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朕不是宋钦宗 > 三十五 东宫机构
    马车缓缓前行,摇得赵桓昏昏欲睡。

    只是想睡睡不着。

    一方面是与李纲谈妥了开设分基地的事情,心中隐隐有些亢奋。

    另一方面,赵佶的态度实在让他心累。

    真想自请实地外封流求去。

    偏居海外,关起门来称王,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

    只是,锦绣中华,如何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她沦落腥膻中?

    最重要的是,真躲海外去,怕不要成为穿越者之耻,这比皇帝之耻更耻辱。

    勉力奋进吧。

    不知不觉中,马车进了东宫。

    “郎君,你可算回来了。”

    尚未下车,便听到了朱琏的呼唤。

    赵桓责备道:“日头还是毒辣,何苦跑到外面来等?”

    朱琏尚未答话,朱凤英抢道。“日头再毒,能毒得过衮衮诸公的心肠?姐夫不怕哪些毒心肠的,我等岂能惧怕区区烈日?”

    高昂头颅,斗志满满。

    也不知道她的骄傲从何而来。

    “若是禁军士卒有你一半的心气,也不至于有今日的事情。”赵桓笑道。

    “哼,姐夫休得小觑于人。”朱凤英不满地皱起了鼻子。

    看她可爱的模样,赵桓心情大好。

    “行了,进屋说话吧。”

    朱凤英蹭到赵桓身边,扯了扯她的袖子,悄声道:“姐夫,姐姐可担心你哩。”

    赵桓停下,拉住朱琏,问道:“今日朝堂之事,娘子都知晓了?”

    “好教储君知晓,散朝不过两刻钟,储君直奏整顿禁军事,已然传遍了东京,满城哗然,议论不绝。”愚任说道。

    “民间风议如何?”

    愚任沉默片刻,道:“多言储君逾越本分,有谋权之嫌?”

    “不会吧,整顿禁军实乃利国利民之善政,如何就成了谋权?”朱凤英睁大了眼睛。

    小姨子到底还小,不知胸险,因此才有如此天真的想法。

    “二姐,蔡京、高俅、童贯等人,怕不是恨东宫入骨,如何不要污蔑东宫?

    此事定然是他们其中有人推波助澜,欲对东宫不利。”

    “动了别人的炊饼,自然有人不满。”赵桓冷笑道。

    虽然赵佶是禁军糜烂的罪魁祸首,然而上下其手者,不计其数。

    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哪些自觉受到威胁的人,焉能不采取措施。

    只是赵桓不怕。

    大不了造反,看谁怕谁来。

    说不得,直接造反发展的速度还能更快一些。

    当然,这只能想想。

    做太子,便是造反也会制肘太多,决不能恣意妄为,远不如山大王来得痛快。

    “储君,若是任由事端发展,怕是有所妨碍,是否应对一二?”愚任请示道。

    “尽力查出幕后主使,余者以不变应万变。”赵桓回道。

    之所以用了尽力,乃是赵桓对追查结果并不太过抱有希望。

    能够抹黑太子的,必然有着巨大的能量,以东宫目前的力量,查清楚够呛。

    而且,就算找到了主使,除非有确凿证据,不然也只能忍着。

    “以静制动太过被动,亦显得东宫软弱。”朱琏突然道:“郎君,不若我们亦放出流言,好证明禁军不整顿不可?”

    闻言,赵桓打起精神来,道:“娘子可以细细说来。”

    “流言直说禁军问题,例如高俅噬吃人心,每日必杀禁军军卒三十,以取人心。

    再如童贯欲还阳,每日吸人精气,还有艮岳,皆乃尸骨堆砌。

    诸如此类,定能混淆视听,隐藏东宫于无形之中。”

    “娘子果真贤内助也!”赵桓果断抱住朱琏啃了一口。

    “羞羞羞~把脸扣~”朱凤英捂着眼睛唱道。

    只是手指缝开得那么大,怕不是也想被啃一口。

    赵桓毫不在意地放开羞红了脸的太子妃,问道:“愚任,府中可有能办此事者?”

    愚任沉默片刻,道:“府中有一食客,名夏侯淳飞,本是绿林中人,以走私商为生,为人精明干练,可以一用。”

    愚任所举荐,赵桓自然不可能否决,道:“即如此,拨两百贯钱与他,把这滩死水搅浑。”

    “是。”愚任应下。

    三言两语搞定流言蜚语事,进屋落座。

    稍歇片刻后,赵桓道:“目下,东宫几无属官,朝堂已准吾自行提举,尔等有何意见?”

    “全凭储君做主。”几人道。

    事关重大,便是一向活泼的朱凤英,亦未插言。

    属官,乃是太子的班底,决不能草率。

    因为援引前唐制度,东宫的属官数目不小。

    玄武门之变后,唐高祖李渊授权时太子李世民监国,此乃太子监国之始,并延续至今。

    为方便朝政,东宫机构必须完备,是故中枢相仿。

    唐制,东宫设太子太师太保太傅各一人、太子少师少保少傅各一人,负责太子的教育。

    本朝时,太师少师皆成加官,便如蔡京的太师,其实和东宫无关。

    赵桓便打算照旧,不要这些师傅,免得制肘。

    其下,有太子宾客四人,负责对太子纳谏和东宫礼仪,正三品。

    这个要有,起码上朝不会没人帮着说话。

    再下有詹事府,设詹事少詹事各一人,总掌东宫所有事物,其职权相当于尚书省。

    左春坊比照门下省,设左庶子两人,中允两人,司议郎两人,主要充当太子的侍从。

    另有左谕德一人,左赞善大夫五人,负责传令和礼仪。

    另外左春坊下辖崇文馆以及司经、典膳、药藏、内直、典设和宫门六局。

    崇文馆设学士两人,校书郎两人,负责馆内的图书管理和教授学生。

    司经局设洗马两人,管理太子的图书,设文学两人和正字两人,掌管经书文章,典膳等四局,主要负责宫中事物,包括膳食、医药、衣服玉玺和东宫各门。

    右春坊,设右庶子两人,中舍人两人,主要的职责是充当太子的侍从,另有太子舍人四人,掌管文书,通事舍人八人,负责朝臣召见。

    詹事府下还有三寺,分别为家令寺、率更寺和仆寺。

    其中家令寺主管饮食仓储,率更寺主管宗族礼乐刑罚,仆寺主管车骑仪仗。

    最重要的是,东宫有十率!

    分别为左、右卫率,左、右司御率,左、右清道率,左、右监门率,左、右内率。

    将官有率,副率,长史,录事参军事,录事,史,仓曹,兵曹,胄曹,亭长,掌固,中候,司戈,执戟、主仗等。

    一率辖两千四百至六千人不等,通常在三千人左右。

    率,确实帅!

    有完备属官,又有不菲的武力,也难怪总有太子要搞事情。

    到了宋朝,太子就惨了。

    国朝初,太子卫率仅有左右卫率,为四品寄禄官,官存而无职司,余者根本没有。

    元丰改制后,左右卫率降为从七品,更加和太子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不妨碍赵桓美滋滋。

    看太子沉浸数目不可自拔,朱琏劝道:“朝堂准许储君自举,实因东宫属官无权,其实作用不大。”

    “不错,从亲卫仍为六百看,当政诸公并未放权。”愚任接道。

    “其实无妨,有官职方好配置人员,具体使用亦不必拘泥于旧制。”赵桓道。

    便如太子洗马掌典籍,难道不能掌管情报?

    如何应用,全凭看太子操作。

    赵桓看向愚任,道:“你素有才能,只是屈就东宫不得施展,吾意,你接太子詹事职,如何?”

    愚任沉思间片刻,道:“我能力低微,恐不能胜任,不若留于大贤,至于我,做家令丞便是。”

    詹事三品,统管东宫一切事情,家令丞还是管家,只负责东宫内部杂事,品秩七品下。

    舍高而就低,可见愚任确实为赵桓考虑。

    只是,作为唯一一个心腹,赵桓当然不能也不愿亏待他。

    而且,愚任自小陪读,学业比太子出色许多,才能非常不错,可以托付重任。

    “官位众多,你亦不必推迟,只管上任便是。”想了想,赵桓又道:“至于家令丞,可予胡越。”

    “多谢储君提挈,定然不出纰漏。”愚任谢了。

    非常淡然,全然不把三品官位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