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门之主 > 第四十七章 祂和等式
    男人注视着王离,等王离彻底没有了身影,男人这才准备离开这里。

    “我说你在看什么?”

    男人叹了一口气,刚转身准备离开,就蓦地听到一声,他赶紧下意识的回头看,这一回头看可不要紧,顿时把他吓是够呛。

    只见原本早就已经远去的王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此时正歪着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亚伦首领啊!这么晚不睡,你在做什么?”王离笑眯眯的摸着手中的汉剑,修长的手指轻扣在清亮的剑体上,有种夺人心魄的魅力。

    汉剑在经过刚才道火的附着似乎更加的清亮,恍的亚伦有些眼疼,他下意识的眼神闪躲一旁。

    “亚伦首领?”见眼前这个和亚伦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低着头没有答话,王离又唤了一声。

    为什么肯定这个并不是真的亚伦,那是因为之前王离和真亚伦握手时,在他的体内渡入过一道符篆,此时那道符篆还好端端的在营地里。

    在王离又一次的问话后,他默不作声的小心看了王离一眼,然后咬了一下牙,猛的掉头就向后跑去。

    但见此情景王离那会让他跑掉,他早有准备的屈指对着逃跑的亚伦一弹,一道清冥冥的符篆脱指而出,化作流光追向亚伦。

    可让王离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亚伦就像一头扎进了水潭里,没跑几步,就瞬间消失了面前的虚空中。

    而符篆却没有和亚伦一样紧随的扎入虚空,而是直直的继续向前飞去,又飞了回来,最后像无头苍蝇似得乱飞。

    看着凭空消失的亚伦,王离眯着走到他消失的时候,伸手在周围摸了摸,可周围只有空气,没有任何其他物体,也不见传送消失的痕迹。

    自觉感觉最近皱眉太多,王离伸手揉平紧皱的眉头,体内的真气道术汹涌而出,周围在顷刻间被他照的烂若披掌。

    仔仔细细的用道术探查了几番之后,王离还是一无所获,就好像刚才只是一个幻象一样,亚伦根本就没有来过。

    最后一把捏碎因为没有目标,原地打转一阵之后又回到指间的符篆。王离他眼光莫名的,认真又看了一下周围,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诡异的不断复活又自杀的男人,两个一模一样又突然消失的亚伦,头上的突然出现又消失的两轮红色月亮,让他没由的感觉到了事态的紧张,他必须要加快进度了。

    而且,黑夜马上就要结束了,等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就代表着任务的第一天已经过去了!

    王离决定先回到营地好好的和那个邪教首领亚伦谈一谈。

    等王离回到营地时,营地的篝火晚会已经结束了,整个营地的广场上除了已经熄灭还燃着红光的碳火,就只剩下三三两两也准备回屋的教众居民。

    根据亚伦体内的符篆,王离很快就找了亚伦,他正在白天自己刚遇到他的那个办公室里。

    王离先是敲敲门,等亚伦准许以后,王离才推门进去。

    等推了门进去以后,王离发现屋里除了亚伦之外大卫也在这里。

    两人此时正对着一个黑板指指点点,而黑板上上正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个极其深奥的数学公式。

    “王离先生,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上有事嘛?”看到王离突然而至,亚伦和大卫停止交谈。

    说着亚伦右手一拍,恍然想到:“哦,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们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需要我给你们调换一下什么吗?”

    “还习惯,这次是多谢亚伦首领了。”王离双眼紧盯着着亚伦,认真的看着亚伦的表情,在他入微的观察下,亚伦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异样。

    “之前那个亚伦和现在这个真的没有交流吗?”王离心中暗想。

    “还是这个亚伦真的演技惊人?”

    “那王离先生这么晚来是……”亚伦笑容不变的又问。

    王离没有回答他的提问,而是左右看了一下周围。

    亚伦的这个办公室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可是却是给人的感觉很狭窄,因为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东西,这里面包括着少量的枪械,一堆大量的录像和录音设备,还有电视剧,饮水机几张地图,几张照片等等一些杂物。

    但是最显眼的还是那个黑板和黑板周围堆积如山的各种资料书籍。

    “这是什么?”看了一圈以后,王离指着黑板问道。

    “这里一个等式。”没有对王离的不礼貌生气,亚伦一脸温和的微信道。

    “还没有解出来的等式。”大卫在一旁补充。

    “没有解出来?”王离强大的灵识告诉他这个东西并不简单,这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个数学等式,甚至这里面的有几个符号他都不认识。

    “对,”亚伦点点头,笑着摊了摊手。“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能解出来,毕竟时间有很多不是吗?”

    “其实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并没有那么偏执的左脑思维,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对或者不对……”说起这个等式亚伦的兴致好像上来了,他只顾自说了起来。

    “如果我认为一件事情他是错的,那我就会不自觉的一直想要去纠正它,直到彻底的改变完成它……”

    “那解出来能有什么用那?我说这个等式!”王离继续问道。

    “这个等式怎么说那,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和现象都可以用数学等式来表示,甚至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完美的等式,而我现在计算的这个等式,那也是其中一个,不过……”说到这里亚伦顿了一下,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沧桑和自豪。

    “说出来你可以不信,我这个等式要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等式都要伟大,它可以让我们明白祂是谁?”

    “祂?”王离笑了起来,这才是他最想听到的。

    “那这个祂是什么那?”王离从身边拉过一个板凳坐了上去。

    “祂?”亚伦看了身边一脸茫然的大卫一眼,他笑着摇了摇头。

    “王离现在,现在才是第一日,说祂我们还太早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