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九章 深夜袭杀
    “周天翼啊,那个谁都不敢得罪的魔鬼,这小子可惨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倒霉。”

    “听说啊,这个周炎是个不学无术的流氓,看上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比如说,有一次,遇到一个反抗激烈的,最后全家都消失了。”

    “嘘嘘,我们还是别说了,免得被人听了去。”

    “……”

    周围人的议论,加上余诗函的话,让叶还真心里升起很大的压力。其实,无论是楚谦,还是什么周炎,都不看在他眼里。

    如果是来找自己,这些人来多少都无所谓,然他最怕这些人使用卑鄙的手段,从身边的表姐下来。

    “嘿嘿,怕了吧,看你那怂样。”余诗函鄙视。

    “我又不是你。”

    “放心吧,你是我男人,怎么会看着你被打,回头我去找周天翼去谈谈。”

    “省了吧。”

    “怎么?瞧不起我们女人?”余诗函气怒。

    “没有。”叶还真摇了摇头,“碰到你们这些红颜祸水,便有无穷祸端,我和他们的事,你就别管了,也希望你能离我远点。”

    余诗函气笑了:“你果然是怪胎啊,别人想让我跟着还来不及呢,你这家伙倒好,竟然把我往外推,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

    吃过饭,离开餐厅,叶还真以有事为由要甩开余诗函,然这女人像狗皮膏药般粘着不放,先是去电玩城,后来又去看电影,自然是叶还真出钱。

    一晃到了夜间。

    叶还真有气无力道:“你开心了吧。”

    “开心,当然开心,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的确有点累了,那我就先走了。”余诗函转身便走,率直的个性让人讶异。

    叶还真呼了口气:“终于甩开这个烦人的女人了。”

    忽然,叶还真心中一动,转过身,向一侧看去,一个人影站在黑暗中,以看死人般的眼神看着他。

    “楚谦?”

    “叶还真,看不出来啊,难怪你说和许珊没关系了,原来有了这样一个美人,当真是羡煞旁人啊。”伴随着话语,楚谦从黑暗中走出,嘴角泛着戏虐嘲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身边有这样一个美人,稍微调查一下,就能知道你们在哪里,没有丝毫难度。”

    “哦。”叶还真淡然,“你没必要来找我吧。”

    “当众被羞辱之恨,不找回来,我会睡不着的。”

    “那你想怎样?”

    “让你死!”骤然,楚谦身形变换,一股惊人的气势席卷开,比先前一战,速度更加快了两分,出现在叶还真近前,拳风而至。

    叶还真眼睛逐渐睁大,眉头乱跳,这家伙经过一战,竟然进步了很多,这就是世间复苏的后果吗?

    人强,则越强。

    翻手之间,手掌张开,按在楚谦挥来的拳背上,稍稍用力,拳头向下,手掌在拳背上碾动,手肘击在楚谦胸口。

    楚谦闷哼一声,连连退后了几步,捂住胸口,吃惊道:“这不可能!”

    叶还真没有说话,倒退了两步,一根铁棒贴着鼻尖落下,赫然是辅助楚谦的刘虎,刘虎见没有打中,亦是吃惊,退到了楚谦身前,眼神戒备。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楚谦咬牙切齿。

    叶还真耸了耸肩道:“我不想杀人,不代表我不会杀人,我和你的恩怨,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看还是算了吧,何必苦苦相逼呢。”

    “哼,你敢杀我?”楚谦阴笑起来。

    叶还真叹息,换了从前,根本不会跟敌人废话,然这里是和平年代,而且还不是杀人的时候,何况楚谦这种小人物根本不看在眼里。

    他真不想理会这些人,转身便走。

    “站住!”

    楚谦大吼,他不甘心,他是天之骄子,从小大小,谁敢如此对他,偏偏出了一个跟他作对的叶还真,刚开始不过是玩一玩,如同猫捉老鼠的游戏,可是渐渐地,发现原来不是那么回事。

    他恨。

    一股戾气直冲头顶。

    拳头上泛起点点星光,在黑暗中极为醒目,这股力量,让人震惊。

    刘虎瞪大了眼。

    叶还真猛地回头看去,迎面而来的,是楚谦硕大的拳头,泛着森冷杀意,饶是他都难以避开,这时,经过血洗礼的本能,迫使他出手了。

    一声爆喝。

    口中喷出一道惊人的白虹,轰击在楚谦拳头上。

    楚谦犹如被雷电击中般,全身抽搐,犹如被重锤击中般,向后到飞出去,狠狠撞击字刘虎身上。

    “噗嗤!”

    两人喷出血注。

    然而,就在这一刻,还未等叶还真收敛气息,一抹异样的流光激射而来,紧跟着是一道快若雷霆的身形扑至。

    电光火石间,叶还真只感觉阴风袭来,两道异物刺入脖颈,渗入体内。不过,已经来不及多想,人基本上到了后面。

    生生寒意笼罩全身。

    叶还真身躯大震,全身如同被染上了一层迷雾,闪烁着白芒。

    一声狂啸!

    滚滚声波,如滔滔大江,以叶还真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波及开去。

    震开了袭来的人。

    趁着这个时间,叶还真闪身退开,向一侧看去,只见那是一个身穿灰色风衣,戴着圆形西洋帽,遮掩了面孔。

    这人身材修长,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波动。

    叶还真右手握成拳,凝神看着对方,戒备的同时,查看体内情况,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体内肆虐,流走于经脉中,直灌注丹田而来,让他吃了一惊。

    他压下体内混乱的气息,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七曜。”

    “七曜?什么东西?”

    “有人付了钱,要杀你。”

    “哦?”叶还真玩味一笑,扭头向楚谦和刘虎方向看去,面色微变,因为那里只有一滩血迹,哪里还有人影,“逃走了吗?”

    “中了我的暗月毒针,就算我不动手,你也死定了。”

    “那就看谁先死。”

    叶还真大怒,展开了手臂,手掌稍稍用力,蜷缩为爪,气成惊虹,如长鞭甩了过去,在黑暗的半空抽动,撩起刺耳的鞭声。

    “卧槽!”对方大骇,想都不想转身便跑,他身形极快,在黑夜中恍惚之间,片片都是残影。

    可惜,依然被长鞭打中。

    对方闷哼一声,喷出一道血注,倒在了地上:“不、不可能!?”

    气绝身亡。

    叶还真走过去,查看了一眼,确认人死了,不禁松了口气,然就在这时,体内气血翻涌,鲜血直冲喉咙,险些吐出来。

    他压下伤势,咽下这口鲜血,手按着胸口,眼中闪过寒光:“七曜?哼,不管你们是什么东西,老子跟你们没完。”

    快速离开了是非之地。

    良久。

    黑暗的拐角处,走出一个女子,赫然是余诗函,余诗函面无表情,看了看死去的尸体,嘴角泛起一抹深邃笑意:“好一个楚谦,好一个七曜,好一个深不可测的叶还真,气息外放,幻化凝物,这可是仙人的手段。留在你身边,果然能知道更多。这下有意思了。”

    转身离去。

    一缕寒风吹过。

    凄冷。

    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