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抱歉我只想活着 > 第26章 任务完成!
    最后,经过魁北一中炼丹教学组族长、副组长及阅卷老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应该给刘珩主观题最后一题打的分数是——10分。

    也就是说,这名学生,在高一上学期炼丹基础课程的期中考试中,拿到了史无前例的满分!

    要不是手中拿着的这份卷子上面的姓名一栏上真真切切地写着“刘珩”两个字,孔德营老师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名从严格意义来说只认真上过不到两个月炼丹基础课程的学生居然能在期中考试中考出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成绩。

    事实上,别说是刘珩这种别人眼里的学渣了,就是任何一名学生在奎北一中任何一门文科课程中考出满分的成绩,都会让所有师生感到无比震惊的。

    作为全球顶级的高中之一,奎北一中培养学生的方向是各行各业的精英,其教学标准之严、难度之高,近乎变态。

    莫说一百分了,就是九十分以上的成绩都很少见,由此可以想象刘珩试卷批改结果出来后给整个炼丹教学组甚至整个年段所带来的震动。

    当张宁宁拿着刘珩的卷子在办公室中对大家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许多老师对此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即便这个事情是教学组副组长张宁宁宣布的。

    “张老师,你是不是错拿了标准答案来批改了?”一名年轻的男老师笑道。

    “怎么可能?要是我一个人看错也还可以理解,但这份卷子是孔德营老师、我还有周晓明老师共同审阅过的,绝无拿错的可能!”张宁宁抬眼看了他一下,斩钉截铁地说道:

    “还有,这上面明明写着学生的名字:刘珩!不信你自己过来看!”

    几名老师还真就把卷子拿过去,仔细看了过了半晌,他们才惊叹着把卷子还给张宁宁。

    “竟然还真有人考了满分!”一名看了卷子的老师喃喃说道,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难道是这次的题目出得太简单了?”另外一名老师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出的试卷的难度来。

    “题目简不简单,看整个年段学生的总体成绩就知道了,考八十分以上的也还就那么几个,所以要说卷子简单那也未必。”作为教学组副组长,张宁宁已经大体知道了这次炼丹基础考试的总体成绩,立刻出言反驳道。

    “莫非这名学生是在作弊?他是不是通过某种手段提前知道了标准答案?”实在是这个成绩令人太难以接受,一名老师不由地怀疑道。

    “对!我想起来了!这名叫刘珩的同学,在考练丹基础这门课的时候,表现地非常不对劲!”说这话的是那天刘珩所在考场的监考老师,他刚刚听同事这么一说,便想起那天自己的怀疑来。

    “你有什么证据吗?”这下张宁宁有些不高兴了,一张俏脸冷下来说道。

    那名男监考老师迟疑了一会,说:“没有,只是他当时表现的很紧张,很不自然!让人免不了怀疑他是不是心中有鬼。”

    “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身为老师,我们不应该无端地怀疑自己的学生!”张宁宁生气地说道:“况且,刘珩同学最后一道主观题的解法与标准答案完全不同,他用的是一种非主流的另类解法,但又完全正确。这是孔组长、我,还有周晓明老师三人经过讨论得出的一致结论!”

    说着把刘珩最后一题主观题的解答拍照在聊天群里展示出来,又略带讥诮地说:“别说是一名学生了,就是在座的各位老师,又有几个能想得出这种解法呢?你们竟然在怀疑这么有天赋的学生在考试中作弊,简直是可笑至极!”

    此言一出,炼丹教学组办公室里顿时一阵安静,所有老师都低头看着手机里那张图片。

    不管对张宁宁的话是否服气,但老师们还是选择了先看一遍这名学生的答案再做评价——张宁宁说得对,在没有进行调查之前就否定自己的学生,不是一名老师应有的行为。

    这些老师看了答案后大多数的第一反应也是这名学生的解题思路是错的,但又想起先前张宁宁说过的话,便耐着性子往下细看。

    看着看着,有些老师依旧是一头雾水,而有些老师却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

    良久。。。

    “这解题思路…似乎是王卓琳宗师的风格。”

    一名娃娃脸的年轻女教师有点不敢肯定地说着。

    张宁宁带着赞许的神色看了她一眼,神色稍缓,“芮老师说的不错,经过我和孔组长判断,这的确是王卓琳大师所在的雾隐学派的风格。”

    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道:“各位,每次考试孔组长出的题目,就连我们老师都是照着他的思路来解答的,大家扪心自问,又有多少人能像这名学生这样做到独立思考,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思路来解题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感到惭愧呀!”

    一番话说完,教学组办公室内一阵沉默。

    良久,才有一个低不可闻的叹息声:“后生可畏,自叹不如啊!”

    ……

    有人在文科考试中拿了满分这件事情在短短的时间内不胫而走,不仅老师们都知道了,就连学生当中也有少部分人通过各种渠道听说了这件事。

    但偏偏最希望知道这件事情的刘珩却还不知道,他还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系统最后的判决,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

    下午第三节课的下课后,刘珩跟着班上同学们来到操场上,班上的男生正在打篮球,而女生则三三两两地散着步聊天、打闹嬉戏。

    刘珩并没有加入班上同学活动中,只是静静地坐在篮球场边上的椅子上看着他们打球。

    “刘珩。”

    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刘珩扭头一看,是薛晴舞。

    她刚好也跟一个班上的几个女生走到这附近,看见刘珩后,跟身边的女生说了句话便脱离队伍走过来。

    “你怎么不上去打球呀?”

    薛晴舞好奇地问道。

    以刘珩的身高和体力,怎么看都不像是坐冷板凳的选手。

    “没什么心情。”刘珩目光似乎没有焦距一般望着球场对面,轻声说道。

    薛晴舞哪怕是再大大咧咧,也感觉到了眼前男孩儿这几天似乎有心事的样子,但她也并没有多说话,而是直接刘珩身边坐下来,默默地陪着他。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之间已经养成了一种默契,举止言行间有着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密,而双方对此都心照不宣。

    就这么过了一会,远处的一个投空的篮球蹦蹦跳跳地滚了过来,落在薛晴舞脚下。

    刘珩正准备起身捡起来扔回去的时候,“叮铃铃……”

    下午第四节课上课的第一阵铃声响起来了。

    薛晴舞站起来对刘珩说:“我要回去上课了。”

    刘珩对薛晴舞展颜一笑,点了点头:“去吧。”

    话音刚落,刘珩的表情突然一僵。

    脑海里响起几天来他朝思暮想的声音:“任务完成!宿主获得奖励:炼丹专业等级恒定+1,检测到宿主当前的炼丹专业等级为入门,宿主炼丹等级经加成后提升为学徒级,可进行基础练丹实务操作。下一个任务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发放。”

    终于……让自己等到了!

    听到这声音后,刘珩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充斥着他的脑海,先前整个人身上的阴翳一扫而空,整个人瞬间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兴奋至极的刘珩此刻只想找个方式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狂喜。

    薛晴舞正有些错愕地看着刘珩的神情变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刘珩突然间站起来直直走向她。

    下一秒刘珩做出的事情,让薛晴舞以及篮球场上关注到这边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只见刘珩弯腰抄起她脚下的篮球,脚下发力朝着球场内冲去,在接近三分线时,他右足用力一顿,身体腾跃而起,在空中完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华丽转身,飞跨了三分线6.75米远的距离后,左手抓着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砰!”

    薛晴舞目瞪口呆,球场上众人瞠目结舌。

    刘珩你这是在秀自己超人般的弹跳力吗?

    可是你一头直接撞到篮筐上是几个意思?证明你的头比篮筐要硬?

    刘珩落地后捂头的痛苦样子让大家又好气又好笑。

    但更让大家震惊的是刘珩的弹跳能力。

    你还是个引气淬体初期期的高中生好不好?除了体内觉醒了几条元脉以外,其他的应该比正常人强不了多少才对啊,凭什么可以拥有这么强的弹跳能力?

    你是禽兽吗?

    薛晴舞快步走过去扶起刘珩,嗔怪地看着他:“你脑子坏掉了吗?”

    刘珩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团,声音中压抑着痛苦,闷闷地说道:“原来没坏,现在可能是坏了。”

    “噗嗤!”薛晴舞忍不住笑出声来,拉开刘珩捂着头的手。

    “给我看看。”

    刘珩的额头有些红肿,不算太严重,许是过人的体质给他带来了超乎常人的抗击打能力。

    “看上去没事,你自己揉揉就好了。我先走了!”薛晴舞突然发现球场上的人都在盯着自己看,脸上顿时一红,快步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可以啊你小子,居然不声不响地把我们年段的女神给拿下了,快说说怎么做到的!”

    “妈的,你这个禽兽!下手怎么这么快!我的女神!好白菜都给猪拱了啊!”

    “你这家伙赶紧请客!这回不好好宰你一顿难以弥补我心灵的创伤。”

    这个半场上都是一班的男生,见到薛晴舞匆匆离去的背影,他们猜测到了什么,立刻就炸了。

    “好了好了,大家先别闹了,还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是对她有好感,但仅此而已。你们都别乱传啊,我请客就是。”刘珩也不掩饰他对薛晴舞的好感,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自从那天晚上一起跑步后,这个率真可爱的女孩儿便住进了他的心里。只不过他并没有想着要向对方表白。

    现在自己都还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又怎好给人家承诺?

    能维持着现在的状态刘珩就很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