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洪荒炎尊 > 第一百零九章忆往昔
    想着这次东海之乱有国师和南岳宗的影子,向昭就不由悠悠一叹。

    南岳宗与向昭真的是纠缠不休,南岳宗对幼时丧亲的向昭的影响可以说是一度贯彻的。

    向昭曾以为,他会一辈子是南岳宗的人,青年为它奋斗,待差不多的时候,成为长老,继续为它发展谋化。

    可惜事事难料,向昭终究与培养他的南岳宗决裂,向昭对南岳宗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那里曾有他的一切。

    南岳宗有向昭关于师傅,同门,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水凌和林荣。

    想起水凌和林荣,向昭就想到了自己在南岳宗与他们最初的相遇到最后的相知。

    慢慢的,向昭不由陷入了与水凌与林荣回忆。

    “水凌,你又想多事?”

    “对,你的事我知道了,我要给你揍扁那些渣渣!”

    “没有的事,别乱来!”

    见水凌一气之下,叫嚣着非要找欺负自己的人报仇,带领启鹏飞等人就欲推门出去,向昭赶紧起身阻止。

    向昭最怕麻烦了,如此一来一直以来的低调全都白费了。

    “不去也可以,不过……你要陪我去玩。要不然我不仅仅找他们算账,还要将之告诉祝照师伯,如何?”水凌瞪着眼邪恶地说到。

    “好吧。”

    看着水凌天真无邪的笑脸,向昭却感到一阵寒意,无奈只好顺从,否则一件无中生有的事,也能让水凌闹个天翻地覆,如果真是那样,以后就永无宁日了。

    “这就对了嘛!经常待在家里,会闷出病来的。

    正好我这是第一次来你们炎火山,你就带我四处逛逛吧。”

    水凌是个活泼灵动的小姑娘,自然对新鲜事物异常感兴趣。

    “可以是可以,不过最好先告知师傅一声。”

    向昭有些迟疑,只不过是对水凌有点羞怯。

    “不用了,祝照师伯那儿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现在就走吧!”

    水凌异常兴奋,拉着向昭的手就往屋外跑去,弄得向昭一阵窘迫脸上微露羞色,虽然向昭现在还小,但还是知道男女有别。

    在以前和父母一起生活的那个山村,本就没多少人,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更少、所以和一个陌生女子这样亲近,还是第一次。

    “那个……需不需要我们一同陪伴?炎火山很大,我们可以带路赏玩……”

    启鹏飞等人也很想去,羡慕的同时,当然也为向昭他们的安全着想。

    向昭刚来炎火山不久,又不经常外出,山上的情况也基本不清楚,再加上水凌初来乍到,二人一起外出,会遇到什么情况都难以预料。

    “不用,多谢各位师兄,有昭在就行!”水凌说着,拖拉着向昭欢快的离去。

    “那······祝你们玩得开心,昭师弟,注意照顾师妹啊!”启鹏飞道。

    被水凌断然拒绝,几人都露出极度沮丧的表情,同时深深叹了口气。

    “哦……”向昭来不及说句话,便被水凌拉得踉跄而行。

    时已入秋,洪荒绝大部分地区四季更替,寒霜已落,天气转凉。

    但是南岳宗山上的天气却有些反常,不仅仅与外界气候相异,反而周围五座山峰的气候也各不相同,差别很大。

    南岳宗周围五座山,依据阴阳五行相生规律的阵法排列,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灵气循环往复,犹如另一个独立的世界。加之南岳宗建立在灵脉之上,门下弟子修行事半功倍。

    内功心法都带有明显的五行属性,例如炎火山弟子内力炎如烈火,天水山则是寒如冰霜。

    两座山的气候也是迥然不同,至于为何成五行相生规律,是天然形成还是人为就不得而知了。

    炎火山常年气候干燥炎热,设置的景物绝大多数耐热耐旱,与水源充足生机勃勃的天水山完全是两个世界。

    “昭,为什么你不和他们一起修习呢?”

    二人一起走过炎火山弟子们的练功场地,看着师兄姐们一个个生龙活虎兴致勃勃地练功,上下翻飞真气激荡。水凌看到场上情景自然很是兴奋,因为在天水山她一直和师姐们一起修昭。但是看到向昭似乎不怎么关注,颇感好奇。

    “没什么。”向昭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之色,咬牙说到。

    “还在为你爹娘的事伤心?

    凌儿虽然没有过那种经历,但是也感到很难过,自小与大哥他们相依为命,爹娘的感觉,想必与昭心中的差不了多少。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还请昭节哀顺便啦!”

    水凌面带笑容地说道,娇俏可人的模样令人如沐春风。

    “我知道的不用你教。”向昭似乎不胜其烦地撇嘴道。

    “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一切重新开始。好好修炼吧,将来成为天下无敌的武林高手。”水凌鼓励道。

    “天下无敌?你也太小看我了,应该是三界无敌!”向昭冷声订正说到。

    “哈?原来你这小子野心这么大……不过虽然很困难,但是······凌儿更喜欢坚忍勇敢的昭,这样才对呐。”水凌先是惊讶,随即噗嗤一笑。

    向昭本以为水凌会笑话他好高鹜远,虽然这确实是他来到南岳宗定下的目标,但是相信没有人会认同。

    可是想不到水凌丝毫没有嘲讽之意,反而隐约在鼓励他一般,也许是水凌的善意之言,又或许惊艳于她无比漂亮的笑颜,向昭顿时空白一片。

    “凌儿相信,在实现那个目标之前,昭一定会遭遇各种艰难险阻,但一定不会放弃,而是以乐观积极的态度迎刃而上,所以……笑一个吧!”水凌突然说到。

    “一点都不好笑,为什么要笑?”向昭手足无措,但是他也确实笑不出来。

    “别把那种粗俗的笑和这种笑相提并论,这种笑是给人勇气和力量的,以前大哥经常这样教我,所以才能每天保持这么好的状态。你也笑一个嘛。”水凌央求道。

    “这种哄小孩的低级言行,我才不要做呢,要笑也要在心里,笑那才是最高级的。”向昭不屑道。

    “咦!这话说得挺有道理的……”

    水凌说着,心中想象一下那种情景,可是想象到的都是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仿佛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吃人妖怪,又似乎是个城府极深的阴险小人,顿时冷汗涔涔,急忙摇头否认,自己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

    “嗯嗯……那太阴险了不好。还是笑一个吧。”水凌摇了摇头非要向昭笑一个。

    “莫名其妙,我才不要。”见水凌纠缠上来,向昭赶紧躲开,水凌又欢笑着追了上来。

    一路飘荡着水凌轻快悦耳的笑声,二人的身形渐渐消失在山下。

    “咦,那个是竹林?”

    炎火山虽然高大,但是气候恶劣,有什么景物很容易收入眼底。接近山脚之处长着一片竹林,与外界的竹林似乎没什么两样,可是出现在这终年气候干燥炎热的炎火山,却格外引人瞩目。

    “嗯。那是火印竹,因竿上有火焰印记而得名,只适宜生长在气候炎热之地,所以极为罕见。”

    刚来炎火山的时候,启鹏飞他们带他在山上逛过,有什么特色还是大致知道的。

    “真的?想去看看!”

    水凌好奇心起,非要向昭带她去近距离接触一下。

    “不去了吧?以我们现在的武功,修为进去很危险的。”向昭稍有迟疑,对于那里有些忌惮。

    “哦、这是为何?不就是一片竹林吗,难道还有什么妖魔鬼怪?”仔细看一下,那片竹林也没多大,着实令水凌惊奇。

    经向昭一说,才知道那片竹林是真有危险的。

    正如前面所知道的炎火山气候炎热,植被都是耐旱耐热,所以质地坚硬。

    平常所见的竹子本就十分坚硬,生长在炎火山的火印竹,更是硬如铁石。一般的刀斧,都难以伤其分毫。

    正因为如此,竹叶也如刀片一般锋利,竹枝亦如钢针那样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