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一百五十章 孙大娘
    场面一度乱糟糟的,都在为江小池给谁家打井争闹。

    无不统一意见,治保主任和江小池两家房子中间肯定位于灵脉上;另一个就是这两口井都是江小池给选的地。

    自从上次江小池从自己院子里挖出水,整个甜水村差不多都有人炮制。

    可究竟有几户成功的,答案为零。随随便便就能挖出水,还要专门打井队干嘛。

    所以虽没有人明说。但江小池凭自己本事挖出水,就是本事。何况挖了三口井就有两口在灵脉上,就算沾喜气,都要花大价钱把江小池请过来为自己挖井。

    朱大娘是最上心的,江小池浑身都是力气她知道。可一个姑娘究竟又多大本事她可猜不透。

    自家就在江小池家隔壁,若要真有灵脉,离的那么近十之**也有的事。

    可这回朱大娘不敢自己挖。上回朱大爷领着家里两小子挖了几天不成活不说,原本好好的菜地跟耗子盗洞似的,做一个坑又一个坑。

    好好的菜园子都毁的不成样子。要不是,赶得时候还算不晚,估计一年都没什么青菜吃。

    朱大娘套近乎的拉过江小池:“东西院住着,你别听他们胡说,大娘可不是差事的人。供饭不说,打井队该怎么给,大娘就怎么给。院里的井你帮大娘打出来就行,邻居间住着,谁不帮衬谁一把呢。”

    朱大娘望着江小池满脸都是喜意,江小池院里有井,原本她就眼馋,就是一直没舍得花钱请人。

    谁知,人家孩子随便一挖就挖在灵脉上,这要是自家井出水也这么甘甜,往后的日子估计就得翘着尾巴往后过。

    打井队打井,一口井二十块钱,真心是个大买卖,若这五六户人家户户一口井,张婆子医药费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可江小池真心为难,不是不对钱动心,人心贪婪,若挖不出灵泉,别人不说,单单是朱大娘就得把自己手撕了。

    江小池故作憨态笑了笑:“大娘,你说啥笑话呢?我一个丫头家家的哪回挖井啊,别说是灵泉了,就是能挖出水都是撞大运。回头再挖不出来水,或者挖出来的水味道不一样,你让我怎么收大家伙给的钱。”

    江小池有没有能力挖井,全村人有目共睹。见谁歪打正着挖一口井出水,接连第二口第三口井也出水的?这就说明,人家姑娘看着憨状,其实一身本事。

    在回头瞅宋老二,江小池面上一个不乐意两个不乐意,宋老二急的就差抱大腿。原还以为宋老二中了什么邪,说什么都要蹦跶的招过去做女婿,原来人家是最通透的,早知道人姑娘有本事。

    再说,今年天旱,要是等县里的打井队,等拍到他们村,都得等到天降甘露。全县大旱,都等着打井队打井,所以对村民而言,请打井队挖井,还不如就江小池挖井。

    群众的眼睛雪亮,最近江家日子过的好,江小池什么吊死鬼丧门星的,谁也不好意思开口再提。

    一旁窝着的孙大娘一直没有吱声,自家住在治保主任家隔壁,若是挖到灵脉的可能性岂不更高?

    孙大娘清了清嗓,一把扯过朱大娘:“给谁加打井啊,那可得是人家馋丫头说话算,别见天的站墙头算计,今儿求着人了厚着脸皮就上。人呀活一辈子,什么都可以不要,唯一不能不要的就是这一张脸。”

    朱大娘气不过:“要脸?要脸老公公和儿媳妇背地里扒灰?”

    有人膈应自己朱大娘回骂向来不客气,张嘴就骂道孙大娘心窝上。

    孙大娘不干:“你说谁扒灰?扒灰你看见啦?”

    朱大娘:“不扒灰死活不让媳妇改嫁,你家媳妇浪的的都出水了,死活绑在家里。说扒灰都是抬举你,谁知道你怀里的抱的是孙子抱的还是儿子?”

    背地里让人嘀咕就算了,人前让人这么诋毁,孙大娘有点挂不住脸。见孙寡妇一旁没事人似的看热闹,气就不打一处来。

    朱大娘泼辣,孙大娘不干动手。上前扯把孙寡妇头发,脱了鞋子就往孙寡妇头上抽。

    孙寡妇被抽的嗷嗷直叫,碍着孙大娘是自己婆婆年纪又大,躲闪着也不好还手。

    村民只管看热闹,没一个上前拉架的。不一会,孙寡妇头发就被扯乱,半张脸被抽的肿起来。

    孙大娘:“我让你发骚,你不发骚我能被人这么臭白?”

    孙寡妇不能还手,嘴上不服软,吐了口嘴角血水,狠道:“我骚我浪怎么啦,有本事放我改嫁啊。”

    孙寡妇给人的印象就不安分,这么不安分的人守活寡本身就出人意料。看热闹的议论纷纷:“是啊,凭啥不让人改嫁啊!”说着眼角余光看似无意的瞥眼王二癞子,神情甚是玩味。

    “你们别听她瞎说,谁不知道她是看上我家日子好过,是她自己愿意给我儿子守寡,我供她吃供她喝,没想到今天还供出仇来了。她愿意改嫁就改嫁,见天的黑天百日往外跑,你就当我不顾念名声啊?”孙大娘说的狠,一副要把孙寡妇吃掉的模样。

    江小池不愿意相信孙大娘片面之词。孙家日子好过还能有王二癞子日子好过?

    王二癞子看孙寡妇挨打,急的双拳都赚出青筋。想上前拉着,怕人议论孙寡妇,只得站在一旁不敢动弹。

    江小池看在眼里,不禁觉得这对痴男怨女有些好笑,不由的想帮他们一把。

    婆媳两正骂的欢,谁也没想到这时江小池一旁神来了句:“你们说的好笑,既然一个不愿意留,一个愿意往外嫁,早就不是一家人一条心,何苦还找个牵强的理由硬绑在一起?”

    江小池这么一问,孙大娘顿时尴尬的把嘴里往外骂的话又吞了回去。

    “谁说我们不是一家人,日子久了哪有舌头不碰着呀的。我就是嘴硬,早就把媳妇当亲闺女养的。”

    “当妈的哪有骂自己闺女骚,骂自家闺女浪的。人家与你儿子是夫妻,你要知道,儿子没了媳妇与夫家的关系就没了,还像旧社会那么对待媳妇的做派早就不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