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巫女的时空旅行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岳兴阿九
    药膏的防水性只有三天效果,三天后,李十万人脸上的字和红痕就被洗掉了。佟家人都以为是潭拓寺的方丈的功劳,用佛经度化了恶鬼,给了方丈极为丰厚的报酬,将人送走了。然后,隆科多就以恶鬼已经被高僧度化了的理由保住了李四儿。佟家人虽然不开心,但隆科多就是个混不吝的,在佟家霸道惯了,便是鄂伦岱也不敢太过硬扛隆科多。

    不过因为这件事情,李四儿倒收敛了一些。她以前不相信鬼神,但经历过这件事情,李四儿也怕了,怕赫舍里氏的“鬼魂”再来找她报复,都不敢再暗中针对苏青霓了。她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布置了一个小佛堂,每天早上都要去佛堂烧一炷香,念一段经,期望佛祖保佑自己。

    佟家将除夕夜发生的事情隐瞒得很紧,除了潭拓寺的方丈,外人不知道李四儿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却瞒不过皇宫里面的某人。像佟家这样的高门贵族,皇家总是会安排人盯着的。这些家族掌控着莫大的权力,万一他们真的有异心怎么办?皇家不可不防。

    听到暗卫汇报的消息,康师傅也很震惊:世界上真的有鬼怪存在吗?

    康师傅不是不知道隆科多宠妾灭妻的事情,但他一直不放在心上,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依旧很宠幸隆科多。但听说了这件事,康师傅心中有了芥蒂,竟然连鬼魂都惹出来了,可见李四儿做得有多过了。隆科多竟然还这么护着李四儿,为了这么一个低贱恶毒的女人,他的眼光很是值得怀疑。看女人如此,那看其他人,看其他事情呢?

    康师傅不由开始质疑其隆科多的能力,而且古人忌惮鬼魂,经过这件事情,康师傅心中也升起了疏远隆科多的心思,不复以往一般宠幸隆科多。他开始在隆科多的身边安排人,开始不着痕迹地分薄隆科多手中的权利。

    可笑隆科多瞧不起身边的人,依旧跋扈嚣张,自以为自己是皇帝的表弟兼小舅子,身份高贵,无人能及,以为自己爱是皇帝心目中最宠幸的一个,看不出手下已经被身边的副手拉了过去,自己也逐渐被架空。他还得意地享受着皇子们对他的各种讨好拉拢呢。

    ……

    苏青霓自己办理好了科考的相关手续,非常低调地参加了新一年的县试。科考对于苏青霓来说很简单,她闭着眼睛就通过了县试。不过为了不过早地暴露自己,苏青霓没有考个榜首出来,府试也是,她每一试都要考个第十名,不张扬。

    再考过院试,苏青霓就要成为秀才了。有了功名,佟家就不可能不知道。既然再瞒不下去,苏青霓便放开了手脚考试,考出了榜首的名头。

    喜报由官差送到佟府。佟府的看门人还以为官差送错了地方,与官差确认了好几遍才确定了:自家的大少爷跑去科考了,不但考中了秀才,还考到榜首!

    这是个大消息啊!

    看门人赶紧去回报佟国维。

    佟国维听到这个消息都呆住了,接着就是狂喜。他原本以为家中三代子孙都废了呢,没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地方,岳兴阿那小子心中自有沟壑,自己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光明大道。好小子,真懂得隐忍。明明这么有才华还不暴露出来,等到李四儿出事了,他再出头。这份忍性、这份把握时机的能力……不愧是他佟家的子孙!

    佟国维哈哈大笑,赶紧让人封了大大的红包给上门报喜的官差,又吩咐给府中下人每个人都奖赏月钱。下人们得了赏喜气洋洋,原本对岳兴阿的看不起马上消失,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全都在夸赞自家大少爷有本领。

    “以前大少爷读书有这么厉害吗?竟然能够考上秀才?不会是收买了考官吧?”有李四儿一方的下人见不得岳兴阿风光,说岳兴阿的坏话。

    有人呵呵一声,道:“也许以前的大少爷是在藏拙呢?又或许,是大夫人保佑大少爷考中秀才的呢。”

    听到“大夫人”三个字,众人都不由想起了除夕夜的事情。李四儿的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他们担心大夫人到时候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潭拓寺的方丈给他们念经超渡鬼魂。

    隆科多被佟国维叫回家中,听说大儿子考中秀才的事情,十分不耐烦。就这种小事情便将他叫回来?他本来是要跟九阿哥一起去喝花酒的。

    隆科多哼了一声:“考中就考中,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便是不考科举也能够入仕做官。也就岳兴阿小家子气,没有国公府的气度,跑去跟一帮穷书生抢机会。”

    说完,一甩袖子回正院去找心爱的小妾了。

    佟国维被儿子气得不行,决定以后孙子的事情再不跟儿子说了,自己手中的佟家资源和人脉以后全部交给孙子,不交给这个儿子。就儿子这个性格,现在已经这么嚣张了,再将佟家所有的底牌都给他,他只怕会更加嚣张更加为所欲为。谁知道佟家会不会被他带入深渊之中。

    想到这里,老头子不由叹了口气。以前看重这个儿子,是因为他是自己唯一的嫡子,能力确实是兄弟中最好的,虽然知道他性格有缺陷,却也没有其他选择。但现在有了孙子,多了一个选择,儿子这一边可以再多看看,选择更好的家族掌权者。

    隆科多不知道自家老爹已经将他从稳固的家主继承人的位置上撸了下来,他没有喝成花酒,正想找心爱的小妾补偿一下,结果被小妾拉着哀怨地抱怨了一通,让他一定要阻止岳兴阿参加科考。

    李四儿坚决不让岳兴阿出人头地。岳兴阿便优秀了,那不是衬托得她的儿子很没有用吗?

    隆科多连声答应了,心想要阻止岳兴阿参加考试还不容易,自己吩咐一声就行了。以前,他这样吩咐可能真阻止得了岳兴阿,但现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