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娘子要翻天啊 > 163 找到野稗
    “表哥,你这是跟谁聊天呢?”村西头过来一位挺妖娆的姑娘,身上穿着明显跟他们不一样,到跟那李金枝的做派挺像的,看着就像是个官家小姐。

    “是村里的妹妹,都是我之前做的不好,让她误会了,我正跟她道歉呢。”刘永昌解释道。

    “这位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啊”,那女子笑着说道,“都是好相亲,别揪着小事儿不放了。”

    “对对,小妮妹妹,都是我的错。”刘永昌一边说这话,一边趁罗小妮不备,就揪住了她的袖子,趁机就要摸她的手。

    “你干什么!”罗小妮甩手。

    但刘永昌力气太大,“嘶啦”,袖子破碎的声音传了出来。

    罗小妮登时就怒了,把篮子放下,食指指着刘永昌:“你非要跟我搅缠不清是吗?”

    “小妮妹妹,咱们什么交情?这哪儿是搅缠不清呢”,刘永昌一边大声说着,一边示意旁边女子去叫人。

    他的目的十分简单,就是故意让人看到,罗小妮被他拉了手,到时候就算罗志平不说话,俩人也一定会种下一根刺。

    回头他多来表现几次,烈女怕缠郎,罗小妮不得已还不得投入自己怀抱吗?

    “是吗?”罗小妮冷笑一声,两指成钩,就戳向了刘永昌的眼睛。

    “啊”,刘永昌赶紧往旁边闪避,被她在脸上挠了一条口子。

    打了人之后,罗小妮撒腿就往家里跑。

    刘永昌脸上有些不好,在后面急急追去:“罗小妮,你给我站住!”

    罗小妮会听他的?到家之后“咣当”一声就把大门关上了。

    “姑娘,怎么了?”孙佃福走了过来。

    “没事儿,后面有条疯狗”,罗小妮听着外头刘永昌连说“有辱斯文,有辱斯文”之类的话,也不搭理他。

    如果刘永昌吃了这顿教训,能够迷途知返,也不会那么凄凉。

    没过多久,村子里传出了风言风语,说有人亲眼看到罗小妮跟刘永昌在一起。甚至王氏还来罗家门口哭诉了一通。

    罗金荣都来了:“小妮,你这咋回事儿啊?外头传的是不是真的?”

    罗小妮气的直哆嗦,罗志平在旁边安慰她:“小妮,没事,别管他们乱说什么。”

    “姐,走,姓刘的肮脏东西,不想管住下半身,咱们帮他泄泄火”,罗小乔阴笑着说。

    “小乔,你要干啥?你别乱来!”罗金荣有种不妙的预感。

    罗小乔啥也没说,带着罗小妮就走了。

    只不过第二天上午,村西头猪圈里传来一声大喊:“啊~”

    这喊声,辗转回肠,半村子的人都被引过去了。

    就见到猪圈里一个人正抱着头母猪摸得热闹…

    沈银竹在人群里撇了撇嘴,她爹出马的迷幻药,效果真好。小乔姐真够阴的。

    要不是罗爷爷拦下来,把强力药换了下来,刘秀才可就没法做人了…

    罗小乔法则:想让人忘记一段舆论,就给他创造一件更大的舆论。

    刘永昌面色土灰,在家闭门不出了…

    随着夏日的风吹开了扬花的小麦,这阵风波的影响也逐渐散了。

    麦地里多了许多的身影,“哎,王筛子,小乔要找的那种麦子,长啥样来着?是不是说开了花就能找了?”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跟别的麦子不一样,你好好找,找到了十两银子呢”

    高颧骨的女人此时也一边在田里面逡巡,一边跟自家男人说话。

    “当家的,俺娘家的麦子今年种的多,咱家早点收,收完过去帮忙吧?”

    男人顿时不高兴了:“咋年年让咱过去帮忙?你那五个兄弟呢,自己不是有很多人手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俺那兄弟都啥样?不把爹娘气死都不错了。”高颧骨女人有些没底气。

    “那不成,不能惯他们这些臭毛病,俺爹娘的地都还顾上呢,去年光帮着你家整地了,俺爹娘的豆子都熟透了,炸开在地里头好些,今年说啥都不能去你家。”男人说着话,堵着气往前走。

    “哎,你咋这样啊?你咋一点孝敬心都没有?”高颧骨的女人,说着就要去追他。

    男人被她烦的不得了,一边走一边就把她扒拉到一边:“要孝敬,你自己孝敬去,俺孝敬爹娘,不孝敬你那几个兄弟!”

    “哎哟,天杀的,你这个王八蛋,你胆子壮了敢打老娘,老娘不过了!”高颧骨女人坐在田垄上,双手捶地,扯着嗓子就要哭喊。

    “啊……”,刚哭了一声,就跟被什么掐住了脖子一样,安静了下去。

    前面气冲冲的男人觉得不对,怕真出了什么事儿,赶紧回头看。

    就见那个高颧骨女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双手一会举起来一会放下,似乎想要伸手去碰个什么东西,又不敢碰一样缩了回来。

    “老婆子,怎么了?是有蛇吗?”男人赶紧冲了回来。

    “你别动,你别过来”,高颧骨女人又哭又笑,把男人都快弄懵了。

    “快快,你快去找小乔,找到了,我找到了!”女人语无伦次。

    “找到了?”男人重复了一句,下一瞬间眼睛就亮起来了:“是找到那什么野稗了?在哪儿?我看看!”

    “你别动,离远点儿,小乔说了,防止传粉,就这儿,你看,真的跟别的不一样”,女人指着其中一穗小麦,眼睛闪着狂喜:“是不是?多明显!”

    男人一见,撒腿就跑了:“你等着,我这就去”,声音远远的传了回来。

    罗小乔听到信儿,放下手中的活计就跑了过来。

    到高颧骨女人地里一看,还真的是啊,罗小乔很激动,当场就给了十两银子。给小麦套上了袋子,交代谁都别碰这株。

    有了这么一个成功例子在前头,村民在地里找的就更起劲儿了。见天儿的在地里来回好几趟,可惜都没什么收获。

    尤参把消息传给了靖王,慕景逸现在也早晚过来看一趟,上心得不得了。

    “小乔姑娘,王爷要去看一下那野稗。”尤参黝黑的面孔带着讨好的笑意。

    “看就看呗”,罗小乔无所谓的说。

    “呃,还请小乔姑娘带路?”尤参说。

    “你们不都去过好几趟了吗,路都很熟,自己去就行”,罗小乔头也没抬,继续忙活手里的工具,眼看都快要麦收了,别说能用的翻地机了,就是多几台蒸汽机都还不行。王老头的技艺虽高,他也不能批量化生产不是?还得想办法把机械标准化程度提高才行。

    “罗姑娘,我怕会犯了什么忌讳,要不你跟我们去一趟?”尤参继续不放弃的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