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学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一百章 彼得·舒尔茨
    庞学林语速不疾不徐,将数学与日常生活的联系娓娓道来,就连常人眼中数学家枯燥的研究生涯,也变得妙趣横生起来。

    大厅中,不少借助各种渠道混入这场颁奖典礼的美貌名媛们,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正在演讲的东方男孩,第一次发现,除了权势与金钱外,知识的力量,竟然也如此富有魅力。

    而那些与会的数学家们,则时不时因为庞学林发言中出现的只有数学家们才懂的幽默小梗,会心一笑。

    庞永年夫妇则在台下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眼中满满都是激动与自豪。

    齐昕站在庞永年夫妇身边,双手合十,放在嘴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庞学林,一副小迷妹的样子。

    “我三岁的时候,爷爷就开始教我读书与写字,四岁那年,我第一次接触到阿拉伯数字,从此便与数学接下了不解之缘。爷爷教会了我如何把数理思维融入生活,如何将生活变成数学的一部分,我最早对数学的兴趣起源便是在数字的宇宙中探寻到了某种本质性的规律,那种源自内心深处的满足感让我意识到,随着我长大,成年,衰老,数学都将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

    ……

    “作为一名数学家,我的职责就是去探索数学宇宙未知的区域,拓展我们人类文明的知识边界,夯实我们人类文明在这个宇宙种的立身根基。我很荣幸成为这样的先行者……”

    ……

    十五分钟后,演讲结束,宴会大厅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大厅中,德利涅端着一杯香槟,来到了陶哲轩身旁。

    “陶,我发现你这个学生,除了拥有出色的数学天赋外,连演讲天赋也如此出色!”

    陶哲轩笑道:“说实话,我也有些出乎意料。当初在我手下读研究生的时候,庞可不是现在的样子,他虽然天赋极佳,但给人感觉藏锋于内,我以为他至少还要再磨练几年,才能在数学界崭露头角。没想到毕业还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已经成为这颗星球上最为耀眼的数学明星了……”

    德利涅微笑道:“哈哈,祝贺教出了一位出色的学生!我们干一杯?”

    陶哲轩同样微笑举杯致意。

    ……

    演讲结束,晚宴正式开始。

    庞学林周围很快就被与会的嘉宾围满,甚至连和自己父母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庞教授,恭喜恭喜,我们能合个影吗?”

    “庞教授,您刚才的演讲很棒,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让我们家孩子报考您的研究生!”

    “庞教授,宴会结束后有空吗?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

    庞学林脸上不得不始终保持微笑,满足部分嘉宾的合影需求。

    甚至有一些胆大的漂亮姑娘,上前合完影后,直接往庞学林的口袋里塞手机号和房间号。

    好不容易摆脱众人的纠缠,庞学林才来到了母亲和齐昕身边,却发现老爸已经不见人影。

    “妈,我爸去哪里了?”

    梅雨晴笑道:“你爸刚才遇见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被人拉着聊天去了。儿子,你今晚的表现很棒,比以前会说话多了,以前我还担心以你那木讷的性子,找不到女朋友呢,现在我放心了……”

    梅雨晴的目光从齐昕身上掠过,若有所指道。

    齐昕俏脸一红,下意识地抬头看了庞学林一眼,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得又有些失望。

    这时,中国数学会会长张德业和丘成桐端着香槟,朝庞学林联袂走来。

    庞学林笑道:“妈,我有朋友过来了,先失陪一下!”

    说着,他端着香槟迎了上去。

    “这孩子!”

    梅雨晴看着庞学林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她将目光转向齐昕道:“小昕,你可别介意啊,小林这孩子,脑袋就跟榆木疙瘩一样……”

    “阿姨,我没事,我觉得学弟这样挺好的!”

    齐昕笑道。

    ……

    “张教授,邱教授,你们好!”

    “小庞教授,你刚才讲得真好,没想到我们的大数学家,还是一名演说家!”

    丘成桐有些感慨道。

    庞学林笑道:“邱教授过奖了,我也是胡乱说了几句自己对数学的理解!”

    一旁的张德业道:“在你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感悟可难得得很,对了,下个月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就要开幕了,你到时候来首都,恐怕得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

    庞学林微微一愣。

    张德业道:“新一届奥林匹克数学国家集训队下个月要开始集训了,到时候你来首都,方便的话去给那些孩子讲讲课,就像今天这样,说说自己对数学的理解,我们国家数学的未来,最终还要落在你们年轻人头上啊!”

    庞学林笑道:“行,到了首都我一定去,话说当年我也是从国家集训队里走出来的!”

    对于张德业提出这样的要求,庞学林倒不奇怪。

    张德业是中科院院士,算是中国老一辈数学家,曾在信赖域法算法设计和收敛性分析领域做出开创性贡献,还证明了一类拟牛顿方法的全局收敛性,这是非线性算法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最重要的成果之一。

    这些年张德业年纪渐大,便从一线科研岗位退了下来,担任中国数学会会长之职。

    更多的时候从事科研管理以及青年数学家的培养工作,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集训队,便是由中国数学会组织起来的。

    张德业、丘成桐和庞学林聊了一会儿,两人便告辞离开,这时,一位满头金发碧眼,典型日耳曼民族长相的帅哥找了上来。

    “嗨,庞,很高兴与你见面!我是……”

    还没等他说完,庞学林便笑了起来,说道:“彼得·舒尔茨,今天我听别人说你也来了,原本下午就想找你聊聊天的,可一直没见到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彼得·舒尔茨,如果说庞学林在利用系统开挂之前,只是普通的数学天才的话,那么这位,就是天才中的天才,数学界又一大魔王级的人物,年轻一辈中风头最盛的数学家。

    彼得·舒尔茨出生于德国一个典型理工科学家庭,爸爸是物理学家,妈妈计算机科学家,姐姐是化学家!

    从小,舒尔茨就展现出极强的数学天赋,2004年,未满17岁的舒尔茨,经过层层帅选,被选进德国IMO国家队,第一次参加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可惜的是,这一次舒尔茨不知是太紧张还寻怎样,并没有做完所有题目,最后只拿了个银牌。

    这对舒尔茨来说,可谓是致命的打击,他表示完全无法接受如此失败的自己。

    于是舒尔茨又连续参加了3届国际奥数竞赛,并且十分争气地拿下了这3届奥数的金牌。

    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个比赛好玩!

    20岁,舒尔茨进入波恩大学数学系,仅仅用了3个学期便学完了本科,接着,又用2个学期学完了研究生内容。

    随后,舒尔茨继续跟着他的硕士导师米歇尔.拉**特,继续完成了博士研究。

    2011年,舒尔茨提前完成了毕业论文,并将它交给了导师拉**特。

    拉**特看完舒尔茨的这篇论文随即表示舒尔茨可以博士毕业了。

    舒尔茨在这篇论文里,首次提出了状似完备空间(perfectoid space)概念,把之前由法尔廷斯等人开创的一系列基础理论系统化。

    他将几何方法得以应用到代数领域中,被人们称为“代数几何未来几十年最具潜力的几大框架体系之一”。

    除此之外,舒尔茨还在论文里给出了数学家皮埃尔·德利涅(Pierre Deligne)的一个猜想——Weight-monodry猜想的特殊解法。

    24岁,波恩大学破格聘任舒尔茨为W3级(德国最高级别)的教授,创下了德国最年轻教授的记录,同时任教于该大学入选精英大学计划的数学研究生院。

    然而,舒尔茨的“变态”,还远远不止这些,作为“拿奖狂人”,舒尔茨每次获奖都引爆整个数学界。

    2013年,舒尔茨被授予拉马努金奖。

    2014年,舒尔茨获得克雷研究奖。

    在2015年,舒尔茨凭借他开创的状似完备空间理论解决了Weight-monodry猜想的特殊情形,而获得由美国数学学会颁发的柯尔代数奖。

    同年,舒尔茨还拿下了奥斯特洛斯基奖和费马奖。

    2016年,舒尔茨依旧没停下拿奖的步伐,先后获得莱布尼茨奖以及欧洲数学学会奖。

    2018国际数学家大会开幕式上,还不到31岁的舒尔茨,在陪跑一届之后,终于不负众望,拿下了菲尔兹奖。

    如果不是因为庞学林的存在,舒尔茨就是年轻一代数学家中的代表性人物,各种数学奖项最年轻获奖记录保持者。

    但有了庞学林系统开挂之后,舒尔茨还能不能保持这些记录,那可就两说了。

    现在,已经有媒体将这两人称之为当代数学界最耀眼的两颗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