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抱歉我只想活着 > 第25章 难倒老师的试卷
    周一下午,魁北一中高一年段炼丹教学组办公室。

    炼丹基础科任老师周晓明正在埋头批改试卷,今天下午他刚好没课,要抓紧时间把分配给他的那部分卷子给批改出来。

    一般来说期中考试的卷子都是交叉批改的,所以他手上的卷子并不是自己教的七班、八班学生的,而是一班和二班的。

    一边批改,周老师一边感慨着:这一班和二班不愧是全年段平均学习成绩最好的班级,几十份卷子批阅下来,这些学生们的成绩普遍都在四五十分以上,甚至还有两名超过了80分,这在老师眼里几乎就等于是满分了。

    作为一名有多年教学经验的炼丹老师,周晓明比任何人都清楚魁北一中文科试卷题目的难度,那几乎就是照着初级炼金师考试标准去的,就是他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得90分以上。

    要知道,炼金师职称考试是60分就能通过的。

    “嗯,这名学生考的也很好,前面的基础知识部分竟然没有丢分,看来有可能又是一个80分以上的。”周老师改到一张试卷,前面整整齐齐如标准答案一般的回答让他满意地点点头,老师都是这样,喜欢看到学习好的学生。

    “后面的进阶题型答得也不错,到现在也都还没出现错题,这个学生基础很扎实啊。”

    “等等!有点不对劲!”周老师翻到第三页的时候,他的眼神一凝,这张卷子的第三部分超纲题型,竟然也全都作对了。

    要知道,即便是方才前面那两份80分以上的卷子,到第三页也开始出现错题了。

    周老师不禁扶了扶眼镜,又从上到下审阅了一遍试卷。

    自己没看错,这张卷子第三部分超纲题型确实答得都对!

    周老师迫不及待地翻开最后一页,也是最难的主观题,想看看这名学生答得怎么样。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行行整整齐齐的答案,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凑字数想得个辛苦分的。

    第一道主观题,周老师仔细地看下来,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想放过,但硬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完全正确!

    这名学生竟然连李氏液态基础反应后所排出废气的处理方法都写上了,简直比标准答案还面面俱到。

    第二道主观题,还是完全正确!

    改到这里,就算不算最后一道大题,这名学生也已经得了90分了!

    周老师强自按捺下内心的激动,开始看最后一道题。

    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名学生最后一道题一开始的解题思路就错了,按理来讲不能得分。

    真可惜!

    惋惜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周老师却轻轻舒了一口气。

    实在是这个妖孽学生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万一这最后一道题也让他做对了的话,那让自己这当老师的情何以堪?

    要知道,即便是周晓明自己,如果第一次做这份卷子的话,估计也没把握能得90分以上,更别提满分了。

    不过他还是仔细着这张卷子最后一道题的答案,看看能不能给他一点辛苦分。

    或许这名学生将来有可能打破魁北一中学生在炼丹基础考试中得到的最高分——95分的记录呢。

    只是看着看着,周老师的脸色凝重起来了,他随手扯过办公桌上的一张稿纸,开始埋头写写画画。

    随着周老师的推演和运算,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甚至直接把笔一扔:“这根本不可能嘛,简直是异想天开!”

    “什么异想天开啊,老周?”

    身后传来一名中年女声,是他们炼丹教学组副组长,也是教五班六班炼丹基础的科任老师张宁宁——一名四十多岁的优雅女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张老师你过来看这张卷子!这名学生期中考整张卷子除了最后一题,其他的竟然完全正确,只有最后一题解题思路,我有点看不懂。”

    周晓明转过身对张宁宁说道。

    “哦?一个学生写出了周老师你也看不懂的卷子?”听到这话的张宁宁大为惊讶,周晓明已经在魁北一中执教多年,他本身也是一名中级炼丹师,其在炼丹方面的造诣自己清楚得很,这只是一个高一学生做的卷子而已,竟然连周晓明都看不懂,这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一把拿过周晓明手中递过来的卷子,张宁宁低头开始认真审阅,不过她是直接跳过前面的客观题,直接开始看最后的三大题主观题。

    前两道题看完,一向严肃的她脸上浮现出赞许神色,这名学生在炼丹方面非常有天赋啊。

    是的,天赋。主观题的答案并不固定,所谓的用来批改试卷的标准答案也不过是个参考,但是有一点:仅靠着死记硬背是绝对拿不了满分的,哪怕你是把整套教材都倒背如流也一样。

    出题人煞费苦心地设计这几道题的目的就是为了考察学生对炼丹之道的理解,这几题答的好不好最能反映一个人在这一科上面的天赋。

    截至目前,整个年段里还没发现有其他人在这三道题中的任何一道题拿了满分10分的,这名学生竟然连续两道题都完全正确,确实有些惊人。

    再看第三题,跟周晓明一样,张宁宁第一反应就是这名学生的解题思路错了。

    但如果仅是这样的话,周老师是不可能说自己看不懂的。

    于是她又认认真真地再看了一遍这名学生写的答案,秀气的眉毛渐渐地皱了起来,接着又跟方才周晓明老师一样,拿起一张白纸打起草稿来。

    过了好一会,她的眉头才舒展开来,拿上试卷和稿纸对还在思考的周晓明说:“周老师,我们来这边找孔组长看看,这题我也拿不准。”

    说着率先走出门去,在隔壁的一间小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孔老师,您现在有空吗?”

    “是小张吗?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男声。

    张宁宁推开门走进去,办公桌后坐着一名头顶微凸,胡须发白的男子,这正是魁北一中的炼丹教学组组长孔德营,同时也是高一一班和二班的炼丹基础老师。

    而孔德营还有着另外一重身份——魁北市炼丹协会常务理事,同时他本人也是一名高级炼丹师,他在炼丹学方面的造诣在全市范围内都能排在前十,这次的三道主观题出题思路就是他给的。

    “孔老师,这是一班一名学生的炼丹基础知识试卷,除了最后一道主观题,其他题目都得了满分,而最后一道题他的解题思路和您给的标准答案完全不一样,我和周晓明老师都有些吃不准他的答案是否正确,就像过来请您判断一下。”张宁宁对孔德营说,周晓明跟在她后面连连点头。

    “那就是说这名学生练丹基础至少得了90分?”孔德营有些惊讶,一班的炼丹科任老师,班上同学的水平他是最清楚的,“难道是王笑雯同学?她进步这么快的吗?”

    上次月考王笑雯的炼丹成绩是班上最高的,考了82分,年级第三,但从82分要进步到九十多分,其难度并不小于一个零基础的人进步到80分以上。

    因为这张卷子大概只有70%的分值是靠死记硬背能得到的,剩下的30%就完全靠天赋和对炼丹之道的理解了,没有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积淀,这种理解完全无从谈起,所以为什么在很多人看来80分就是满分的原因,这不仅仅是炼丹这门课是这样,其他三门文科课程其实也是这样。

    “这名学生不叫王笑雯,是一个叫刘珩的同学。诶,刘珩,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熟?”张宁宁低头看了一眼,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接着把试卷递给孔德营。

    “刘珩?这不可能!”作为一班科任老师,孔德营当然知道刘珩这名学生的底细,开学第一个月上课都在呼呼大睡,月考就差交白卷的问题学生,要不是家庭背景深厚,恐怕早就被勒令退学了。

    要他相信刘珩能一下子考到90多分,他更情愿去相信这世上有鬼!(系统:这世上真有鬼,不信我可以捉一只给你瞧瞧。)

    不过出于严谨负责的态度,他还是接过试卷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了下来,张宁宁和周晓明默不作声地就站在办公桌前,房间里一阵安静。

    孔德营阅卷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看到最后一题。

    与前面两位阅卷老师一样,孔德营看到刘珩的解法时神色也变得十分凝重,一手拿着卷子,另一只手搁在桌面上,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这是他遇到难解的问题时才会下意识做出的小动作。

    看着看着,孔德营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在书架上拿下来一本厚厚的书籍,翻到其中一页内容,与卷面上的答案相对照,一边对比还一边点头。

    最后他把卷子轻轻地放下,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张宁宁神色迟疑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孔老师,你看这解法的样子……像不像是……当年那个雾隐学派的炼丹思路?”

    所谓的雾隐学派,是指出生于一千五百年前一位赫赫有名的女性炼丹宗师开创的炼丹流派,由于这名宗师驻居在一颗叫雾隐星的星球上,因此被称为雾隐学派。

    该学派以天马行空的创意思维著称,曾一度引领了炼丹界的潮流,但自从那名宗师陨落后,该学派便渐渐衰落下来。

    “不是像,这根本就是雾隐学派的风格!你看这大胆的创意,这缜密至极、一环扣一环的思维,还有这一干细节的处理方式,无一不是雾隐学派的独有特征。”

    孔德营右手重重地按在桌面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呼出来,似乎想借此平复心中的激动:“我们魁北一中,出了个妖孽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