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叔师侄方无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红白双煞(下)
    面对分两个方向逃跑的红白双煞,方帅没有犹豫,直接向红煞一指,说道“给我追,先把她给我拿下,至于白煞,暂时不管他。”

    红白双煞强就强在双煞合一,单独一个,实力虽强,却也不被他放在眼里。只要抓住红煞,破了双煞合一,剩下那个早晚得死。

    得到命令,护法天兵跟随在护法天将身后冲了上去,他们没有直接冲上去对付红煞,对方实力太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不过红煞手下那些类似于怅鬼的手下就倒了霉,被护法天兵追着砍杀。

    没一会,就有十几怅鬼倒在铁蹄之下,只剩下四个抬轿的连轿子也不要了,跟在红煞身后狼狈逃窜。

    但他们步行逃,哪里逃的过四条腿,没逃出多远,就被骑兵追上杀死。

    这一刻,红煞心中那个郁闷,为什么要追自己,那边不是还有个更强的白煞,可惜,上有无双龙皇压制,下有护法天兵追击,她想逃都逃不掉。

    眼看着天都要亮了,红煞气急喊道“你这不要脸的道士,天都要亮了,还追下去,难道就不怕太阳真火将你手下鬼兵,全部杀死。”

    方帅呵呵一笑,也不回答,如果是普通的鬼兵,自然害怕太阳真火,为了防止他们受到伤害,只能将这些手下全部收起来,独自一人面对红煞。

    失去护法天兵牵制,必然会让红煞逃掉。

    可惜他这些手下是经过祭炼的护法天兵,能够在白天活动,根本不惧太阳真火,根本不理他,依旧带着手下追下去。

    红煞气得要命,却又没有办法,只能往下逃,拼了命的逃跑,想要逃脱方帅追杀。

    眼看天微微亮起,已经有朝霞出现,红煞心中着急,这要是太阳出来,她又没有找到躲藏的地方,倒霉的那就是自己,可现在方帅在后面猛追,

    人家摆明了是要跟她同归于尽,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如果是方帅跟她同归于尽,红煞咬咬牙也到认了,好歹杀她的罪魁祸首也死了,她能成为红煞,手底下的性命成百上千,死了也算够本。

    偏偏跟她同归于尽的是方帅的手下。

    手下是什么?那不过是一群炮灰替死鬼,对一些人而言,只要自己没事,手下死绝了也不伤心,大不了日后再招。

    这让她怎么肯跟对方同归于尽。

    只能喊道“别追了,我投降,不过你必须保证我的安全,不杀我。”

    不投降能怎么办?

    等太阳出现,太阳真火照遍天地,那也是死,还不如暂且投降,看看对方准备怎么处置她。

    “放心,我对天发誓绝对不杀你。”方帅满口答应。

    红煞松了口气,只要不死就行,至于其他的,暂且顾不了那么多。

    然而她却不知道,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可怕,护法天兵还活着,可那群护法天兵,如果知道自己会变成这个样,知道其间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他们宁可去死。

    死了一死百了,活着那是千刀万剐啊。

    别的不说,祭炼过程中由阴转阳就能体现一二。

    道家修炼中,有一个跟由阴转阳很相似的过程,那就是阴魂转阳魂,经历真火劫,以太阳真火煅烧阴魂,成就阳魂。

    其间,因太阳真火过猛被烧死的阴魂真人数不胜数。

    这等高手都难以由阴转阳,寻常护法天兵虽然是精锐,但也不过是二三流术士的水准,一流术士都少见,就凭他们想要由阴转阳,可知其中难度,其中艰险九死一生都无法形容。

    可护法天兵却依旧保持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功率,其原因就是没将护法天兵当人,各种粗暴带着后遗症的方法全都用上,才让他们活下来。

    其中痛苦自然也被千百倍的放大,很多护法天兵经过这一步之后,已经疯了,这也是为何后面会重塑记忆,让认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都疯了,你不给他塑造记忆,还怎么用?

    方帅过去就将红煞封印在银鼎,然后询问道“白煞在哪?他逃到哪里去,你应该知道吧。”

    “他去哪我怎么知道。”

    “啊啊啊。”刚说完,方帅就将雷电之力通入银鼎中,痛得红煞惨叫不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看来红煞还是没想明白啊,这样正好,就让他好好教教对方,什么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红煞有心想反驳,她又不是白煞,哪里知道对方会逃到哪里去,可是方帅根本不听她的辩解,她又哪里能反驳,被电的惨叫不止,最终只能屈服,将他们平时躲藏的隐秘营地供出。

    还别说红白双煞,用来藏匿的地点当真不少,足足有六个,显然是深知狡兔三窟的道理,这个不行换那个,防止被人找到,被堵在里面杀了。

    方帅先去了第一个,查看半天,无奈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白煞没有回来,也不着急,直接去了第二个,同样没有,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里面依旧没有白煞的踪影,他看向红煞的目光就带着不善,合着你是玩我呢。

    “如果再找不到白煞的踪迹,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送去酆都城,永远镇压在那里,白煞想找都找不到。”

    红煞听得脸都变了,酆都城是地府都城,十殿阎罗之所在,别说白煞,哪怕是阴间的四大鬼王,都不敢跑到那里去闹事,因为那里是地府主场,只会被轻易镇压。

    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她还是清楚,以白煞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被镇压在那里,唯一的可能就是放弃自己。

    失去了自己,不能双煞合一,白煞不过是实力下降,不影响生存,可要是被镇压在地府,想要脱困那可真是遥遥无期,非天地崩毁不能逃出,到那时天地都要毁灭了,出来还有什么用。

    “我想我知道他在哪边。”随后红煞又供出一个地点,这是两人约定一旦出了问题赶去的地方,那里有他们真正的底蕴,防卫之严密,哪怕天师也要头疼。

    同时她心中也有一丝丝期望,万一两人都被抓了,双煞合一,说不定就有能力逃出去。

    总好过自己在这里受苦受罪,他在那边安享快乐要好得多。

    得到确切地点,方帅迅速赶了过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白煞的踪迹,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找不到,就仿佛这里根本没有躲藏的地点。

    方帅将目光看向银鼎,仿佛知道他的意思,红煞急忙说道“真的,他真的在这边,不信我帮你寻找。”

    随后她念了一段咒语,方帅顿时感觉到前方出现一丝淡淡涟漪,怪不得他一直找不到白煞的踪迹,这里竟然有一个福地。

    不,不能说是福地,只是一个小小的只有几间房子大小的空间,说是洞府还差不多,白煞就带着他几个侥幸逃脱的手下躲藏在其中。

    本来白煞正在沉睡,忽然感觉到洞府被人打开,急忙从沉睡中醒来向外看去,便见到了方帅,顿时感觉有些牙疼。

    方帅笑道“不知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进去抓你。”

    白煞沉默不语,想让他束手就擒,怎么可能。

    见此方帅就率领手下摆开阵势,开始攻打地府。

    白煞冷冷说道“打吧,想让我投降,等你什么时候攻破洞府再说。顺便告诉你一句,这是我跟红煞花费大力气打造的洞府,防卫之严,哪怕阳魂天师亲至,也要花费一番工夫。”

    方帅本来不信,然而没一会他就皱起眉头,的确像白煞说的那样,布下的阵法防御实在是强,说是属乌龟可的都不为过,打了半天,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出现啊。

    这样打下去,别说半天时间,哪怕花费十天十夜的时间,怕都是无用功,根本攻打不进去。

    而他哪有那么多时间,现在不过是趁着白天,天地间密布太阳真火,白煞不能出来的好机会攻打,等到晚上,对方能自由行动,谁还会在这乌龟壳里面等死,早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即使白煞不逃,发起的反击,也足够他喝一壶。

    不过谁说他一定要亲自攻破,方帅将目光看向红煞,有句话叫,最坚固的防御都是从里面攻破的。

    红煞黑着个脸,有心想不说,可方帅根本就不问,直接向里面灌输雷电之力,将她电得尖叫不止,而且毫不停歇,没一会红煞就屈服了,不屈服不行,再这么下去,自己早晚被电死。

    随后红煞就开始告诉方帅该如何打开洞府,方帅依言动手,发现坚固的防御果然开始松动,能被轻易打开。

    白煞气的哇哇大叫,拼命阻挠,可洞府的防御是他跟红煞一起建造,他知道的,红煞都知道,根本拦不住。

    “红煞,你竟然敢背叛我,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

    红煞凄惨一笑,饶不了我,现在我已经被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能有什么办法,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方帅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打开了洞府大门,笑道“白煞,你出来投降吧。”

    白煞沉默半晌,乖乖的从其中钻出,并且什么兵器都没拿,摆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不出来能怎么办?洞府都被打开了,他不出来,只会被敌人强行打碎洞府,到那时沐浴在阳光之下,想不死都难。

    这也是鬼魂一类面对修行者最大的一个缺陷,很多时候修行者根本就不需要跟鬼魂当面锣对面鼓的战斗,而只需在白天的时候找到对方的踪迹,将鬼魂给挖出来。

    面对太阳真火,鬼魂纵然气焰再嚣张,那也得被太阳真火活活烧死,让他们上哪说理去。

    然后红煞眼睁睁看着方帅将白煞给装入另一个银鼎当中,跟她分开,顿时感觉有些乃疼。

    没办法,她倒是想蛋疼,可她没有啊。

    “你准备将我们如何?”

    “不如何,先镇压起来,想想有什么用。”

    红白双煞太过罕见,当初左丘明都没有见过,因此根本没有祭炼红白双煞的办法,方帅又不想将他们分开祭炼,浪费了红白双煞的天赋,就只好先放到一边,看看日后有什么好的利用方法。

    闻听此言,红白双煞更郁闷了,如果方帅出手祭炼,他们还能有机会逃出去,现在被镇压在此,连与外界接触的机会都没有,让他们怎么逃,根本没机会好吧。

    方帅却不管他们,转身又回了落石村,这倒不是他想待在这个全村死绝的地方,与一众孤魂野鬼为伍,实在是他必须在此镇压,防止孤魂野鬼逃窜。

    要不然,失去了他的镇压,一众孤魂野鬼,必然会向周围扩散,不知多少人被他们抓住杀死,导致大灾难发生,如果不知道也到罢了,他明明知道这里可能发生灾难,却放任不管,那是会被扣功绩的。

    而且是看灾难的大小,造成的灾难越大,扣除的功绩越多,所以他不得不镇压在此,等待一休大师到来。

    也只有等这位与天皇私生子同名的一休大师到来,由他度化一众孤魂野鬼,自己才能离开。

    问题是,最初他没想到能这么轻易解决了屠杀落石村的罪魁祸首,所以派去请一休大师的,只是一名骑兵。

    一休大师想要来此,必须徒步前来,那这个时间,就要不知多久,让方帅那个后悔,可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好不容易等到一休大师过来,请交代清楚,方帅已经将第二滴万年石钟乳,滴入魂魄当中吸收。

    这下方帅也没兴趣,再去找任珠珠,他想的明白,即使自己真的过去,恐怕也会被拒绝,没办法,相比于后世,民国时期对男女之事还是很保守的。

    不保守不行啊,浸猪笼了解一下,这样的残酷刑罚都有,还是那种不用经过官府的的私刑,只要族中长辈大部分人认为你道德败坏,就能浸猪笼,而且即使告官都没人管。

    大环境如此,任珠珠即使有心同意,也要顾及一下影响,不能同意。

    所以他这个“童子”之身,还是等着洞房花烛夜吧,至于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用五姑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