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逆行诸天万界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泥巴娃荒天帝
    祭台以巨石砌成,很开阔,紧邻折断的老柳树而建,此时上面堆积满了猛兽,如同一座小山似的。

    鲜红的兽血染红了巨石台,沿着石面上的刻图而淌,红艳艳,加之巨兽粗长的兽毛、寒光闪烁的鳞片以及狰狞的巨角等,触目惊心,有一种惨烈的洪荒气息扑面而来。

    石村的男女老少一起祷告,请求柳木庇护,这是一场严肃的祭祀过程,而这也是一种惯例,每次狩猎回来都要进行。

    叶君心知,这样的祭灵方式,柳树根本就用不着。但是,自然也不会阻拦村民的一番心意。

    焦黑的树体如同过去一样寂静,并没有一点反应,一如往日不曾取用祭品,但是很多村人却知道,它有灵!

    终于,祭祀完毕,人们都长出了一口气,重新浮上了喜悦的笑容,开始搬这些猛兽的尸体,准备去放血、切割。

    “很多年了,祭灵都没有动过一次供品,还需要每次都进行祭祀吗?”一个少年有些等不及。

    “臭小子你乱说什么!”他的父亲怒瞪铜铃大眼,抡起蒲扇大的手就要揍他。

    当年,可是这株树,救了村长,这是石村的救命恩人。而且,这几年,自从柳树扎根于此之后,石村平平安安,再也没有损失过一个人,这肯定是柳树所带来的福气。

    叶君摆了摆手,制止了,轻声道:“祭灵,是我们祭祀与供养的灵,贵在心诚,我们虔诚待它,它才会守护与保佑我们的村子。”

    少年的脸憋的通红,慌忙道:“族长我不是心不诚,只是觉得,祭灵好像并不需要这些祭品,从来都没有动用过。”

    “心意到就好了。”叶君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解释道。

    很快,祭坛上的猛兽尸体就被分割成了一块一块。一些妇女拿着肉点燃了篝火,放进了陶罐里去炖,等熟了之后,放点盐,这对于小山村的人而言就是无比的美味了。

    而那些兽血也没浪费,全都被收集了起来。

    在村中的一块空地上,早已摆放好了八个大铜鼎,下面烈火熊熊,鼎内的水沸腾,几名老人向里面扔下一株株药草,不时还会放进去几条尺许长的蜈蚣、拳头大的蜘蛛等,让原本非常清的水变得黑乎乎,跟墨汁似的,很吓人。

    一群孩子当时脸就绿了,恨不得立刻逃掉,奈何被大人们死死的按住了。

    随后,又有族人将那些装着凶兽真血的陶罐取来,几名老人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将当中一些殷红的液体倒入大铜鼎中,结果乌黑的水更沸了。

    这是族长从外面带来的药方,可以熬炼人的筋骨,尤其是对小孩子,有大作用。

    除了真血之外,几位老人还令人将飞蟒的翼骨、夔兽的足骨等费力的碾碎,也丢进了沸腾的水中。

    当火熄灭,鼎中的水不再沸腾,水温稍降后,惨叫与“噗通噗通”声传来,第一批娃子被扔了进去,一口鼎内两三人。

    “痛啊,这水能将人烫熟啊。”

    “救命啊,身体跟被刀剐一样,皮肉都裂开了!”

    他们呲牙咧嘴,手抓脚蹬,一个个奋力向外冲,结果又都被按了回去,惨叫连连。

    就这样,几十个孩子一批一批的被扔进去,大多数都叫的很凶,不断挣扎,只有七八个孩子稍微好一些,虽然痛的满头大汗,但却忍着不吭声。

    至于小不点,也没能逃掉,而且被特殊照顾,被单独扔进一口黑鼎中,里面全都是凶兽真血、碎骨等。

    村人并没有觉得不妥,也不觉得厚此薄彼,因为自家的娃子承受不住,在普通的药鼎中就已经撕心裂肺的哭叫了,而小不点却能吃的消。

    叶君又取出了两个罐子,里面,盛满了赤红色的血液。

    其中一个罐子中冲出一道赤霞,凝成一头貔貅,巴掌长,威武而狰狞,似要撕裂人并逃走,凶性极盛。叶君一巴掌将貔貅拍散,化成血液,落入鼎中。

    而另一个罐子中装着的是淡金色的血液,很少,只有一小团,仿佛有一条金色的真龙在游动。

    叶君屈指一弹,一滴金色的龙血飞出,落入了黑鼎之中。

    别人不知道,这些可是真正的龙血。

    哪怕是在这个世界,纯正的龙族也极为稀少,在天界或许还有几条。但是,叶君手中却有龙血。当初,在神墓世界,他斩杀过不少神龙,后来龙马进化成天龙,叶君当然不会缺少龙血。

    龙血,才是最好的炼体之物。

    药浴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群孩子被泡的像是红皮猴子,一个个惨兮兮,彼此相顾,泪水哗哗地,直到药浴结束后才止泣,终于解脱。

    小不点在黑鼎中时没有哭,大眼乌溜溜地转动,小脸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不过被拎出来时却跟醉酒般,摇摇晃晃。

    “感觉怎么样?”一位老人问道。

    小家伙打了个饱嗝,迷糊的说道:“喝饱了。”

    听着他这样没心没肺而单纯的回应,大人们全都被逗乐了。

    “困了。”小家伙歪歪扭扭,小身躯倒在了叶君的怀中,轻轻嘟囔了一句,又微微咿呀了一声,陷入熟睡中。

    “带这些孩子去睡个好觉,明天都会长出不少力气来。”叶君笑着挥了挥手。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年,在凶兽真血和龙血的滋养之下,石昊的体质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增强。此时的石昊,还没有开始修炼,但是,体质已经不弱于那些太古凶兽的幼崽了。这是根基,是底蕴。只有根基打好了,才能厚积薄发,有朝一日,体内至尊血重生。

    日子似乎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石村的生活平淡而幸福,如果不出意外,石昊或许,真的就会在这个村子长大,跟随着大人狩猎,成为最好的猎手,再娶一个最健壮的姑娘,生一堆熊孩子。

    直到一天,山里似乎发生了某种变故,大荒之中,不断有强者御空而来,朝着山中进发。

    一队又一队强者向着大山中赶来,他们要进山脉。有骑着银色独角马的部族,有站在巨大兽骨上贴地飞行的王侯子弟,还有坐在蛟身上、横空而来的强势人物。

    一根雪羽长达五六米,流动洁白光辉,非常圣洁,上面站着一个老人,以及两个少年,还有两个漂亮的小姑娘,美丽的跟精灵一般,眸波流转,顾盼生辉。

    “呀,爷爷,快看,这个村的祭灵好奇怪,怎么是一株被雷劈焦的老柳木呢,只剩下了一条嫩枝。”

    “云妹妹,你喜欢那根枝条?我去给你摘来!”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离地还有十几米高,就从蛟上跳了下来。

    “这个祭灵有些古怪,雷劫中孕育新生,这株雷击木如果练成法宝,肯定有奇特的效果!”

    看中柳树的可不止一两人,一时间,几道身影都冲了过来。

    都是孩子,而他们家的大人不好出面,在背后笑盈盈的看着。

    至于那株柳树,没有人在意,一个小村庄的祭灵而已,没什么好顾忌的。

    这几个孩子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就十来岁,但是修为都很不凡,打的风雷阵阵,好不热闹,自然是惊动了石村的人。

    石村地方偏僻,那里见过这么多高手?

    “一群土包子!”几人坐在恶蛟上,淡淡的扫了一眼,闪过一丝不屑,旋即笑着冲下面打斗的小孩说道:“你们快点决出胜负,这株柳树祭灵就算是你们的战利品了!”

    本来,石村的人还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打斗,但此时全都面色惊慌了起来。

    可是,他们能怎么办?别说这么多强者,单单是那天空中的恶蛟,比灯笼都大的眼睛,被它一瞪,让人毛骨悚然。

    可一个幼小的身影站了出来。

    石昊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嘴角还沾染着奶渍,奶声奶气道:“大哥哥,你们不能伤害我们的祭灵!那是保护我们村子的!”

    然而,没有人会把他当一回事,尤其是那几个孩子,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主,此时打出了真火,怒道:“什么狗屁祭灵,一株树而已,我这就拔回去练成法宝!”

    说罢,那个男孩还真的朝柳树而去,伸手要折断柳枝。

    “蛟鹏,你可别像吃独食!”

    其他几个孩子也冷笑着冲了过来,纷纷朝柳枝抓去。谁都看得出,这是好东西。

    “不行!”

    石昊迅速上前,气息一下子变了,白嫩嫩的小手伸出,竟然发出了风雷之声,与蛟鹏的掌撞在一起。

    “轰!”

    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小不点站在那里不动,蛟鹏整个人如遭雷击,踉跄后退,每一步落下,地表都出现一道可怕的大裂缝,他摇摇晃晃,一退再退,足有十几米远,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另一手抡出,将其他几人全都拍飞了出去。

    一群人都石化,说不出话来,这太让人吃惊了。

    这他妈的还是一个吃奶的娃啊,直接一巴掌将这么多名气极大的天才孩子,全都给生生抡出去了?见鬼了!

    “放肆,泥巴娃,你敢对我出手?”蛟鹏大怒,眼中发出野兽般的光束。这一次,他动用了族中的至强宝树,一条血气化形的蛟龙,朝着石昊吞噬而去。

    “蛟鹏真不愧是蛟族第一天才,小小年纪,就能把宝术练到这个境界,将来前途无量啊!”有人恭维道。

    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则哈哈大笑,神情得意。

    至于,地上那个泥巴娃能不能挡得住蛟鹏的攻击,他们并不在乎,一个泥巴娃而已,就算把这个小山村灭了他们也不当回事。

    然而,下一秒,惨叫声响起。

    蛟鹏的身影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半空中,一条血线喷洒而出,蛟鹏的身形就如同折断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震惊,尤其是那个中年男子,根本不敢置信,彻底傻眼了,都忘记了把他儿子救回来。

    但是,也有不少人看清楚了,刚才,蛟鹏攻击的时候,那个泥巴娃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蛟鹏的宝术就被粉碎了。

    那是纯粹的肉身之力,简直太过恐怖。他们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人类,还是一个太古凶兽的幼崽?

    “杀……杀了他们!”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目眦欲裂,浑身的杀意冲天。

    蛟鹏,那可是他最得意的儿子啊,蛟族百年不遇的天才,将来如果成长起来,那么他很有可能可以父凭子贵,坐上蛟族族长的位置。

    “蛟道友,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不至于斤斤计较吧!”那对双胞胎女孩身边的老者皱眉道。

    “云道友,那棵柳树我不跟你抢,但是,这个孩子你也别插手了,我要他死!”蛟族中年男子不肯罢休!

    “蛟叔,立刻行动,给我撕碎他们!”蛟鹏已经被人救了起来,坐在蛟龙上面,虚弱又怨毒的指向石昊那里,“蛟叔,给我血洗此地,另外将石村的祭灵的嫩枝给我折下来!”

    其他几个势力都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纵然是云天宫,那两个小姑娘有些不忍,但是老者也是微微一叹,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山村跟蛟族决裂。

    “柳神,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到我的话,也相信你可以庇护村子,请你守护这里。”小不点大眼纯净,对着焦黑的柳木轻语。

    “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小山村的祭灵,也敢冒充神灵?不知死活!今日,便拿你们血祭!”

    “吼……”

    飞蛟动了,庞大的躯体俯冲下来,带起一股狂风,冲向石村众人。

    “爷爷快阻止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大急,出言请自己的爷爷相助石村。

    云天宫的老者却没有动,此时他一阵心悸,浑身寒毛倒竖。

    “哧!”

    突然,一道璀璨的亮光冲起,一条碧绿的柳枝,如神玉雕琢而成,通体晶莹,散发出灿烂霞光,洞穿了天空。

    那张开血盆大口、俯冲过来、要血洗石村的飞蛟眼睛猛地睁到最大,惊悚到了极点,发出一声恐惧的咆哮声。

    “嗷……”

    然而,紧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一根碧绿的柳条,如秩序神链一般,绿霞炽盛,噗的一声洞穿了其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