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分级物 > 第四章: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杨子抬头看了眼安华,安华身子一震,脚从杨子的手上挪开,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那些肮脏话。

    但奇怪的是安华逐渐弯下身子,把杨子从地上扶了起来,安华口中的肮脏话一滞,眼神里满是不解,自己在做什么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后面那女子抓住他的胳膊,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情况问到:

    “华哥,你在干什么?”

    杨子又和那女人对视一眼,随后移开视线,那女人嘴里虽然还在质问,但手却也扶向杨子。

    杨子有些好奇的看着眼睛里出现的这行字:

    铁卫八,武千秋曌皇朝锦衣卫铁卫,作为玫瑰盗贼团内应。

    此时的杨子有些好奇,这难道是身体的能力?真是不错的能力,绝对不会错过一些好东西。

    感受到自己完全不受控制的两人,眼里满是惊恐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杨子手拂过自己流血的脖颈,血流止住流动,皮肤开始聚合起来,随后便回复了正常。

    如果不是旁边的鲜血,可能没人相信这刚刚被刺破了皮,似乎是有些感到聒噪,杨子有些慵懒的命令道:

    “你们不会说话!”

    随着杨子的话音一落,两人便如同真的不会说话一般,长着最阿巴阿巴的叫了起来。

    将杨子小心的放在沙发上,两人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在原地不能动弹,但眼神里却慢慢都是恐惧害怕的看着杨子。

    似乎不明白刚刚那只待宰羔羊怎么一瞬间变成了怪物,坐在沙发上的杨子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满是嫌弃道:

    “怎么变得这么弱,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将身上的伤口全部修复完,杨子抬头眉头微皱看着他们道:

    “级别八的炮灰?这也敢碰我?现在是新历几几年!”

    两人嘴巴一松,语气极其统一道:

    “新历三年!”

    “新历三年?!”

    听到这个回答杨子脸上有些浓浓的震惊,自己诞生的时候都已经是新历五年时的事了,现在才三年?

    “新历三年级别八只要那些藏着的不出来,那倒还算能蹦哒的蚂蚱。”

    随后把头转向铁卫八,眼神戏谑道:

    “铁卫八,要是现在死了我相信武千秋要心疼好久好久,毕竟现在才三年!一切都才刚刚起步!”

    铁卫八听见杨子的话眼神里慢慢都是惊恐,似乎有些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没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从空间护腕里拿出两把餐刀,放到茶几上,杨子微笑着对两人说道: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不要!不要!”

    虽然嘴上惊恐的再说着不要,但是头颅却认真的点动起来,这个杨子表示很满意道: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老实的很。

    游戏很简单,活下来就好,没人一把餐刀,两者之间搏斗,直到一方死去,赢得那方……有奖励!”

    “求求你,不要!”

    “放过我!”

    两人嘴上说着求饶的话,但是身体却开始拿起桌子上的餐刀,走到大厅里,两方都是一副准备战斗的模样。

    这个杨子绕有兴趣的看着两人嘴角勾起道:

    “预备~”

    两具身体肌肉开始紧绷起来,不过他们脸上看着彼此的餐刀开始了求饶,一个劲的喊到:

    “杨子大哥饶了我们吧!”

    这个杨子打了个哈欠道:

    “开始!”

    两具身体开始不断的搏杀起来,每一招每一式都透露着一股凶悍,一副要把对方宰了的样式。

    不过比较滑稽的是,战斗中两人看着自己惊险躲过攻击的操作,都会问候一下对面全家,当被餐刀刺穿**的时候,嘴里满是杀猪般的尖叫哀嚎。

    看着场中着有些滑稽的战斗,这个杨子勾起嘴角道:

    “叫我杨妖~”

    战斗中,突然铁卫八的行动微微一滞,安华把餐刀从她的眼睛里直捅到她的脑子,还顺手一搅动。

    铁卫八连惨叫都来不及便抽搐着倒在地上,红白之物从眼眶里流出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看到铁卫八惨死,安华眼睛里满是恐惧,看着自己的身体,眼神里满是恐惧的感觉,一副想要逃离这具身体的样子。

    这战斗结束,杨妖微笑着鼓起了掌道:

    “真是无聊的战斗,你能终结掉简直太棒了,现在我要给你奖励!”

    杨妖走到安华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定格在他的眼睛上微笑道:

    “看来你很想获得自由啊!满足你!”

    安华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放了自己?自己活下来了?

    “谢……”

    还未等安华谢谢说完,只见自己两只手快速爪向自己的眼球。

    “啊!不得好死!杨子!你不得好死!我发誓死后一定要变成鬼!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惨叫声太大,让杨妖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双手摊开手,每只手上都各自抓着一颗眼球。

    杨妖看着眼球道:

    “好了,你们现在自由了!”

    随后看向还在不断尖叫和咒骂的安华,眼里满是不屑道:

    “又不是没见过鬼,怕你还是怎么了!既然你嗓门这么大,嘴这么臭……那就奖励你一直用最大的声音骂自己,直到死才能停下!”

    随后牵着安华的手,温柔的把他牵出房子,到门口将它的脑袋对着天空,附在他耳边道:

    “开始吧~胜利者!”

    安华声音就像是吼出来一般,对着天空开始狂吼起来道:

    “我就是**养的逼崽子,生出来就是***的垃圾……”

    一旁的杨妖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道:

    “太累了,果然这身体不完全属于我的缘故吗?”

    “留张纸条给杨子,让他自己处理掉这里,我的手可不能沾染血腥味。”

    随后看了眼已经开始声音沙哑,咯血的安华勾起嘴角道:

    “催眠**永远比催眠精神来的有趣很多。”

    随后普通一声倒在地上,眼神迷离起来道:

    “才第三年,很多东西都可以改变……”

    随后便在地上昏死过去,一时间这里的场景有些诡异而又安详。

    一个即使嘴里里不断流血还在咒骂自己的瞎眼男人,旁边躺了一个穿着睡袍的脖子上满是鲜血的男人,屋里还有一个倒在地上眼眶里不断流出红白物的女人。

    最后安华嘴里只能发出嗬嗬嗬的声音,倒在地上,嘴里不断吐出残破的肺片,手指在地上不停的写着子,倒在地上渐渐没了响动。

    附近的一切都恢复了安宁,除了一地躺着的人以外。

    这一趴便是隔日中午,杨子有些头晕难受的从地上爬起来,当摸到自己脖子是,不由动作一滞。

    原本应该是一个破洞的脖子此时已然没了伤口,除了摸上去有血痂凸起的感觉外便没有其他感觉。

    空气中传来一股肉酸掉的臭味,杨子有些皱眉往源头看去,一具无眼尸体就在不远处躺着。

    一根已经磨平的手指还在地面上黏连着,但不知道为什么杨子对于这场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好奇地上写了什么。

    从地上起身,走像那尸体,一些苍蝇感受到杨子的靠近从尸体的破口处飞走,盘旋,再次落在另一处破口。

    地上用手指磨损出来的鲜血和皮肉写着:

    我玩的很开心,也已经帮你解决完了他们,不过关于收拾尸体这种事就交给你了,我可不想做这种事情。

    欢迎下次叫我出来,毕竟任何时间,为你。

    写到这里似乎是彻底凉透了,半截手指黏连在这里,但即使没说完杨子也知道要说什么。

    看向屋内,那女尸还躺在干涸的血地上,地上还有一瘫红白之物。

    “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