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分级物 > 第一章:世界
    地点:灾变地球星

    穿着一身黑的高挑清瘦男子从一栋四周被高墙围住的小别墅里缓缓走出,清秀的脸带着几分苍白,脸上满是冷漠麻木,仿佛一个没有生机的死物一般。

    杨子熟练的坐到自家门前的石阶上,看着天上出现的一条裂缝,脸上满是麻木的说道:

    “看起来比上次出现的大,不知道会有第几等的东西出来,希望出现在这里附近。”

    说罢便低头在地上数起了蚂蚁,不知道可能会以为他是一个智力障碍患者。

    但这实在不怪杨子,因为他可以说是被软禁在这里的,没有手机,没有wife,只有看过无数遍的碟片。

    自从天上时不时会出现天裂之后,世界上莫名出现了很多拥有神奇能力的人和物,但随着而来的是无数从天裂中出来的怪物。

    随后便是政府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将所有东西规划了一个等级。

    级别九也就是杨子这样的普通人或者物,杨子所知道的现在最高级的东西则是一个级别五的东西,被称之为天气四面骰的东西,听说能够随意改变天气,但每次改变需要支付一年的寿命。

    被藏在不知名的收容地里,没人知道具体地点在哪里。

    至于之上的级别杨子也是不知道,他最多就知道级别七的能力者一拳将一栋楼打穿,毕竟他只是个级别九的低级普通人。

    一团阴影出现在杨子的头顶,杨子数到一半的蚂蚁被一阵强风吹乱。

    一只身高一丈,翼展三丈的狮鹫停在杨子旁边,上面跃下一个红色挑染,看面容和杨子倒是有两分相似但比例比杨子更加好的男子。

    那男子跃下,狮鹫便向天空飞去,不一会便没了影踪,男子看到一旁蹲坐在地上数蚂蚁的杨子,眼神闪过一丝愧疚柔声道:

    “杨子!进屋!”

    杨子抬起眼皮看了眼杨晓澈,从地上站缓缓起来,不至于眼前一黑倒下去,娴熟的拍拍衣服上的一些积灰,麻木的走进屋里。

    杨晓澈虽然是杨子的表弟,但在现在,杨晓澈倒算得上是杨子的监护人,毕竟其他亲人都死了,而且杨子是个普通人而杨晓澈是一名级别七的猎人。

    屋里,餐桌前,两人相对而作,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吃着面前属于各自的食物,气氛冷淡的仿佛溺水一般难受。

    杨晓澈停下筷子,转动了一下手上的护腕,一个密封的铁盒子出现在手上,顺手放在桌子上,轻推到杨子面前道:

    “杨子,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杨子漫不经心的吃着碗里的东西,直到将最后一粒米饭塞进嘴里,擦擦嘴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一把未开刃的匕首和一个银色像艺术品般的刀鞘,抬起麻木的脸看着杨晓澈道:

    “挺好!”

    看到杨子这副死鱼样,杨晓澈也是习惯了,第一次可能自己还会问他开不开心之类的话,但现在却是不会了,毕竟每次都是一个答案:挺好,谢谢。

    随后杨子便再度走出门,蹲坐在地上,痴傻的看着天上的星星,而杨晓澈则是收拾起了碗筷。

    看着杨子的背影,杨晓澈眼神里闪过一丝愧疚,高墙是自己派人建立而起。

    杨子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一般失去自由,但这是杨晓澈能想到最安全的办法了,毕竟他是唯一的亲人了。

    上一世的时候,杨晓澈亲眼看到杨子变成了一个噩梦,癫狂、偏执、多变、狡猾都不足以来形容他。

    最后在死前更是靠着级别二的特殊物品灭绝开关,将所有没有跨入级别三的人类全部抹去。

    至于杨子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杨晓澈不明白。

    随后杨晓澈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回到了灾变前,为了防止灾难重演,于是将杨子接了过来,以保护的名义软禁了杨子。

    收拾完碗筷的杨晓澈走到门口,坐到杨子旁边,从空间护腕里拿出一块蛋糕道:

    “吃点?你以前挺喜欢的!”

    杨子麻木的接过蛋糕,看到上面挂着的一颗殷红的不知名水果淡漠道:

    “谢谢!”

    随后便放到自己的空间里去,继续看星星,杨晓澈嘴角无奈一笑道:

    “明天我要带队去堡垒之城外面猎杀收集一些东西,可能要去好久,有什么要带的吗?”

    看到杨子没有反应,杨晓澈嘴角扯出一抹苦笑,站起身道:

    “早点休息,外面凉。”

    随后便转身往里走去。

    一阵冷风吹过,杨子裹紧衣服,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就像一个机器人一般躺到床上,麻木的看着天花板,感受到被子上阳光的气息,杨子喳动了一下眼睛。

    杨子想睡觉,但却从来不会主动睡觉,因为闭上眼睛,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东西。

    久而久之杨子便养成了这种看着天花板,等到睡意侵占掉全部思维的时候入眠的习惯,只是这种睡眠最多三小时杨子便会从梦里惊醒。

    感受到睡意铺天盖地袭来,杨子无力的闭上眼睛,不多时便呼吸平缓的睡着了。

    “求求你放过我们一家吧!”

    “恶魔!你是活生生的恶魔!”

    “我的主人,我原奉献自己!”

    “你有种就给我一个痛快!”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主人,请将我送往永眠!”

    “不要,不要!放过我们!”

    睡着的杨子听到耳边传来男女老少尖叫辱骂,哀求唾弃,痛恨乞怜的声音。

    眼前看到一幕幕血腥的场景,一个穿着背对着自己黑色衣服,举止桀骜的男人举起一杯鲜红的液体,对着空气干杯,似乎实在致敬那些被虐死的人,旁边的人纷纷跪拜下去,惶恐的颤抖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杨子的目光,那人收回酒杯,缓缓扭头露出一张侧脸,勾起一抹微笑,嘴巴蠕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杨子看到那个人的侧脸,脸上满是恐惧惊骇。

    在床上挣扎的杨子喘着粗气从床上醒来,眼睛里还有未散去的惊骇,背后早已被冷汗打湿。

    “任何时间,为你服务!”

    杨子嘴里喃喃起这句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梦里的那个人第一次回头,也是杨子第一次看到他的唇语。

    但杨子总觉得那个自己很危险,似乎在等待一个时机将自己……变成他的一部分。

    杨子甩甩脑袋,梦而已,怎么可能将自己吞噬掉,看到外面只是微亮的天际,杨子也没有什么心思睡觉,脸色恢复麻木,走出房间,准备起两人的早饭。

    因为一直以来杨子起得早,空闲时间多的很,所以说像三餐都是杨子准备,洗碗筷之类则是杨晓澈负责,倒也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