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重启仙门 > 第6章 结伴淘宝
    余诗函的话,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叶还真,据他所知,余诗函不仅是学院女神般的校花,论及背景,亦是深不可测,是连楚谦都不敢得罪的人。

    怎么会对自己青睐?

    无数杀人目光集中过来,恨得牙痒痒。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余诗函生怕别人不敢相信,重新说了一遍,一些不敢相信的人,终于明白。

    啪!

    一个学生拍桌子起身,怒吼道:“叶还真,我要跟你决斗。”

    叶还真无视了这句话,收拾桌上的纸和笔,塞入包里,站起身来,走到讲台上,把板擦放在桌案上,瞧着余诗函,沉默了片刻道:“我想,我们应该单独谈谈。”

    “当然。”余诗函笑颜如花。

    “嗯。”

    叶还真向外走去。

    不过,余诗函没有跟随,而是走到许珊面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就是那个许珊吧,横在叶还真和楚谦的许珊,幸好你选择了楚谦,要不然,我也不会有机会,我应该感谢你。”

    许珊面色发白,眼神复杂,瞥了一眼门口的叶还真,勉强道:“哼,一个无父无母,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人,怎么配得到幸福,你会为今天后悔的。”

    “后悔?”

    余诗函咯咯笑了起来,得意道:“好,我们就看看谁会后悔。”

    说着,余诗函走到叶还真身侧,挽住了叶还真臂膀,十分亲昵的样子,走出了教室。

    留下一群懵逼的人。

    “靠靠靠,这老天没长眼啊,选谁不好,偏偏选他,街上的乞丐都比他好。”

    “你的意思是,余诗函没长眼?”

    “没错,要不然,怎么会看上他。”

    “珊珊,别理会她,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如果不靠家里,她什么都不是,现在选择叶还真,以后一定会哭。”

    “……”

    许珊没有言语,攥紧了拳头,咬紧了嘴唇,似乎能咬出血来,目光闪烁,不知道想些什么。

    ……

    走出教学楼,叶还真甩开了余诗函的手,正色道:“说吧,你搞什么鬼?”

    “什么?”

    “当我傻啊。”叶还真很有自知之明,做梦都不会认为校花级别的女神会倒贴。

    余诗函笑笑道:“不错,换了从前,我不会正眼看你一眼。”

    “现在呢?”

    “因为,我看到你在操场大发神威,那副英伟的姿态,让我深深着迷,所以,我想看看你如何做到的。”

    “就这些?”

    “嗯。”余诗函怪异,“你好像不反感?”

    “嗯。”

    叶还真冷淡回应了一句,与楚谦的一战,虽然根本不算什么,但有心人必然会注意到自己前后的变化,生出探究的意思。

    只不过,叶还真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一个校花女神。

    事情早晚会暴露出来,要加快速度了。

    余诗函眨眨眼问:“你在想什么?”

    “没。”

    叶还真摇了摇头,向外面走去。

    余诗函跟上,喋喋不休:“喂,你这人真奇怪啊,有我这样一个大美女在,竟然这么冷淡,刚刚我可是帮你教训了许珊,给足了你面子,不感谢就算了……信不信我去广播室,大肆宣扬我们的关系,让所有人知道。”

    “随便。”

    “你这家伙……”余诗函能被气死,以为他是好色之徒,想不到在自己美色面前,无动于衷,这倒让她刮目相看。

    想了想,余诗函小声问:“难道我还比不上许珊?”

    “你想多了。”

    “你去哪里?”

    “别跟着我。”

    “你是我男人。”

    “……”

    叶还真实在没料到,校花女神余诗函会是这样一个人。

    在课堂上,他选择了不少赚钱的办法,最快最能见效的,只有一种,那就是赌,然身后跟着余诗函,暂且不能去。

    他上了公交车,到了古玩市场。那里是本市最有名的地方之一,在古玩市场,有着太多老旧稀奇古怪的玩意,是人们经常光顾淘宝的地方,很多人都因为凭借运气,花了很少钱,成就了富贵身家。

    虽然他现在的道行还不够,但凭借着眼力,足以挑选出不少。

    余诗函看了看热闹的四周疑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随便看看。”

    此处,处于本市边缘地带,规划时留出的一片区域,店铺里都是珍藏的古董专卖店,街上却是各种摊位。

    这些摊位,才是普通人最喜欢的,不过大多是都是假货。

    放眼看去,黑晶石、佛像、古画、汉剑等等,多的让人眼花。

    “我还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余诗函好奇,停在一个摊位,拿起摊位上一串佛珠,佛珠黝黑明亮,仿佛蕴含着某种神秘的法力。

    叶还真扫了一眼摊位上的东西,便没有了兴趣,心想就这些破烂也敢拿来唬人,也就能骗骗普通人罢了。

    “走了。”叶还真提醒。

    余诗函放下手里的佛珠道:“你经常来这里吗?”

    “第一次来。”

    “和别人一样,淘宝赚钱?亏你想的出来,就连我都知道,这地方能把人坑死。”

    “哦。”

    叶还真不想跟她说话,眼睛扫视各个摊位,他不在乎多贵重,凡是能够卖些钱的东西都可以,然他还真找不到。

    忽然,叶还真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跟在身后的余诗函措不及防,撞在他身上。

    余诗函大怒:“停下也不说一声。”

    叶还真没说什么,蹲下身子,扫了摊位摊主一眼,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看上去没什么精神。随即低下头,视线落在一个灰白色三足炉鼎上面。

    他拿起瞧了瞧,随意问道:“这个东西怎么卖?”

    “小伙子好眼光啊,我这些东西里面,就属这个最值钱了,这是在北邙山找到的,相传是张天师最早期间炼丹的丹炉,谁要是得到,谁就能白日飞升啊。”摊主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顾客,自然滔滔不绝讲了起来,以摊主在这里摆摊的经验,自然看出叶还真是个好骗的人,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人。

    “白日飞升?”

    叶还真还不曾说话,余诗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大叔,咱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吗?如果能飞升,您还在这里干嘛。”

    “呵呵。”摊主看到余诗函,顿时眼前一亮,“小姑娘此言差矣,宝物还需有缘人,在下俗人一个,哪里有此等机缘,不过,我看这小伙子就不简单,得到此宝,定然一飞冲天。”

    余诗函拽了拽叶还真衣服:“喂,你听到了,还是别呆在这里了,免得人都变傻了,走走走。”

    “哎哎哎,别走啊,算你们便宜点,一千,一千块钱,八百,五百,三百了,三百了啊。”摊主看到叶还真放下东西要走急了。

    叶还真呵呵一笑道:“老板怎么不说白日飞升了?”

    摊主干笑两声:“我这不是还没开张呢嘛,好啦好啦,三百块,一点都不多吧,要的话就拿走。”

    “行。”叶还真很干脆掏钱。

    余诗函拦住:“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傻啊,这烂东西一百块钱我给你一车,难怪你这么穷,随便乱花钱啊。”

    “其实,我表姐快过生日了,没什么可送的,这东西算是一份心意吧。”叶还真嘴角抽搐,天啊,你别乱来了。

    叶还真付了钱,与余诗函离开。

    余诗函见叶还真摆动炉鼎,心想这家伙本身神秘,难道这东西还是宝贝不成,小心翼翼试探问道:“这东西,真的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