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7章 鉴定
    值钱?

    岂止是值钱那么简单,叶还真从没想过来这里会得到这样的宝贝,正如摊主老板所言,这的确是炼丹的炉鼎。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曾经张天师炼丹所用,虽然不会像老板所说白日飞升,但是落在道家修行人手中,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不过,炉鼎火气尽灭,基本上已经废了,换了其他人没办法,不代表他不能重新燃起,重新将之祭炼。

    “说话啊。”余诗函不满。

    “不值钱,跟你说了,是我表姐的生日。”

    “哦,表姐的生日啊,这种日子可不能错过,过两天去拜访一下。”

    “……”开玩笑的吧,胡诌的,别那么认真。

    叶还真收起炉鼎,继续闲逛,和余诗函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又选了几件不显眼的物件,余诗函看在眼里,越来越惊异,她发觉叶还真并非胡乱花钱,而是,都是千挑万选。

    在她看来,买的东西,垃圾都不如,还嫌占地方呢。

    这些东西是宝贝吗?

    本来,对于秦聪的安排,她从心里上拒绝,然接触下来,不由庆幸答应了,想要看看叶还真有多少能耐。

    接近中午,叶还真走进一家店铺,扫了一眼,喊道:“有人吗?”

    一位正装女服务员,笑盈盈走来:“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见你们老板。”

    “老板正在会客,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会帮您转告。”

    “你?”叶还真打量了女服务员一眼,长得是不错,但也只是职员而已,哪里能看出什么是古董。

    女服务员职业般笑笑:“放心,我们经过培训的。”

    “好吧。”

    叶还真走到桌案,取出了一个青色的碗,看上去沾满了灰尘,碗边缺了一口,还有一个精美雕刻的石盒,与半块磨墨的砚台。

    女服务员扫了一眼,轻蔑嘲弄:“就这些?这是破烂们一文不值,也敢拿来我们店里,我想你是搞错了吧。”

    “搞错?你什么眼神啊。”一旁不言语的余诗函气恼,指着女服务员吼道。

    “我看,你们还是到别家试试吧,谢谢。”女服务员微笑,眼神却是浓浓嫌弃,下了逐客令。

    店里一些人看了过来。

    余诗函大怒,不过,小声问叶还真:“真的没问题?”

    “他们不识货,我们换另一家。”

    没道理跟这些人扯皮,时间是很宝贵的。

    正在收拾东西,忽然,有人走了出来,有说有笑,是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听到这边的骚动,纷纷看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其中一个人问。

    “老板,这两个客人,拿来了三样古董,我们看过后,是一般的东西,估计是新来的骗子。”

    “是啊,让他们走还不肯,在这里惹事。”

    “这么小就做骗子,太可恶了。”

    “……”

    很多人,一言一语,把叶还真当成了骗子。

    余诗函火爆三丈:“气煞我也,你们这群混账家伙,连东西都不看就说是假的,真有脸在这里混下去。”

    “嗯?”

    那个留有山羊胡子的老者,看到桌上还不曾被叶还真收起的碗,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猛地过来,探手抓住了叶还真的手腕:“小伙子,让我看看怎样?”

    叶还真冷笑:“我不是骗子吗?”

    “这……”

    “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鉴宝大师方国元先生,能得到方先生指点,是你一辈子的荣幸。”女服务员尊敬说道。

    “狗屁!”余诗函骂了一句。

    “哦,这不是光伏灵动有限公司余锋的女儿吗?你怎么也跑到这种地方来了?我是这里的老板,大家都叫我卢老,有幸去过你家。”

    “原来是叔叔啊。”余诗函才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卢老回头看了一眼女服务员,黑下了脸:“你知道这是谁吗?余氏家族的掌上明珠。”

    女服务员惊呆了,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无比的后悔,如果知道余诗函的身份,她情愿收下这三样假货,扣掉一部分工资。

    不过,到了这个局面,不能不强硬下去了,鼓足了勇气,轻蔑说道:“那又怎样,假货就是假货,难道就因为她是我们惹不起的人,高价收假货吗?那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好了。”

    方大师已经拿起桌上的碗,仔细看过后,不由惊呆了,摆手打断了众人的争吵:“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宋朝的钧窑天青釉,货真价实的宝贝啊,足以卖出天价……可惜,缺了一点点啊,不过,也算是宝贝了。”

    “啥?”

    刹那间,一片哗然。

    众人不禁呆住了,尤其是对古董有些常识的人,纷纷围了过来,看着这件宝贝,啧啧称奇。

    余诗函虽然不懂,不过看到是真的,冷哼道:“哎呀呀,谁说我们是骗子的啊,有些人就是不懂装懂,这算什么店铺啊,请这种人,关门算了。”

    女服务员面色铁青。

    其他人面色尴尬,闭上了嘴。

    老板卢老生气:“小桃,你可以走了。”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这个砚台,虽然只有一半,不过,这竟然是乾隆年间宫廷收藏的东西。”方先生扭头看叶还真,心里十分吃惊,这家伙怎么办到的?

    叶还真冷淡道:“我需要钱。”

    方先生拿起另一个石盒,仔细研究了一下,点点头道:“石头是很普通的石头,不过卖点是雕刻,论及石刻,要追溯到上古时期,每个时代都存在大师级人物,赋予物品生命,是一件不错的物价。”

    顿了一下,他抬头看叶还真:“在我们这些人眼中,古物珍奇才是宝贝,钱对我们而言不过是废纸,我会给你一个满意得价格。”

    “宝贝,属于懂它的人,你明白宝物的真谛,自然能够拥有它们。”

    “恭喜方大师。”

    卢老恭贺,并没有因为错过了宝贝而感到可惜。

    “那我就承情了。”

    方大师很兴奋,他实在没想到此次一行,会有这么大的收获,忽然,猛地想到了什么,诧异问道:“话说,这些东西你哪里来的?”

    “秘密。”

    其实,这哪里是秘密,出去随便问问就会了解到事实。

    方大师付了钱。

    叶还真和余诗函离开。

    卢老站在门口,望着他们远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有这样的人才,古玩界要掀起一层惊涛骇浪了。”

    “我倒是不这样认为,或许是他家里的东西呢,能跟余家的女儿走到一起,必然非富即贵之人啊。”

    “有道理。”

    “老、老板……”女服务员心中害怕。

    卢老怪异道:“小桃,不是我不留你,货物是真是假先不说,单说你这样的态度,并不适合呆在这里,领了薪水,找份适合你的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