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近战霸王 > 第六十三章 都是苦命人
    看着方唐生龙活虎的模样,萧寒是真的不太相信,这个小子跟顾剑影交过手。

    就算真如黄定远那个大嘴巴所说,顾剑影压制自身实力,以九品修为来对付方唐,方唐也不应该有什么好果子吃。

    修士到了七品境界之后,对灵气的掌控已经相当熟练,即使将实力压制在一个较低的境界(比如说九品),也可以凭借自身灵力纯度、对灵力的理解和运用能力、丰富的战斗经验,压制甚至是碾压一个真实实力处于那个境界的对手。

    再说了,按照顾剑影那个脾气,就算方唐没有灵根,连九品修为都达不到,她也不会放水。

    作为被顾剑影殴打次数最多的男人,他萧寒在这方面可是有绝对发言权的。

    “那位顾师姐是什么修为?”凌楚楚坐在一边,此时也好奇地问道。

    “去年的时候是七品境界,这一年时间,她的灵力修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最多是应变和武技提高了。”萧寒答道。

    “你怎么知道?”方唐问道。

    “她要是到了六品,还能容忍我叫她半天小顾?”萧寒失笑起来,“但凡能打过我,她就不是今天的态度了。”

    可见你以前是多欠揍啊。

    方唐心中暗道。

    “萧师兄你两年时间就修炼到冲击六品境界,怎么顾师姐就一直升不上去呢?”凌楚楚继续好奇。

    “她其实没什么练气天赋,又是土灵根,进步缓慢是正常的,若不是仗着武技出众,只怕连黄定远都打不过。”萧寒嘿嘿笑道。

    “嗯?”方唐也好奇了,奋力咽下口中的饭菜,疑惑地望向萧寒。

    内门弟子,什么什么真人的关门弟子,其实没什么练气天赋?

    你怕不是在逗我。

    “她情况有点特殊,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萧寒轻叹一声。

    顾剑影出身于雍州大族之一的扶风顾氏,她的父亲顾子衿虽是顾氏旁支子弟,但因为小有才干,颇受族中器重,对于寻常人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正妻久不生育,顾子衿便广纳妾室,以图传宗接代,繁衍香火,另外,他还经常外出沾花惹草,顾剑影的生母本是顾家的佃户,也因为小有姿色,被顾子衿勾搭上手,几次三番之后便有了身孕。

    豪门大户之人素来凉薄,那顾子衿本就是个浪荡公子,区区一个村姑根本入不了他的眼,能够被带入府中,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外加看重腹中的孩子而已,可惜顾子衿等了几个月,最后却得知生下的是个女娃,于是仅有的一点情分也就断了。

    顾剑影的母亲没有名分,没有靠山,又没有别的出路,生下孩子之后就重新沦为奴仆,没过几年便被欺凌至死,只留下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高门深院,最是藏污纳垢,兖兖高冠,不乏狼心狗肺之徒,顾家也不例外,一个小女娃儿,不仅被生父视作垃圾,甚至连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都把她看作是卑贱的下人,动辄打骂凌辱,丝毫没有半点骨肉亲情。”萧寒冷声说道:“当年枯竹真人造访顾家,偶然见到拿着扫帚箩筐清扫落叶的小顾,都以为是哪里跑进来的乞丐,询问之后才得知,这原来是顾家的骨血。”

    得知顾剑影的身世之后,枯竹真人起了恻隐之心,便托辞说自己需要个照料起居的侍女,从顾子衿手中讨来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将她带回青鼎派,并且收为弟子。

    至于顾剑影有没有修炼天赋,能取得什么成就,当时的枯竹真人还真没考虑。

    “据说小顾刚来青鼎山的时候才十二岁,瘦得像是皮包骨一样,浑身都是各种疤痕,枯竹真人四处探访,又是药膏又是药浴,用了几年工夫,才把疤痕都去掉。”萧寒叹息道:“期间真人还用各种药物帮小顾调理身体,温养灵根,真是把她当亲女儿一样对待了。”

    凌楚楚听着听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自从失去家人,被叶掌柜收留,在酒楼帮工的两年时间里,也曾受过不少欺辱,而这些欺辱,几乎全部来自于老板娘叶黄氏。

    叶黄氏是个寻常人,吃得胖胖大大却没力气,打人也不痛,刁难人的方式主要集中在不给吃饭,不让好好歇息,拼命指派活计,以及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虽然让人想起来就恨得慌,但终究还是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给人留了条活路的。

    她被一个人欺负了两年时间,还没有受到太多伤害,就已经觉得暗无天日了,顾剑影从小生活在充满恶意的环境,被欺凌到衣不蔽体,遍体鳞伤,又该是多么的绝望?

    “萧师兄,你不过是两年前才入门的,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方唐压抑着心中的震惊,勉强挤出个笑容问道。

    “我那时候把小顾看作必须打倒的强敌,面对强敌,不得多搜集情报吗?”萧寒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后来我才知道,她一开始对我下重手,是因为我拦路约战的样子像极了她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

    “所以就把仇恨和愤怒都发泄到你身上了?”方唐哈哈大笑。

    “或许还有些恐惧吧。”萧寒也嘿嘿笑了起来,“我小时候被老鼠啃过脚趾头,现在见了老鼠也是怕得要死,每次见到都要将其打成一团烂肉才能稍稍平静下来。”

    “唉,都是苦命人啊。”方唐叹道。

    夜已深,万籁俱寂。

    位于青鼎后山的一处小院中,却有一位年轻女子静静坐在树下,透过层层枝叶,仰望着夜空中皎洁的那轮明月。

    灵气充沛的地方,树木也长得格外的快,这棵树还是她刚来的时候,师父亲手栽下的,说是小树长得茁壮,小顾也能健康,结果短短七年时间,小树苗居然已经变得枝繁叶茂,可以遮风避雨了。

    “还是家里好啊。”顾剑影伸了个懒腰。

    这间小院承载了她十二岁至今的记忆,记录着她人生中所有的幸福与快乐,只有在这里,她才可以感到安宁,不用张牙舞爪,卸下坚强的外壳,露出真正的自己。

    她其实只是个普通的十九岁女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