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分级物 > 第二章:洞察之眼
    一如既往的将早饭做好,端到桌子上,而后蹲坐在门前,数一些东西打发时间。

    杨晓澈穿着一身像特警一般的战斗服从楼上一跃而下,习惯性的看了看门口,坐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开饭。

    听到后面的动静,杨子往后看去,杨晓澈坐在位置上等待杨子入座开饭。

    杨子也是照常入座,随后两人便又无声的吃起了饭。

    杨子率先吃完,放下手里的筷子汤勺,麻木的看着杨晓澈道:

    “几天回?”

    听到杨子突然说话的杨晓澈虽然有些震惊,但还是放下了手上的汤勺,思索了一会儿看向杨子道:

    “大概三天左右,怎么?有东西要我带吗?”

    杨子慢慢走到台阶上坐下,看着院子里的几颗树道:

    “再带颗树回来,院子里的树叶我数完了。”

    看到杨子那麻木的神情,杨晓澈看向院子里那一排树,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些愧疚道:

    “好的,回来给你带颗树。”

    随后便收拾起了碗筷,走出门外,杨晓澈手上出现了一团金红色的火焰。

    向天空一扔,火焰便像烟花一般炸开,不一会儿一只狮鹫便降落到地面上,亲昵的蹭了蹭杨晓澈的身子,发出兴奋的咕咕咕声。

    杨晓澈摸摸狮鹫的脑袋,一跃跳上狮鹫的背部对着杨子说道:

    “好好的!”

    随后拍拍狮鹫的背道:

    “霸王,走!”

    对于杨晓澈的离去杨子毫不关心,也毫无意义,杨晓澈是现在这个阶段站在巅峰的人。

    枯燥的数着地上的蚂蚁,时间过的缓慢,但至少在过去。

    晚上餐桌前杨子拿出那把没开锋的匕首,看着匕首的银色外壳上倒映出来自己。

    看到上面这种死气沉沉的脸,想要勾起微笑,却发现自己似乎忘记笑是怎么做出来的,最后只能变成无奈的叹息。

    “我在这里多久了?”

    将匕首拔出看着上面平滑的刀口道:

    “即不能防身,当镜子又照不全。”

    拿出没吃掉的蛋糕,把匕首当做勺子来使用,吃完用纸巾草草擦拭了一下匕首道:

    “当勺子又有些大。”

    起身走出门,蹲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以及飞出去的蝙蝠,杨子眼睛里划过一丝羡慕,外面现在怎么样了?还是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

    “好像是不是已经二十五了?”

    杨子盯着天空愣愣出神,在刚刚完成学业的时候天裂,世界秩序瞬间崩溃,那时候的自己似乎还想过自己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现在……

    杨子看看自己瘦削虚弱的身体,自嘲的一笑,在这里面已经三年了,没兴趣再做这种梦了,刚刚被关的时候还会和杨晓澈闹,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就在杨子照常发呆看着天空的时候,没有预兆眼睛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疼痛感,杨子感觉好像自己的眼睛像是一瞬间被捏爆了一样。

    剧烈的疼痛让杨子忍不住捂着眼睛在地上呻吟起来,最后更是一下子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梦里杨子没有看到那幅修罗场景,有的只是一个无数光点组成的世界,杨子就站在它们的中心。

    梦中醒来已经是次日中午,杨子从天裂后就没有睡过这么安宁的一觉。

    揉揉有些发热的眼睛,隐隐还有些酸痛感在不断刺激着自己,倒是生活的久了,这里即使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去卫生间的路。

    把冷水敷在自己的眼睛处,感觉有所缓和的酸胀感,杨子摸到沙发上横躺了下来。

    但没多久杨子便喘着粗气从沙发上起身,因为刚刚眼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级别九普通人(级别三,暗示者)

    样子睁开眼这行字便消失不见,就好像刚刚是错觉一般,但当杨子聚集目光,眼前又出现了一行字:

    墙,可阻挡级别八的攻击三次

    不是错觉,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自己的眼睛里?

    杨子脸上虽然麻木,看是眼睛里却是流露出少有的恐慌,不安的摸着自己的眼睛。

    看向四周的一切,只要自己凝神便能看到属于这里所有东西的等级以及一些介绍。

    杨子好歹也被关了三年,还是很快便平静了下了,这大概是属于能力者觉醒了吧,早听说每次天裂再现总会出现一些新的能力者。

    摸摸自己的眼睛,杨子只是没想到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虽然毫无攻击力,但是至少还算个辅助功能。

    不过最让杨子好奇的还是自己简介后面那行暗示者是什么意思,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有过这种经历,从象牙塔出来后就进了这个软禁地。

    就在杨子为这个感到不解的时候,脑子里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关于暗示者的信息,就像这些信息本来就在自己的大脑里一般。

    说到底暗示者便是一种蛊惑人心的能力,暗示对方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有催眠能力,不过最让杨子在意的还是后面的备注:非本人所拥有,请谨慎使用。

    可是为什么会在自己闭眼的时候出现在自己信息的后面,随后似乎想到了一些东西的杨子,眼神里有些震惊起来。

    伴随了自己三年的梦,梦里的那个自己?

    “任何时间,为你服务……”

    这句话不断回响在杨子的耳边,他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将自己杀死,随后取而代之的场景,随后好像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杨子有些痛苦的在沙发上捂住了脑袋,他看到好多人来杀自己,无数的人,不过大多数都在他做完那件事后化作灰烬。

    活下来的人看向自己的眼里都是仇恨,他们杀了自己。

    眼眶开始不受控制的流出眼泪,杨子想要张口反驳,可此时的他完全变成了那个自己,存在但却完全无法开口说话。

    因为暗示者的特性,拥有强大力量的他,死亡不会一下子来临,只会慢慢失去生机。

    就当那个自己躺在地上等死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穿着黑色的皮靴,将一件黑色的披风盖到自己身上。

    “你做的很好了,没枉费我把你放出来!”

    那个自己仿佛有些不可置信,难道自己一直都被算计在一盘棋里吗!谁!到底是谁!

    那个自己拼了命的想要看清到底是谁,但是还没等看清,那个自己便变成了一阵飞灰,只看清那披风上有一只眼睛图案。

    随后杨子眼前一黑,有梦到了那个梦境,一如既往的血腥,可怖,端着酒杯转脸微笑,不过这次多了句话:

    “需要我,别害怕自己!”

    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两个站在那个自己旁边的人一斧子劈开。

    杨子从梦里惊醒,外面的天色已经入深,背上溢出的汗水将整件衣服黏在自己的背上,脑子里乱糟糟的感觉,让杨子有些不知所措。

    整理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信息,以及刚刚身体里另一个自己说的不明意味的话,什么叫不要害怕自己?

    走到卫生间,褪去衣服,从身体划过的冷水让杨子的思绪开始冷静下来,草草裹着浴巾,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瘦削的自己,苍白而麻木的表情与镜子里的自己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