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8章 杀局
    楚家大宅,房间里,站着不少人,看着床上昏迷的楚谦。

    “李医生,我儿身体怎样?”

    “楚谦的身体并无异样,里里外外都查过了,没有内伤,也没有外伤,应该说很健康才对,至于为何不醒……”李医生摇了摇头。

    “哼。”一声霸道的冷哼,楚谦的父亲楚易不再理会,扭头看旁边,身穿中山装头发花白的一位老者,“张老爷子怎么看?”

    老者盯着楚谦瞧了半晌,惊讶说道:“如果没有料错,少爷是被一位高手,以霹雳手段,在一瞬间,截断了全身经脉气息,导致气不能走全身,所以晕了过去。”

    “气?”医生面色古怪。

    楚易连忙道:“那么,该如何做?”

    老者摆摆手,示意楚易不要着急,并挥挥手让其他人退出去,接着道:“幸好,对方并没有伤少爷的意思,否则少爷已经死了……至于让少爷醒来,其实根本无需借助外力,经过这段时间,少爷体内的气慢慢流通,应该疏通了,很快就能醒来。”

    “哦。”

    楚易听到这话,放松了很多,心里又奇怪:“在这片地界,有什么样的高手……刘虎,是什么人干的?”

    一个近乎两米高的狂野大汉,出现在楚易身侧,汇报道:“都调查清楚了,是一个叫叶还真的人。”

    “叶还真?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和少爷一个班里的学生,少爷抢了对方的女人,每天回来都说这个人的。”

    “哦,我想起来了,不过,听说那人无父无母,跟表姐租房住,他有什么本事,能伤我的儿子,给我调查清楚。”

    “已经调查清楚了,叶还真,十九岁,AB血型,十五岁父母出车祸死亡,之后所有亲戚与其断了关系,无依无靠,靠打工为生,一年后,表姐单丽因为家暴与丈夫离开,家里嫌丢人,把单丽赶出家门,从此两人相依为命。”

    “放屁!”楚易爆吼了一句,“如果这么简单,怎么能伤我儿子。”

    刘虎面无表情,一点都不在意,接着说道:“前段时间,少爷看到叶还真和女友许珊拉扯,十分气恼,安排了一场意外。”

    “什么意外?”

    “车祸。”刘虎声音低了两分,“本来,那场意外,叶还真必死无疑,谁想到开车的人是华东传媒娱乐公司经理王乔,王乔把人送去了医院,然而人在医院呆了几天就出来了,我想他和少爷一样,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张老爷子眉毛一挑:“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人就不能留着,否则迟早会是祸害。”

    “说的不错。”

    忽然,床上传来楚谦的声音,楚易等人看了过去。

    楚谦坐起身来,一眨不眨看着他们,视线落在楚易身上:“爸,当着那么多学生受辱,尤其是遭受叶还真那低贱货色羞辱,何况他和我一样都得到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不管哪一条,我都不能让他活着。”

    “我要杀人。”楚谦眼中,绽放出阴冷的寒光。

    楚易低头沉思了半晌,低声问道:“老爷子怎么看?”

    “少爷说的没错,他们本就是情敌,如今让少爷当众受辱,这是一笔化不开的仇恨,不是你死就是他死,到了这份上,别无他法。”

    “可是……”

    “让刘虎去吧。”张老爷子说道,“看情况,少爷不是对手,让刘虎跟着去,保险一点。”

    “好吧。”楚易答应下来。

    “我去洗漱一下。”楚谦冲出了房间。

    不过,楚易拦住了张老爷子和刘虎,正色道:“能将我儿打伤,对方的能力绝对不一般,就算是刘虎,我也不怎么放心,这样好了,刘虎,你去一趟七曜。”

    “七曜!?

    两人大惊。

    “不错,我们是生意人,一向和气生财,打打杀杀的事,交给专业人士吧,他们会比你们处理的干脆。”

    “嗯。”

    ……

    离开古玩市场后,余诗函跟着叶还真身后,喋喋不休:“叶还真,你给我说清楚,你是早就知道哪些古玩值钱,还是看出来的?你怎么会懂那些东西?”

    “真烦!”叶还真嘀咕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我什么都没说,还没吃东西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当然是你请客。”

    这次一行,余诗函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叶还真已经用几百块钱拿下了一个个破烂,转手之后,竟然达到百万之多。

    难怪秦聪会对叶还真好奇,就连她自身,都好奇起来。

    他们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

    余诗函丝毫不客气,点了一些稍贵的菜式。

    一边吃,一般闲聊。

    不过,都是余诗函再说,叶还真在听。然叶还真哪里有心思,心里想着如何利用这笔钱,买到辅助修行的药材。

    砰!

    突然之间,余诗函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吓了叶还真一跳。

    叶还真抬头看去,发现余诗函看着另一桌,那桌上是三五个男女,颇有气质。叶还真茫然问道:“是熟人?”

    “他们出言不逊。”

    “……”

    叶还真刚要开口,却见那桌上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起身,走了过来,站在余诗函面前,眼睛越来越亮,毫不掩饰得**:“嗨,小妞,长得不错啊,要不要跟着哥哥,包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喂,这位哥们,她可是很难养的,香的、辣的都吃不了。”叶还真恍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以余诗函的姿色,去哪里都是焦点。

    帅哥这才注意到叶还真,打量了叶还真一眼,轻蔑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样的垃圾男人都能找到如此绝色,天下没男人了不成,小妞,哥哥会比他好上一百倍的。”

    说着,手向余诗函胸口伸了过去。

    余诗函眼眸闪过一抹阴光,正要出手废掉这个人,然而一只筷子,洞穿了帅哥的手掌,鲜血溢出。

    帅哥怔了一下,反应了过来,颤着手,惨叫起来:“我……我的手……”

    那一桌男女,瞪大了眼,连忙跑了过来,看了看帅哥的手,吸了口凉气,指着叶还真叫嚷:“混蛋,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帝皇娱乐周天翼的公子周炎,看上你的女人是给你面子,竟然给脸不要脸,你死定了。”

    叶还真耸耸肩道:“我管你们是谁,如果不滚蛋,另一根筷子,就插进你们的咽喉。”

    周炎痛的满头大汗,恶毒般盯着叶还真,咬牙切齿:“好,我记住了,我不会这么算了的,下一次见面,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仓皇而逃。

    “你当真不知道周天翼是谁?”余诗函面无表情坐下问。

    “不用知道,看看周围客人的脸色就明白,一定是不得了的人物。”叶还真不傻,‘周天翼’三个字一出,很多人变了脸色,议论纷纷。

    余诗函不禁有些好笑:“你这家伙啊,不知道怎么说你,因为许珊,得罪了楚谦,又因为我,得罪了周天翼,都是你惹不起的人物啊,看你怎么收场。”

    “你知道周天翼?”

    “谁不知道啊,本市娱乐城的建造者,跺跺脚都会颤三分的人物,黑白两道都会给几分面子,没人敢轻易招惹。”余诗函眯起了眼睛,“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