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暖婚敲甜蜜 > 第1217章 我和闫深……就快要结婚了
    这一刻男人心下虽然觉得有些不自然的感觉,却还是极力的掩饰下来了,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仿佛在无声无息的给予她力量一样。

    “嗯,一定可以的,我们要相信。你母亲一定是想要见到你最美的样子,无论如何让她知道这消息,她都一定会尽快的清醒过来的。”

    这番话说的真挚诚恳,目光之中没有任何说谎的意味,终究乔千岑还是沦陷在了她的柔情蜜意之中,心中满是温馨美好,只想要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去转告了母亲,相信母亲一定会……

    正在想着事情,忽然间一个人敲门走了进来,面色显得有些慌乱,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看着面前傅闫深和乔千岑,他似乎楞了一下,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而不知为何这一刻,乔千岑心中莫名浮现出了不好的预感,犹豫一下,还是直接对男人说道:“有什么事你就但说无妨,没有关系,不需要介意我在这里。”

    助理听到她这样说,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傅闫深,见他没有任何要反对的意思,便还是出声皆是解释了,“是这样的,公司董事会那边又出了事情……”

    助理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有些闪躲,似乎不知道究竟莺歌怎么说一样,终究傅闫深一下看懂了他的意思,直接出声下令:“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好了,不需想些什么。”

    他心中很清楚,如果不是出了严重的事情,如今助理也不会这样严重的神色看着自己,分明就是除了棘手不好解决的事情……

    这样想着,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助理尴尬的低下头,说了出口,“就是副总裁他,他在公司上面拉横幅,说了您不好听的话语,还扬言要跳楼,现在公司下面围了一群人,还有许多记者都来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这一刻乔千岑讶异的睁大了眼睛,看向旁边的男人,果不其然望见了他阴沉着的脸色,十分难看。

    乔千岑很清楚,这是他心情不好了的表现,那位副总裁的事情令他生气了……

    似是怕他会难做,便主动出声说道:“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是过去一趟比较好,母亲那边,我自己去探望就行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说着,话音落下傅闫深却是皱着眉头看向了她,明白她这是体谅自己,不想自己难做才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便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了,说道:“没关系的,这件事情我让助理去做就行了,我就不信了,一个副总裁,还能够翻出片什么天来!”

    傅闫深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沉寂,像是在说着什么厌恶至极的人和事一样。乔千岑便更加确定了,这件事情他定是极其介意,不可能是当做小事发生来对待!

    便依旧坚持着自己最初所说的话语,坚持道:“没事的,探望母亲的事情又不难,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相反你公司的事情更加危急一下,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到时候人家记得胡乱说你没有人情味什么的,事情可就难说清了!”

    乔千岑微微皱着眉头,十分认真真挚的说道,而听到这句话,男人原本紧绷着的情绪似乎终于好了一些,终究是笑了出来,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怜惜和宠溺,“你觉得你男人是担心外界看法的人?傻丫头,我只在乎你一个人的想法而已!”

    最后这句话,他是低下头来在她耳边轻声说出的,乔千岑闻言,直接红着脸一把将他微微推开来了些!

    “唉,你就不要在开玩笑了!赶紧回去吧,你那个副总裁肯定在等着你出场呢!”

    这句话不假,明眼人都能够看得清楚,如今副总裁弄得这出所谓的跳楼戏码,不过是用来表演给傅闫深一个人看的!

    而听到副总裁三个字的时候,傅闫深眸光之中的情绪明显窒了一下,幽暗的目光显示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样,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狠意!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慌紧张!

    助理在一旁看着,心中都不住叹息着副总裁的愚笨!公司本就已经待他不薄了!他竟然还要做白眼狼,反过来咬了傅总一口!这不是纯属闲着没事找事吗?!而且这次还找错对象了!

    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要得罪了傅闫深!这个道理难道就没有人告诉他么!

    告别了傅闫深,乔千岑便一个人来到了医院,这是母亲手术后第一次见到她本人,本以为手术成功了,她看起来状态就会好很多,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再看到母亲的第一眼时,整颗心终究是彻底疼了……

    母亲就那样躺在病床上,浑身都是缠绕着绷带,还有丝丝缕缕的鲜血渗透出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心下是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沉默着犹豫会儿,还是一步步的走过去玻璃那边看着她。

    如今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由于烧伤面积过大,还是极其有可能感染的,所以医院特地将母亲安排在了无菌病房中,家属就算是探视也只能够在玻璃口处看着,是没有办法走进去直接与她接触的……

    微微颤抖着眸光,还是忍耐着哭腔说了出口,“妈。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上还会不会疼?这段时间你不能说话,不能够睁眼,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对不对?我想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在想我?”

    说完这句话,泪水就直接滴落下来了,乔千岑抬起头直接抹了一下眼角,看着母亲再一次开口道:“我知道一定是有的,即便你现在不能够说话,但是千岑也知道,妈心底下最爱的人就是我,妈……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能够处理好!而且有一个消息,我必须要告诉你……”

    话音顿了顿,乔千岑像是在想着该怎么说出口,又像是有些羞涩紧张般,犹豫了几番,才终于是将心下的秘密直接说出了口,“是这样的妈,我和闫深……就快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