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抱歉我只想活着 > 第44章 准备
    下午放学后,刘珩来到书店里,拿着孔德营老师给的书单找到了上面所有的参考书并一口气买了下来,一共是十二本,每一本都是好几百页。

    这下又要开始魔鬼式学习了,刘珩无奈地想道。

    对于一个月后与郭宇泽的比赛,刘珩心里其实是有七八分把握的,他相信自己就算什么都不准备,届时实务操作上也必然能碾压郭宇泽,按照理论和实操3:7的分值,自己可以说是稳操胜券的。

    但这还不够,自己的目标可不是进入奥赛小组这么简单,而是要在明年的奥赛中拿到个人冠军,因此对于知识的掌握自然是越早越好。

    ……

    周三中午,魁北一中校门口“半岛咖啡”二楼的一个临窗卡座上,两男一女正面对面边聊天边品着咖啡。

    单独坐在靠门方向那一排的男生带着眼镜,肤色略白,正是那天大闹张伟令办公室的郭宇泽。

    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男的叫高睿,女的叫林蕊,他们都是已经入选魁北一中奥赛小组的成员,也是郭宇泽的同学,在炼丹课程的成绩上交替地位列高二年段第一、二名。

    “今天是我,明天就可能是你们!”郭宇泽有些激动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那个刘珩家里背景深厚,手眼通天。不过是一名高一的学生,不知道使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让学校决定让他来代替我去出征明年的世界高中生奥赛。要不是我大伯在教育局里,在参赛人员备案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点。只怕我到现在还都被蒙在鼓里呢……”

    这个郭宇泽看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难怪敢跑到奥赛教学组组长老师的办公室里大吵大闹,也无怪乎教育局这回的反应会这么快,上午郭宇泽才扬言要向教育局投诉,下午教育局给学校的质询电话就过来了。

    “……昨天我大伯已经通过教育局向学校试压了,希望学校和老师能从学校整体的利益出发,从公平的角度为学生考虑,让真正有资格参赛的学生去参加世界高中生奥赛。但我觉得这些还不够,”

    郭宇泽滔滔不绝地向面前的两人阐明利害。

    “毕竟人家刘珩的父母都是魁北市最有权有势的那几个人之一,指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又在背后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向学校抗议。”

    “终于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了吗?”对坐齐肩短发,身材娇小的女生用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上的拉花,漫不经心地地想着。

    在她看来,奥赛成绩关系到整个海蓝星能分配到的教育资源,学校和老师再大胆,也不可能在奥赛人选上做手脚,否则他们将面临着整个海蓝星的压力。之所以会破格将刘珩选拔进入奥赛小组,学校和老师多半另有考虑的。

    听说这刘珩在高一上的期中考试中取得了炼丹单科满分的成绩,如果他真的能加入奥赛小组的话,说不定会是一个不错的队友。

    女孩心中想到。

    至于这郭宇泽,不就是因为自己的奥赛资格没了所以才这么激动吗?

    以林蕊对郭宇泽的了解,即便是让他去参加奥赛,最后多半也是颗粒无收的结果,顶多就是在他的简历上多一条“曾代表海蓝星征战世界高中生奥林匹克竞赛”而已。

    当然,林蕊也清楚光是多这么一条,也足以让郭宇泽在大学毕业后收到各大公司的追捧了,所以他才会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

    不过看破不说破,林蕊也没兴趣去揭穿郭宇泽的小心思,更没兴趣跟着他一起向学校抗议,只是默默地喝着她的咖啡。

    “高睿,你怎么说?”郭宇泽见到林蕊低头不说话,顿时有些不高兴,转而去问一旁身材壮实,皮肤呈现古铜色的男生。

    “宇泽,我觉得你的想法可能有些过于阴谋论了,毕竟人家刘珩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学校和老师选择让他参赛多半也是考虑到了过人的炼丹天赋,并没有你想象地那么复杂。”高睿是个老实人,心里怎么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这下郭宇泽更生气了。

    “高睿,你到底还是不是兄弟?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风凉话!好啊,你们不帮我没关系,我去找媒体曝光学校的行径!算我看错你们了!”

    一句话说罢,郭宇泽就准备起身离开。

    突然三个人的手机同时震动了一下。

    林蕊划开屏幕,看到上面的一条信息后,冷笑了一声,起身拎包离开。

    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话:“枉做小人!”

    高睿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想了一会,耸耸肩,手一摊,“这下公平了,没话说了吧?”

    说着也起身离开。

    剩下郭宇泽一个人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

    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学校教务处发过来的短信:“为更好地选拔明年夏季奥赛选手,经校领导和奥赛教学组老师研究决定,于本学期期末考结束后的第二周举行小范围选拔考试,每个科目高一年段期末考前三名、高二年段期末考前十名均可报名参加,考试内容和分值按奥赛规则进行,学校将根据考试分数择优选拔参加明年奥赛的选手。”

    也无怪乎这两人生气,本来他们的参赛资格是稳稳的,结果被郭宇泽这么一闹,变得又要重新参加一次选拔才能确定下来了,虽然他们俩都对自己有信心,但横生枝节总是会让人觉得闹心。

    刘珩也接到了这条短信,这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原本他的提议是学校组织对他和郭宇泽的考核,在两个人中选出一个来参加明年奥赛,没想到学校做得更彻底,直接把选拔范围扩大到每个科目高一年段期末考前三名和高二年段期末考前十名,估计是被教育局的电话给弄怕了,干脆就怎么公平怎么来,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考试最后的结果大抵是不会变的,除了一些发挥失常的例外意外,多数人该排多少名最后还是会排多少名,跟学校原先的做法选出的人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而对于刘珩而言,他也完全有信心能占据一个名额,所以让他与郭宇泽单挑也好,参加小范围的选拔也罢,都阻挡不了自己进入奥赛的脚步。

    现在自己还是得把更多的心思花在明年的奥赛上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刘珩几乎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泡在炼丹知识的学习上,每天都看书看到三更半夜才睡,好在他过人的体力让他可以支撑这么高强度的学习还游刃有余。

    除此之外,他还给自己报了一个初级炼丹师的实操培训班,周末的时候就会去学习班上学习实操知识,毕竟这一块他之前没怎么接触过,虽然有系统给的等阶加成,但至少也得有点基础才行。

    虽然说一般只有在校大学生甚至是大学毕业的人才会去报考初级炼丹师的培训班,高中生就去学的还是比较少,但对培训班老师来说,只要你肯出钱,他们压根不会去问你的学历。

    虽然只是高中生,但刘珩在系统的加成下,学习起实操来却反而比别人要快上很多,一些基础操作很多学员练习了多遍后还是做不对,刘珩只要听老师讲解一遍就能做的像模像样了,再多练习两遍后甚至手法娴熟程度都能比得上培训班的老师了,似乎这些操作他原来就会,此刻只是重新记忆起来而已。

    这也让培训班的老师啧啧称奇,他们甚至以为刘珩是魁北市哪个大学的炼丹系高材生,在学校里就准备考初级炼丹师了。

    要是让他们知道刘珩现在只是一个高中生,他们怕是会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

    当然,每天晚上九点钟出门跑步是雷打不动的,这已经成为他和薛晴舞每天最期待的一件事情了。

    薛晴舞也知道了刘珩要参加奥赛的事情,她倒是不担心刘珩最终能不能进奥赛小组,反而担心明年暑假刘珩去首都星参加比赛时,自己就会有好长时间见不到刘珩,心中正盘算着要怎么找个借口说服父母亲让自己去首都星旅行一段时间给他当啦啦队呢。

    这女孩对刘珩似乎一直都有一种迷之信心,总感觉对方无所不能一样。

    刘珩得知对方的想法后,感动之余也只是在心里苦笑一声。

    明年自己去参加奥赛,两人就会有一段时间见不着面,而如果自己奥赛失利的话,两人可能就永远见不着了……

    不过当刘珩对薛晴舞说自己下个学期准备组建一个战队后,女孩立马表态要加入做副队长,同时还承诺把她的闺蜜陆君瑶也给拉上,这让刘珩心里大为欢欣鼓舞。

    这一下就有三个人了,再来两个就可以组成最基本的战队了。

    况且有这两名大美女在队里,高一年段的那群牲口们还不得嗷嗷叫地冲过来报名啊?自己到时候只要从中择优选取两个就可以了。

    当然,不管加不加入战队,都必须打消这班人对薛晴舞的歪脑筋,至于陆君瑶,只要有人能追的到,刘珩倒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