似乎知道这支队伍已经命不久矣。

    人群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约么七八岁的小女孩,白白净净的小圆脸,两个短短的小辫,扎着绿色的玻璃丝线;乌黑漆亮的眼睛和那纤巧的嘴角,含着天真的微笑。

    那小孩看到屎宝,便开始对他使眼色,双手不停的挥动,那是让人快走的手势。屎宝正准备上前询问,房子里突然走出一个老迈的狼人老太太,迅速将女孩子抱走了!

    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拍打小女孩的屁股!

    “瓜娃子,你是想害死我们一家吗?”

    对于这样一个小插曲,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就算看到了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有领军的拓跋越,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小孩和老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快就到了护城河边,城堡里放下了吊桥,守城的狗族士兵列队欢迎,一个士官模样的狗族军官从城内走了出来。一边行礼一边说道:

    “大人您终于来了,小人等你等得好辛苦,快入城歇息!”说着一把抓过渊寒的战狼缰绳,就要往里走!

    “我不是....”渊寒正要解释自己不是所谓的“大人”,突然一声剑吟,拓跋越利剑已经出鞘!

    寒光一闪,一只粗壮的手臂已经被斩断,掉落在地上。

    “啊!”一声惨叫从那个士官模样的狼人嘴里发出,他抱着血流不止的肩膀在地上剧烈的翻滚惨叫!

    “快撤!”拓跋越大喝一声,调转狼头就往回跑!

    “现在才发现,不觉得太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