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十章 算计
    回到家里,叶还真声音很轻,不敢惊动熟睡的表姐单丽,返回房间后,反锁上门,盘腿坐在床上,深深吸了口气。

    楚谦和刘虎两个人,根本对他未造成伤害,那七曜之人也没什么能耐,唯独一着不慎,进入体内的毒针。

    这毒针入体融化,化作阴寒之力,侵蚀着他五脏六腑,奇经八脉,让他心中发寒,原来这个世界并非看到的那么简单。

    幸好,他所学《九元道经》具有乾坤造化之能,且本就达到练气二层的境界,足以化去这股阴寒的毒气。

    伴随着体内真气流转。

    他渐渐平静下来。

    时间转瞬即逝。

    一夜很快过去。

    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表姐的声音:“小叶,小叶,起床了,快要迟到了啊,饭在锅里,记得吃,我先去上班了。”

    这时,叶还真睁开了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气:“看来,我选择《九元道经》是正确的选择,一夜之间不但化去阴寒毒气,修为又有精进。”

    半晌,听到表姐出门,叶还真才敢开门,急忙洗漱了一下,去厨房看了看,随便吃了一点,抓着背包出了门。

    刚到学校门口,却见余诗函靠在一边,笑眯眯看着他:“要迟到了。”

    “昨晚很累。”

    “很累?做什么运动了吗?和谁啊?”

    “别那么龌龊行不行?”

    “是你龌龊才对。”余诗函哪里不知道叶还真说的是什么,俏脸一红,霎时动人,叶还真不禁呆了一下,连忙避开眼神,心里暗骂定力不够啊,还得练。

    余诗函话里意有所指,是想套套叶还真昨晚发生的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叶还真不接招,按耐住性子,心想反正总有一天会知道。

    两人去教室上课。

    教室门口,叶还真怪异道:“你好像不是我班的。”

    “旁听!”

    推门而进。

    教室里,很乱很乱,吵闹一片。

    不过,瞧见余诗函和叶还真,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所有异样的目光中,余诗函拉着叶还真的手,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股奇怪的气息弥漫。

    “哇,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美丽的白雪公主,配上一无是处的垃圾乞丐啊。”

    “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

    就连许珊,看叶还真的目光都变了,那眼神,充满了复杂。正如别人议论,叶还真也就学习好一点,然学习好又不能当饭吃,为什么会得到女神般余诗函的青睐?

    她不懂。

    她不明白。

    “看什么看!”余诗函站起身来,叉着腰,瞪着眼,好似一只护犊子的母老虎,“他是我的男人,我来这里怎么了?再敢多说一句,别怪本姑娘不客气。”

    一句话,堵得所有人闭上了嘴。

    忽然,余诗函目光落在许珊身上,嘿嘿笑了起来:“你就是许珊啊,听说我家男人为了你什么都肯做,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不过算了,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选择了楚谦那个人渣,我也不会有机会,我该跟你说声谢谢的。”

    “说什么呢你。”

    许珊没有开口,但许珊身边,一个较小然看上去类似太妹打扮的女子跳了起来,指着余诗函怒喝:“别人怕你,我赵蓉可不怕,什么校花女神,什么玩意,看看你身边的货色,除了学习好能干嘛,无父无母,连房子都是租的,学费还要靠打工,看看穿得那样子,全身上下有一百块钱吗?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有什么资格给别人幸福。”

    “够了,别说了。”许珊拉了拉赵蓉衣角,低声说道。

    “说,为什么不说。”赵蓉甩开了许珊的手,“最重要的一点,瞧他那副样子,瘦的跟什么似的,行不行啊,随便一个人都能将他打倒,谁敢跟着他。”

    余诗函愣了愣,眨了眨眼,疑惑问道:“那天,在操场上,当着无数学生的面,把楚谦打得晕死过去,你没听说?”

    “额……”赵蓉噎住了,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

    不过,她没见到,根本不信,冷声道:“放屁,那肯定是他使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对,没错,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余诗函心里好笑,如果这家伙知道叶还真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会是怎样的表情。

    “行啦,上课了。”叶还真看到老师进来,拉着余诗函坐下。

    赵蓉那边冷哼一声,也坐了下来,嘴里还在嘀咕:“什么玩意。”

    余诗函压低了声音:“喂,都被看不起成这样了,亏你还这么镇定,不说她两句啊。”

    “我是男人,何必和女人计较。”

    “屁!”

    余诗函骂了一句,心里却好奇,觉得叶还真和一般人不一样,大部分人,尤其是男人,最恨被别人看不起,尤其是当着喜欢人的面被女人数落,本能般都会回击过去,装装样子也好的。然而叶还真没有,安静的不似男人。

    她可是知道叶还真的,在古玩市场逛一圈,便有上百万进账,钱根本不缺,论及武力,杀七曜成名的杀手不费吹灰之力。

    随便一件事说出来,许珊都会觉得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为什么会这么镇静?

    他凭什么这么镇静?

    余诗函有些看不懂了。

    叶还真注意到,楚谦没有来上课,昨晚那一击,虽然楚谦死不了,但基本上算是废了,估计要养一段时间。

    至于所谓的七曜,还真不曾听说过,有时间要找个人了解一下了。

    上课,下课。

    放学之后,叶还真收拾东西,却见许珊站在了面前,低着头,欲言又止。

    余诗函皱皱眉问道:“你想干什么?”

    许珊不理她,对叶还真道:“能不能,说两句话。”

    “在这里说吧。”叶还真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瓜葛。

    许珊为难,瞥了余诗函一眼,小声说道:“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可是,我已经有了选择,为了我,你和楚谦闹得天翻地覆,我想,我希望你忘了我吧,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的。”

    “什么?”余诗函睁大了眼,觉得好笑,“我说,你哪里来的自信,你以为你算什么……好好好,我不说。”

    余诗函见叶还真瞪眼,连忙闭上了嘴,退开了两步。

    叶还真看在许珊,这个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虽然比不上余诗函,却依然光彩照人,可惜选择了楚谦,成为楚谦的玩物而不自知。

    他同情。

    他可怜她。

    然而,也明白,许珊已经陷了进去,除非撞得头破血流,否则说什么都没用的。

    一声叹息。

    叶还真浅浅一笑道:“我明白了,从今往后,我们只是同学关系,我不会再纠缠你,希望这是你想要的。”

    许珊倔强道:“我不会后悔。”

    “……”

    叶还真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拿起背包,走出了教室。

    余诗函紧随其后。

    “喂,你哭了。”赵蓉从后面,抱住了许珊,伸手擦掉一滴泪珠,“好啦,这样不是很好,从此以后,不会有人纠缠你了,你就可以和楚谦幸福在一起了。”

    “嗯。”

    许珊点头。

    ……

    “喂,别走那么快啊。”

    走出教学楼,余诗函跟上了叶还真:“今天要去哪里,不会又是去古玩市场吧?”

    叶还真回头,余诗函险些与叶还真的脸亲密接触,余诗函退了几步,脸红红的,气愤道:“干什么呀,不会说一声啊。”

    “别跟着我行不行。”

    “不行。”

    “我一个废柴学生,你一个校花女神,好比一个天,一个地,这么大的差距,是不可能的,我很有自知之明,不会做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美梦,求你别跟着我了。”叶还真搞不懂余诗函看上自己哪点了。

    余诗函仿佛明白了什么,深吸了口气,猛地抱住了叶还真,低声说道:“我明白了,你是自卑吧,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做梦?如果你怀疑的话,我可以住进你家里去。”

    “……”

    叶还真懵逼,这女人是不是有病?

    愣了两秒,叶还真推开了余诗函,说道:“我去个厕所。”

    不等余诗函回答,向一个方向走去。

    这时,余诗函没有跟随,望着叶还真背影,轻笑起来。

    “你动情了?”

    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余诗函身侧。

    “啊,哪来的一股醋味啊,真是酸。”

    “哼,别忘了,你是在做戏。”

    “放心,我懂。”余诗函缓缓收敛了笑意,“你知道的,没人能挡住我的魅力,就连你被我拥抱,都会心跳加快,有生理反应,然而他没有。”

    “什么?”

    “秦聪,不得不说,你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可怕的人,刚刚我抱他,他的心非常平静,生不出一点波澜,所以说,换个角度说,对我没有感觉,这让我很受打击。”她还没有说叶还真杀人的事。

    “你是说,他的定力远超一般人?”秦聪吃惊,他承认,余诗函很美,男人有反应再正常不过,没有反应才是不正常。

    但是,叶还真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男人,见到叶还真出手败楚谦,秦聪猜测叶还真不是普通人,如今证实了这一点。

    余诗函瞥了秦聪一眼,认真而严肃道:“现在,还要继续吗?”

    “继续,当然继续,我要知道他隐藏着什么。”

    “包括滚床单?”

    “……”秦聪呆住。

    “他纠缠了许珊很久,如今放弃,加上如此定力,不会轻易信任一个人,除非走进他的心里,成为他的人,你确定让我去做?”余诗函玩味笑了起来。

    秦聪凝视着余诗函,深吸了口气,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你真有点喜欢他了。”

    “呵呵,不是喜欢,是好奇。”

    “因为好奇,甘愿和他滚床单?”

    “不然呢?”余诗函反问,“我给过你机会,是你放弃了,用我完好的身体,换取一份好奇,甚至得到一个强大的助力,我觉得很值。”

    秦聪面无表情:“你觉得值,那就去做吧。”

    “你不阻拦?”余诗函握紧了拳,身体微微颤抖,那是失望,对秦聪将自己推向别人怀抱的愤怒。

    “有价值的事,没必要阻拦……他回来了,我先走了。”秦聪低下了头,装作从余诗函身边路过的样子,向远处走去。

    余诗函咬紧了嘴唇,似乎能咬出血来。

    “唔?你怎么了?”

    叶还真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