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五个梦境一条线索
    杨真儿的生日,除了向坤和唐宝娜外,唐宝娜的姐姐宝婷、“准姐夫”高遥也不会缺席,还有她的好友秦萍。

    可惜的是老夏这次元旦要值班,没的放假,回不来。

    当然,杨真儿向老夏“保证”过,一定会给她发图片和视频,“分享”晚饭有哪些好吃的。

    向坤依然是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倒不是杨真儿和唐宝娜不愿意帮忙,实在是她们进厨房来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打乱他的安排计划,反正一个人他也能够搞定,这次可比平安夜那晚轻松多了。

    一边处理着食材,向坤同时在不停感应着留在秦岭深处的“兔子木雕”和“骨头”。

    通过感知到的情绪,向坤可以肯定,“兔子木雕”周围有最少两个人。

    在感知过大量情绪后,向坤早已经发现,情绪同样是有特征的,哪怕是同样的情绪种类,比如恐惧——即便恐惧来源相同,不同人的情绪,也是有细微区别的。只是需要仔细分辨,建立特征库,才能察觉出差异。

    甚至对比较熟悉的人,比如唐宝娜,他可以从某些特定的情绪就能分辨出感知情绪的主人是不是她。

    而从对一件事物的情绪感知,也同样可以多少判断出情绪主人的些许个性。

    就像向坤现在通过“兔子木雕”感知到那两个同样惊诧的情绪,他通过想象山洞里的画面、景象,自己代入后建立认知模型得出判断,这两位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大多数普通人都要强。

    虽然现在向坤做木雕的手艺相比最开始时,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秦岭无人区内,他没有带建立了“超感联系”的木雕工具,制作的木料其实也不是很适合,只能用金属箭头硬凿,得亏他力气足、肌肉控制能力强,才算是能把基本的形状凿个七七八八来。

    不过兔子木雕那粗糙的模样,看起来却是多了几分诡异、原始和神秘的味道,在山洞那个环境中,又有其他动物尸体存在的情况下,一般人看了,情绪波动会更大一些。

    向坤不由得猜测,现在接触到木雕的那两个人之一,会不会有“吸血鬼”?会不会就是那位“神行科技”的创始人鲁城安?

    不过向坤思考了一下就暂时排除了那种可能,如果是“吸血鬼”的话,应该会有其他方面的情绪,相对而言,疑惑应该要占大头。

    因为那山洞附近的区域,向坤大部分都亲自探索过,大部分地方都是他到过的,没到过也是在高处观察过,脑子里能建立基本的场景地图。所以通过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骨头进行定位时,对它的移动轨迹和距离,有比较精确的判断。

    从它移动的方向来看,被从山洞里取出后,就是直接往秦岭山区外而去,是要离开的趋势。

    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是通过什么方法找到那崖壁山洞的,但按理来说,找到山洞不是意味着搜索有了重大进展,应当继续扩大搜索范围么?

    还是说,他们也已经意识到,留下木雕的人并不是最开始杀死野猪的变异生物?

    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也应该继续留下追查留下木雕的人啊。

    除非他们认为,留下来也追查不到什么?他们是如何得出这个判断?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有两批人,一批人把山洞里的东西运回去,一批人留下来继续探索、搜查。

    一边感应,一边思索中,向坤把晚饭做好了。

    依然还是有三样以兔肉为主材的菜——没办法,现在每次饮血消耗的兔子实在太多,即便经常做了菜送给小区的保安、物业,也依然还有很多需要处理。现在每周的“伙食费”,比他变异之前都要高不少了。

    另外则有几道新开发的菜式,像铁板鱿鱼、蒜香龙虾,以及两样青菜,都是对他而言难度不太大的菜谱。

    而且晚上这几个人的口味,他也基本都摸熟了,即便是秦萍,有过上次的观察,也大概知道她的口味偏向。

    餐桌上,向坤得知秦萍最后还是选择了“神行科技”的offer,虽然“神行科技”那边看起起来更多地是进行新领域研发的探索工作,另一家企业的产品则要成熟的多,对职业生涯发展而言,去后者是更稳妥的选择。但对于还不到三十的秦萍来说,“神行科技”提供的offer显然更有挑战,更有期待感,何况待遇也要更好一些。

    “什么时候入职,‘神行科技’的总部是在本市吗?他们做这个动力外骨骼的研发场所在哪?”杨真儿好奇问道。

    “这一块的研发中心设在羊城市,我年后就会过去了,唉,以后没法经常吃到的向大厨做的美食了,残念。”秦萍一边说着,手上却不停,她本就喜欢海鲜,所以对向坤做的龙虾相当有兴趣。

    羊城么?

    一提到这座城市,向坤就想起郭天向,不过他也知道“神行科技”的研发中心大概率不止一处,而研究吸血鬼、变异生物相关的实验室,更是可能和其他方向的研发场所都不在一块,自成一体。

    他在心里也猜测着,那些从山洞中运出来的东西,会被送到哪里去。

    等到位置不再移动,确定后,向坤说不得还是要跑过去观察一下。

    当然,必须得小心再小心,做好功课和调查。相比起郭天向,“神行科技”是更难对付和危险的存在。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神行科技”及其背后的人对其他“吸血鬼”、变异生物的确切态度,但以向坤获得的巨型猫头鹰、变异蜘蛛、郭天向的记忆片段来看,变异生物到了某一阶段会对其他变异生物的血液有“刚需”,那就注定很难有和平相处的几率。

    吃完饭,大家凑一块玩了三国杀,虽然向坤基本上都可以在大家拿到身份牌一瞬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但玩的时候还是模拟自己并不知道“真相”,按着套路来玩,倒是让杨真儿、唐宝娜觉得终于发现了一个向坤不是那么擅长的领域。

    到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大家才停下来开始切蛋糕、唱生日歌,杨真儿吹蜡烛、许愿。

    不过当大家便准备告辞离开时,杨真儿却拦住了向坤:“不行,得先看看向木匠给我的礼物,要真是万马奔腾、八仙过海,我可是要‘退货’的!”

    秦萍忍不住笑道:“还是第一次听说别人送的生日礼物都要‘退货’的,当你的朋友也太难了,哎,我送的礼物你也检查一下好了,要是不满意,我也好带回去‘退货’呀!”

    唐宝婷也打趣:“对对,也看看我们送的,不行的话,我也好拿去‘退货’。”

    杨真儿无视其他人的打趣,哼哼道:“那不一样,向木匠的礼物是他自己做的,为了等这木雕,我可等了三个月了,可不能让他蒙混过关了,必须要斤斤计较。”

    向坤笑道:“好的好的,今天你是寿星你说了算,先‘验货’,先‘验货’~!不行就给你重做!大家都看着呢,我肯定不会耍赖!”

    于是本来已经走到门边的唐宝婷两口子和秦萍,也跟着走了回来,看杨真儿“开箱”。

    之前看到那个一直放在客厅角落的纸箱,他们就在好奇了,不知道的向坤送的是什么礼物,现在有机会一起看,自然不会错过。

    打开纸箱后,是一堆填充用的气泡膜,杨真儿先在向坤的指点下,从左上方拿起了一个小木盒。

    那木盒看起来并不如何精致,也没有上漆,不过边角却都有过打磨,至少没有木刺也不扎手,就和之前向坤送唐宝娜那几个木雕时用的盒子一样。

    打开后,里面是一个巴掌大、手持双剑、穿着盔甲的长发女孩,虽然和之前送唐宝娜当圣诞礼物的那个木雕一样,都是大头圆脸的Q版卡通化形象,但也是很容易就让熟悉的人看出这木雕的原型是杨真儿,特色抓得非常准。

    杨真儿看得眼睛一亮,“向木匠”雕的这形象,还真是挺合她心意的,她经常YY自己在二次元的形象时,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当然,不是Q版而是漂亮帅气版的。

    “这是补给你的圣诞礼物。”向坤在边上补充道。

    “哎?这看的我都想厚着脸皮找向坤要个圣诞礼物了。”唐宝婷忍不住感叹道。

    “我也想。”高遥也点头,小声赞同道。

    杨真儿喜滋滋地把那小木雕放回盒子里,搁到桌上,又伸手进纸箱里,在向坤的帮助下,解开固定物,把件更大一些、没用木盒子装的木雕取了出来。

    拿出来后,除了向坤外,围观看热闹的几人都是忍不住轻呼出声。

    这木雕的主题是一只恐龙,而恐龙的背上,则坐着漫画机器猫里的五人组,不过机器猫、大雄、小静骑坐在背上,胖虎和小夫则紧紧抱着那恐龙的尾巴。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的漫画是《机器猫》?”杨真儿颇为惊喜地问道。

    “不是你自己说的么?”向坤奇怪。

    “我有说过?”杨真儿疑惑。

    “有。”向坤肯定。当然,实际是他之前通过梦境看到的一些场景推测出来的。其实给杨真儿的两个木雕,真说制作的细节,并说不上多好,因为他并没有和材料建立“超感联系”,也没有“情绪注入”。不过讨了巧,做的两件木雕,都肯定是杨真儿喜欢的造型,所以依然能让她爱不释手、十分满意。

    离开唐宝娜家后,向坤和秦萍都跟唐宝婷、高遥的车。

    在车上,向坤一边和三人闲聊,一边却是同时在通过那“兔子木雕”感知梦境。

    事实上,晚上从不到十点多开始,向坤就已经通过“兔子木雕”感知到了第一场梦境,在要离开之前,又感知了第二场,上车不久,感知了第三场。

    由之前他的多次实验可以知道,同一个晚上,一件“情绪注入”的物品,是没法引动情绪让同一个人做两次梦的,但却可以在感知完一场梦境后,再次引动并感知物品附近另一个人的梦境。

    到家后,两个小时内,他又先后感知到了两场梦境,接下来一直到日出,都没有再感知到新的梦境。

    也就是说,那“兔子木雕”附近,最少有五个人。

    至于是不是总共只有五人,还不能确定,毕竟“兔子木雕”能影响的范围有限,说不定在影响范围外,还有其他人。

    向坤总结了一下他所感知到的梦境,有两场梦境都是和军事相关的训练,很显然这两人都是经受过这类训练的“专业人员”,他们出现在探索秦岭无人区的队伍里,也很正常。

    有一场梦境的场景是在一个实验室里,梦境主人在专心地对“兔肉”进行各种处理,显然这是位成天泡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他出现在队伍中,同样正常。

    另外两场梦境,一场是在玩乐高玩具,一场是在喂巨大透明蚁箱中的蚂蚁。从前者那各种蛋疼、复杂的玩法,后者那设计独特、明显定制的蚁箱可以看出来,这两场梦境的主人,也都是理工宅男,很可能和实验室梦境那个一样,都是搞研究的技术人员。

    这也是向坤用那种专注、认真的情绪进行“情绪注入”关联兔子木雕的原因,以之前的经验来看,当受到这种情绪影响时,被影响者所做的梦境,通常和其职业或爱好有关。

    这样他就可以通过梦境,来进行对方职业、身份的推测。

    甚至如果幸运一点,得到的信息足够的话,他说不定还能直接确定梦境主人的身份,或是知道他们背后的机构、组织在进行哪些研究,有了什么成果。

    从那两场进行着军事相关训练的梦境,向坤没能查知到什么特殊的信息,另外三场梦境,相对来说信息量就要大得多了。

    经过反复的思考和计算后,向坤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喂蚂蚁的梦境上。

    不论是蚂蚁本身,还是那个造型特殊的大型蚁箱,数量应该都非常地少,如果是定做的,甚至可以直接定位到人。

    而且这类小众的爱好群体,可能全国就只有那么几个小圈子,玩得好的,比较牛的,说不定大家都知道。这类技术宅,也都很喜欢通过分享来寻找同好。

    当然,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那梦境的主人确实很喜欢蚂蚁,大量关注相关的信息,但只是“云养蚁”,实际没有时间养,那些蚂蚁和那个大型的蚁箱都是他YY出来的。如果他平日里YY得够多、够认真、够专注,那被兔子木雕挑动情绪做梦,是有可能做他YY的梦。

    不过那种情况的几率不是很大,向坤还是先从蚂蚁和蚁箱入手,在网上查了蚂蚁的种类图谱,对比梦境中看到的蚂蚁模样,确定了种类,再在各个蚂蚁相关的贴吧、社区、论坛进行搜索,寻找相关的内容。

    这个过程,向坤一直让爱丽丝对他在电脑的操作进行监控,每做一步,也都会告诉爱丽丝他这么做的目的和原因。

    他要让爱丽丝学会他查询的逻辑,让爱丽丝学会走“捷径”。

    上午九点多,向坤终于在微博上看到了和梦境中基本一样的蚁箱,再看那条微博所显示的“来自huawei mate20”,联系到梦境中蚁箱边上的一部mate20,更是提高了是同一人的可能性。

    那微博用户没有认证,职业方面也没有标注,但只要找到微博帐号,向坤知道距离找到具体人就不远了。

    届时不论是通过“超感联系”的骨头,还是这位蚂蚁小哥,都可以成为他追查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