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十一章 余诗函要住进来!?
    “哼,还不是等你等久了,上个厕所还用那么长时间。”余诗函嗔怒,不满瞧着叶还真,有些撒娇的样子。

    “我有事,别跟着我了。”

    “行,你去忙吧。”余诗函出奇的没有要求。

    叶还真松了口气,以为余诗函想通了,点点头之后,离开了学校。

    在一家报停,买了一份地图。

    然而,看了半天,根本没用,扔掉地图,在街上拦了一辆车:“司机师傅,知不知道哪里有卖中药的?”

    “中药啊,那就要说连锁的廉仁药堂了,那是全国最大的中药公司,而且还给人看病。”

    “就去那里。”

    “好嘞。”

    车到了之后,叶还真付钱下车,看着眼前的店面。

    外面装饰保留着古时的样式。

    进入药堂,一股股刺鼻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还有些人忙碌。

    “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

    “买药。”

    叶还真看去,说话的人,是一个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的女子。

    “买哪一方面的?有配方吗?”

    “这些。”

    叶还真取出一张纸,递给女子。

    女子看了看,微微皱眉:“都是普通的药材,我们店里都有,可以这几味药材,龙蛇胆、凤尾虫,木麟草……”

    “没有吗?”叶还真问,这些药材关乎到修为的提升,而且改变身体的特性,对他极为重要,甚至影响到他未来的道路。

    女子微笑:“请您稍等,我去问问老板,说不定知道。”

    “当然。”

    叶还真点头,有古玩上的教训,他清楚女服务员不过是半吊子,真正懂行的,还是开店的老板。

    半晌,女子回来了,带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不过身子挺的很值,眼睛很有神,女子微笑道:“这位先生,他是这里的店长曹叔。”

    曹叔打量了叶还真一眼:“小兄弟要买药?”

    “是的。”这家伙明知故问。

    “不巧,其中有几味药没有,也没有听说过,不知道能否请教小兄弟,这些是怎样的药材,有没有图片?”

    “没。”

    叶还真摇头:“如果没有,那就算了,其他帮我抓三份。”

    “三份?”

    女子吃了一惊:“这些药材都很贵啊,只是一份就十几万。”

    “对,就要三份。”叶还真强调。

    女子看老板。

    老板曹叔想了想:“来者是客,顾客是我们的上帝,打开门做生意,岂能不做买卖,去帮他抓药吧。”

    “是。”女子转身去了。

    曹叔微微一笑:“不知道小兄弟尊姓大名?”

    “叶还真。”

    “呵呵,叶还真?很有道家意味的名字,我想小兄弟一定是道家子弟了。”

    “真不巧,我是无神论。”叶还真心里奇怪,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问这么多干嘛,明知道得到答案还要问。

    “小兄弟知道这么多中药,家里是医学世家吗?小兄弟的中医一定很厉害吧,我这里还缺一位坐堂的……”

    无休止的谈论,让叶还真有了一些烦躁,早知会这么麻烦,应该换个人来的,或者选些让人不注意的普通药材。

    一问三不知。

    曹叔哪里不明白叶还真有意隐瞒,淡淡笑着,意味深长笑着,不再开口。

    很快,女子拿着药过来。

    叶还真接过,连那张纸都拿了回来,结账起身告辞。

    曹叔送人到门口,微微浅笑道:“小颖,你觉得这个人怎样?”

    女子茫然:“什么怎样?”

    “他买的那些药材。”

    “或许是帮别人买的啊,老板也看到了,问他什么都不知道。”

    “也可能是隐瞒哦。”

    “老板似乎对这个人感兴趣。”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曹叔呵呵一笑:“全国各地店里,我们的药材是最全面的,就算是没有,也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然而今天发生了意外,你说我能不感兴趣吗?”

    女子若有所思,点点头道:“我会查查这个人。”

    “小心一点。”

    “……”

    ……

    叶还真走出来后,看了看手里的中药,摇头叹息:“我是不是该找间房子,和表姐住在一起有诸多不便,最起码对修行会有影响。”

    “啊,抓贼啊,我的包,我的包。”

    忽然,街上,传来一个女子尖锐叫声。

    叶还真看去,正巧看到一个穿连体帽衣服的人,向这边跑了过来,然他一点管的意思都没有,任由小贼从身边跑过。

    就在这时,一只脚伸了过来,绊倒了小贼。

    是一个穿休闲装的高挑女子。

    “还往哪里跑。”女子将小贼提了起来,斜了叶还真一眼,满脸嘲弄,“胆小怕事的男人,真是废物,没用。”

    “……”叶还真无语,老子得罪谁了。

    “谢谢,谢谢。”被偷的是一个女人,跑了过来,接过那女子递来的包,连连感谢。

    女子拿出证件:“警察,李凌。”

    “原来是警察啊。”女人感谢后离开。

    李凌拎着小贼,走到叶还真身边,冷声说道:“小子,有贼从身边路都不管,我现在怀疑你纵容小偷,你是和小偷一起吧,跟我走一趟吧。”

    叶还真莫名其妙:“你神经病吧。”

    “站住!”李凌一手拎着小贼,另一只手伸出,抓住了叶还真的臂膀,稍稍用力,“想跑,往哪里走?”

    叶还真身躯一震,弹开了肩膀上的手,摆了摆手里的中药,提醒说道:“我不过是来买药的,这家药堂里的人可以作证,身为警察,别随便冤枉好人。”

    李凌看着手,不禁呆住,在那一刹那,弹开的瞬间,手仿佛触电般,麻麻的感觉,这是人能做到的事吗?

    当她抬头看去,哪里还有叶还真的身影,不禁心生恐惧:“见鬼了不成。”

    李凌打了个激灵,感觉全身毛毛的,拎着小贼离开。

    这时,叶还真拿着药返回家里,却见客厅里,表姐单丽正与余诗函有说有笑交谈,彻底呆住,这女人来干嘛?还有表姐不是正在上班吗?正因如此,他才敢拿着药回来。

    表姐单丽起身,走到叶还真身侧,捏了叶还真一下,压低了声音:“找个女朋友,怎么也不跟表姐说啊。”

    叶还真茫然:“什么意思?”

    “人家东西都搬来了,要住进来啊。”

    “什么!?”

    叶还真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