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黑领结 > 第四十六章 白衣女子
    张志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衣女子,他依然手捧着吉他,于窗前看着星辰,回想之前所弹奏的无名曲,深吸一口气,手指再次搭在了琴弦上。

    自然,这词也是随意想到的。或许是观星有感,又或是晚风染心境。

    又或许是他曾在小时候对这首诗印象深了一些。

    “啊……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啊……

    星辰不见风,画楼烟雨中。

    啊……

    彩凤飞来去,天涯自飘零。”

    唱到此处,张志不仅顿了一下,压住和弦的手慢慢松开,提起酒瓶灌了一口。

    大口的酒液犹如一条火线般从食道向胃部涌去,再度来袭的烧灼感使得张志将拿酒瓶的手挪到了胃部,只凭着一只手拨动着琴弦。

    好在张志的吉他技艺娴熟了些,即便是少了和弦他依然能够弹出这首无名曲的神韵。倒真应了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老话。

    就这样,张志一只手捂着胃。另一只手轻撩琴弦,更为嘶哑的嗓音接着唱了起来。

    “啊……

    不见风,烟雨中。

    啊……

    飞来去,人飘零。

    啊……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一曲罢,张志松了一口气。正欲将吉他放到一旁,却忽然听得身后骤然传出了一阵拍手声,回身看去,正见一白衣女子立于门口不远处,且其长发正随着微风轻轻摇摆。

    那一瞬,张志感觉自己的身子变得有些僵了,喉结动了动,却是说不出话来。直至白衣长发女子停下了拍手的动作,张志的僵硬之感才好了许多。

    虽然张志没有说话,但他的沉重呼吸在这间没有开灯的出租屋中还是十分清晰的。停止了拍手的白衣长发女子微微侧耳,身子不由向后快速挪了几步,一只手慌乱的在身后摸着,直到搭在了出租屋的门上时女子才停了下来。

    “你……你好。”白衣长发女子于黑暗中怯生生的朝张志的方向打了一个招呼。

    殊不知此时的张志竟是比白衣长发女子还要惊恐了些,没有大喊出来可能是因为饮酒的缘故。盯着已经撤到门外并向自己打招呼的白衣长发女子,张志感觉自己的舌头似乎打了结一般支吾了几声却依然没有说出个话来。

    已经身在门外的女子微微顿了一下,侧耳听着门内的声音。几秒之后,才又慢慢的念了一句。和刚刚的怯生生相比,语气轻柔了许多。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直到此时,张志的恐惧才缓和了许多,大口喘了几下之后,张志应了一声,略带嘶哑的嗓音只是挤出了一句你是谁。

    听到张志嗓音的白衣长发女子在知道张志被自己吓到之后不禁笑了起来,一只手搭着房门另一只手指向身后。“我也是这一层的,听到你在唱歌,所以我就想听一下。”

    张志并没有理会女子的后半句话,他只是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然而由于屋中光线黑暗加上楼道里面声控灯失灵的缘故,张志一时之间竟是看不清女子的身影。恍惚之间,好似一个飘在门口的贞子。

    再次感觉到张志呼吸变重的女子用一只手拨了拨散开的长发,用着比之前还要平静的语气继续说了起来。

    “你不用怕,我看不见的。原本是想在门口听听你的歌,可没想到你没有锁门,就不自禁走了进来。”

    由于女子说的很慢,加上她撩起头发露出的面庞。张志才将这一切弄清楚,原来是自己没有锁门才会让人家姑娘跑了进来,回想女子刚才说到她看不见的话,张志的心里不由得紧了一下。注视着一手扶着门随时准备跑回屋里的女子,张志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心中暗道这姑娘还是怕自己的。

    想到此处,张志不禁问出了心中所想。

    “你真的看不见?还有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门外的女子再次笑了笑,语气较之前几次又平静了许多。“起初是怕的,但听到你唱歌就不怕了。而且,我听他们说起过你救了赵叔叔。”

    “赵叔叔?”感觉有些头脑发晕的张志歪着脑袋想了几秒,直到女子提醒他才想到所谓的赵叔叔正是那个因为和钱大爷下棋被吃了一组士相心脏病发作找不到车的老赵。

    “那就是帮个忙,不值一提。”

    张志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顺势将吉他放在了一旁。想要走到门口开灯,又想着姑娘可能会害怕。左思右想一阵,张志对着门口咳了一下。

    “咳咳,这位姑娘。那个你可以帮我把灯开一下吗?就在你旁边的墙上。”

    白衣长发女子并没有帮张志开灯,只听得她重复了一遍张志的话之后再次咯咯笑了起来。口中虽是低语,但还是飘到了张志的耳中。

    “原来你没有开灯,怪不得能被我吓到。”

    不知道怎么的,张志竟是有些心疼起这个在门外嘲笑自己的女子来。瞥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张志竟是语塞了。

    最终女子还是没有帮张志开灯,她只是朝张志的方向喊了一句哥哥你自己开我先回去了便砰的一声关上了张志的房门。窗前的张志连忙起身朝门口赶去,但却因为坐了太久以及喝酒的缘故,身子一个趔趄直接撞在了旁边的柜子上。咚的一声闷响,疼的张志面目一阵扭曲。

    张志原本是想大叫一声来缓解自己的疼痛之感,但一想到白衣女子可能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张志只得咬牙蹲了下来,直到门外再次传来了一声关门的声音,张志才面目扭曲的对着窗口的方向大口喘了起来。

    伸手在肩膀上按了按,瞬间的疼痛让张志额头见了汗。迈步走到门口摁亮了灯,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扯开了衣服,正看到肩头处的一大块紫青。

    “看来啊,饮酒伤身这句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喃喃低语的张志又回到了窗前,当走到那个撞了他一下的柜子前时,张志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因为那个原本外形尚可的柜子,竟是因为张志这一下凹进去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