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盛唐太师 > 第一零六章带你找哥哥
    第一零六章带你找哥哥

    杨天保拿着吏部发放在赤牍,踏上了云州赴任的旅程。跟随杨天保前往云州赴任的部曲除了一百四十三名部曲,还有单道真、薛瑶、罗晓玉。

    古代官员异地赴任,一般情况下,是可以携带家属的,除非个别官员,权力极大,为了防止造反,把妻子父母留在京师居住,也有作为人质的意思。

    不过,那绝对是三品以上实职官员,而且是封疆大吏级别,目前,杨天保还不到那个级别,他还享受不了这个待遇,更何况,就算将来杨天保的官职做到了那个级别,成为某总管府都督或者四安大将军,但是妾,还是可以跟随照顾官员的俸禄的。

    在古代,妾不算家眷,哪怕某个权臣铤而走险,谋反未成功被抄家灭族,妾其实不会被诛杀的,只会被再次贩卖,或者发配教坊司。

    杨天保的一百多名部曲,其中五十余人是擅长骑术,其他人则不会骑马,只能牵着骡马前行,一路走到云州。

    在杨天保一路东行,抵达下邽(今天华县境内)时,一支拥有十数辆大车的车队,停在官道上,奉命在前面探路的单道真已经开始警觉起来。

    唐朝的治安,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人少地广,太方便藏匿,况且杨天保携带了大量的财物,在强盗眼中,绝对会是一只大肥羊。

    不过,当单道真看到陈应靠在最后面那辆大车上,晒着太阳的时候,单道真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陈应翻了一个白眼,反问道。

    单道真道:“你走后,谁给大郎管账?”

    “就那点钱,还用得着本天才亲自管吗?”

    陈应一脸得意的笑道:“就是放头猪在那里,账目也不会差一文!”

    敢在官府的账目上做手脚的,大有人在。毕竟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况且上上下下一切动手,总得把账目平得干干净净净,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网络。

    可是杨天保的私账,那是他自己的钱,一旦贪墨私人的财物,杨天保可以私自处置,斩断手脚也好,就算把账房杀了,他们也没处伸冤。官府不会受理。

    得到消息,来到前面的杨天保问道:“你来做甚?”

    陈应收起嬉皮笑脸,一脸郑重的道:“前往云州,令公让我给你带点东西!”

    杨天保一脸欣喜,还以为杨恭仁担心他在路上的花销,给他送来一笔钱。毕竟穷家富路,这是有前例可寻。

    在长安城,哪怕杨天保没有一分钱,可以凭着他弘农杨氏的身份,到处吃喝嫖赌,绝对没有人敢把杨天保往外撵。可是出了关中,弘农杨氏的威慑力和影响力就弱得太多了。

    当杨天保看到大车上装着一堆没有用处的破铜烂铁,不禁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就这?”

    陈应向其解释道:“甲胄打造不易,良甲更甚难求!朝廷有律法在前,不得擅自拥有甲胄!”

    观国公杨恭仁曾兼任左卫大将军,所以他身边拥有七十八名重甲扈从,这是朝廷允许的,对于每一具重甲,武器监都有编号。

    杨恭仁曾率领凉州唐军与突厥交战过,肯定有战损,想来这些破铜烂铁,就是当时截留下来的。

    在冷兵器战争时代,拥有一套铠甲,在战场上的存活机率,比无甲士兵大十倍不止,特别是将校所置办的制式明光铠甲,基本上可以无视突厥人的轻骑弓箭的射击,对于枪矛的刺击,也有一定的防御能力,特别是护膊、护肩、胸口,可以防御刀砍剑刺。

    一场惨烈的战斗打下来,将领的伤亡几率一般都不太大,除非全军覆没之类的惨败,否则将领几乎都可以完整无缺的存活下来,主要的功劳就是明光铠甲。唐军在历史上,并非没有败绩,像坦罗斯惨战,大非川之败,数万精锐士兵阵亡或被俘虏,然而将领都可以活下来。

    这当然也是铠甲的功劳。

    古代对于兵刃虽然没有限制,民间也可以拥有武器,但是对于军用制式弓弩和甲胄,是防御得非常严。

    汉代名相周亚夫,自知死亡将近,他的儿子为他购买五百具铠甲,准备陪葬,结果被告发谋反,就这样,周亚夫因而死亡。只是因为铠甲来之不易,造价高昂,毫不夸张的说,五百甲士,一战冲溃数千无兵士兵,属于正常现象。

    这些废铜烂铁,有足足十几辆,既可以拆卸甲叶片用来维修其他破损甲胄,同时也可以武装他的部曲,哪怕再残破的甲胄,防御力也大过于无甲士兵。

    陈应轻轻掀起上面一层破烂,下面则堆放着崭新的甲胄。

    杨天保恍然大悟,这是杨恭仁担心他在云州会遇到危险,特意给他的部曲准备了一批甲胄,几乎所有的甲胄,全部都铁质甲。

    唐代的制式甲胄,总共有十三种,明光铠甲是最顶级的重甲,身披明光铠甲的陌刀将士,可以无视敌人的箭矢如刀枪,挥舞着陌刀,如墙推进。望者披靡,所向无敌。

    不过,明光铠甲造价昂贵,还有山文甲在后世都没有实物出土,只存在壁画、图画以及陶俑和文字记载上面。

    而整个观国公府只有七十八具,现在马车上就放着六具明光铠甲,从上面的磨损的甲叶片痕迹,还有紫黑色的痕迹,可以想象,这位原主人,应该是经过惨烈的血战,阵亡后,从尸体扒下来的。

    这六具明光铠甲,都是经过大规模修复完成的,无论是护膊,当胸,都是新更换的精钢打造的,上面还泛着湛蓝色的金属光泽。

    除了明光铠甲,细鳞甲之外,还有制式弩机,还有横刀、马槊也有三十根,望着准备充分的军军械物资,杨天保的神色凝重起来,他望着陈应道:“云州之行很危险?”

    “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陈应笑了笑道:“如果你想回去,自然有人为你告病假,过了半年几个月,再换个地方为官!”

    杨天保沉吟起来。

    杨恭仁在最关键的环节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戴胄这个老混蛋也没有告诉他,他们肯定清楚云州之行的危险,所以杨恭仁才冒着被人发现举报的危险,给他准备这么多军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十几车军械,足以让杨天保武装四五百人马,足足两个团,半个折冲府的武装力量。

    “去!肯定有危险,这是必然的!”

    杨天保纠结起来,到底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就在官道不远的树林里,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杨恭仁坐在马车里,悠闲的喝着奶茶,自从奶茶风靡开来,杨恭仁已经不再喝传统的茶汤了,奶茶的味道比较容易接受。

    康伯坐在杨恭仁对面,笑了笑道:“三郎,一定猜测出云州有问题了!”

    杨恭仁点点头道:“若是猜测不透,那就没有培养的必要了!”

    作为一个父亲,杨恭仁是希望杨天保一生平平安安。可是作为父亲,杨恭仁又希望杨天保可以重振杨氏的家势声威。

    此时,弘农杨氏表面上风光无限,只要杨恭仁这个当家人才明白,杨氏的危机是多么严重。

    朝廷与世族门阀的对立越来越严重,要不然李世民也不会趁着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攻打东突厥,表面上看攻打东突厥是李世民雪耻之战,其实,这何尝不是李世民杀鸡儆猴,立威之战?

    鸡,就是东突厥,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可是谁是猴呢?就是七宗五望,山东世族。

    作为世族门阀的一份子,弘农杨氏与山东世族,七宗五望,有着说不清,理不明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想要撇开他们很难。可是,弘农杨氏与李唐皇室世代联姻,他们与李唐也纠缠不清。

    现在世族门阀逼着弘农杨氏站队,他们希望弘农杨氏可以站在朝廷的对立面,与他们站在一起。

    这个选择,肯定会得罪朝廷,也就是李唐皇室。

    如果铁了心的要跟李唐皇室站在一起,那么山东贵族,七宗五望,他们联合起来,造反倒不至于,收拾弘农杨氏却绰绰有余。

    七宗五望也好,河东四贵也罢,他们早已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形成显宗和隐宗两支,就算李世民找个机会把太原王氏,连根拔起,只能斩杀太原王氏的明宗,却伤不到王氏的隐宗。

    一旦成到了那个局面,就是天下大乱,土崩瓦解。

    杨恭仁依稀想起,当初他刚刚开蒙的时候,他拿着《尚书》抑扬顿挫的朗读道:“天命无常予,暴力不足恃。有德则得国,无德必丧邦。”

    “有德和无德!”

    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到底是不是有德,还是无德,只有天下士人说了算,毕竟掌握了舆论的是士人,是世族门阀。

    别看李唐朝廷坐稳了江山,看似风平浪静,可是在这平静的表面下,却暗流滚滚,波涛汹涌。

    杨恭仁笑了笑道:“康伯,你跟随我多少年了?”

    康伯摇摇头道:“记不太清了,大象二年,到现在多少年了?”

    杨恭仁道:“五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五十年?”

    康伯疑惑的道:“阿郎,你也怕了?”

    “不是怕!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杨恭仁目光中迸射出犀利的杀气,冷冷的说道:“如果我能再年轻十岁,谁敢逼我?”

    康伯没有说话,十年前,天下动荡,没有人敢逼弘农杨氏,否则杨氏也能搅动风云,激荡乾坤。

    十年时间,时过境迁,变化太大了。

    就在这时,一名黑色劲装的汉子来到马车前,轻轻敲响马车的车门:“主公,三少主启程了!”

    “哦!”杨恭仁兴奋的问道:“他怎么说?”

    “明知山有虎,偏向山中行!”

    杨恭仁哈哈大笑起来,道:“不愧为我杨伦的儿子!”

    杨天保和他的两个哥哥,最大的不同,就是因为他的两个哥哥,没有穷过,没有被穷怕过,对于杨天保来说,有钱人可以认性,没钱人只能认命,他没钱,却不认命,还可以拼命。

    富贵险中求,不拼命,哪里来的大富贵?

    更何况,他不是嫡长子,没有观国公府先天优势的继承权。

    机会,已经摆在杨天保面前了,他必须把握住。作为一个男人,二十岁之前可以拼爹,但是不能永远拼爹,他的老爹也不是万能的。

    一辆宽大的马车,晃晃悠悠,咯咯吱吱,杨天保躺在马车上,左边是罗晓玉,右边是薛瑶,薛瑶头枕着杨天保的胸膛,倾听着他的心跳:“大师兄,咱们回去好不好?这官咱们不做了,咱们带着很多钱,还有布帛,可以买几百亩田!”

    “农夫山泉有点田?”

    杨天保苦笑道:“这样的日子,我也想过,只是咱们眼下,还没有到可以安逸的时候,在长安城的时候,依靠的都是父辈的余荫,人情这个东西,越用越少,你看看长安勋贵的哪一家,他们的子弟不在拼命?程怀亮跟着薛万彻去了灵州,尉迟宝琳被我打得伤还没愈合,就去了云州担任云州司马,还有长孙冲,跟着李靖呢……他们都在拼命,我为何不能,我难道比他们还要高贵不成?”

    薛瑶咬咬牙道:“我怕……”

    “别怕……!”杨天保笑道:“想不想见一个人?”

    “谁?”

    “你哥哥,亲生哥哥,一母同胞!”

    薛瑶摇摇头道:“不见,我一点都想不起他!”

    杨天保道:“我听过他,他很厉害,过了潼关,咱们一路绕道去找他,只要带着他,他一定可以保护咱们的安全!”

    罗晓玉不悦道:“他很厉害吗?”

    “当然厉害了!”

    “比单二哥还厉害?”

    “应该吧,他们没打过,到时候让他们打打看!”

    杨天保笑了笑道:”我特别期待,单道真和薛仁贵,到底谁更厉害!“

    PS:今天有点事,就一更了,四千多字,算是二合一吧,明天继续六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