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第0016章 一家兴,一家衰(求收藏!求推荐!)
    “不急,我还有几句话要对蝉儿姑娘说。”

    寇季从刘亨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缓缓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装,对着站在床边的苏蝉儿拱手一礼。

    在苏蝉儿神色异样的回礼的时候。

    寇季笑眯眯的道:“今晚我跟刘亨兄弟所谈的事情,还希望姑娘保密。汴京城虽大,路却不好走。”

    苏蝉儿半蹲着的身子一僵,抬起头,脸上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小女子记下了。”

    寇季的话,外柔内刚。

    看似是在恳求苏蝉儿,实则是在威胁她。

    ‘汴京城虽大,路却不好走’这句话是在提醒苏蝉儿,只要她敢泄露今晚寇季跟刘亨商量的秘密,汴京城将再无她容身之地。

    以寇、刘两家在汴京城的实力,碾死苏蝉儿,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蝉儿是我的人,你不用担心她会泄露我们之间的谋划。快些走,我爹今夜照例要去城外的军营巡视,刚好不在家。”

    刘亨回护了苏蝉儿一句,拉着寇季就走。

    寇季意味深长的瞥了苏蝉儿一眼,跟着刘亨出了苏蝉儿的闺房。

    “少爷!”

    “小少爷!”

    “二爷!”

    “……”

    闺房外,二宝、寇府长随、刘亨的跟班,在看到他二人出现以后,立马迎了上来。

    瞧二宝跟刘亨跟班横鼻子竖眼的,显然他们中间有些不对付。

    寇季笑着冲二宝、寇府长随点了点头。

    刘亨则挥着手,喊道:“打道,回府!”

    “得嘞~”

    那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们瞪了二宝一眼,答应了一声,如同螃蟹一样,横着下了楼,帮刘亨扫清了挡在楼道回廊里的人。

    “小少爷……”

    寇府长随凑到了寇季身边,低声轻呼了一声,似乎在提醒他什么。

    寇季一愣,笑着对刘亨道:“现在出去,恐怕不合适吧?这个时辰,城里已经宵禁。”

    刘亨闻言,不屑的撇撇嘴,“巡检司的人,都是我爹的属下,他们敢拦我?”

    刘亨这话,纨绔本色暴露无遗。

    寇季非但没有觉得讨厌,反而一脸欣赏的看着他。

    有权不用,过时作废;有势不仰,过时同样作废。

    似刘亨这种纨绔子弟的做派,是寇季最向往的。

    可惜他空有一个天大的靠山,却仰仗不了。

    在刘亨的引领下,寇季主仆三人跟着出了万花楼。

    ……

    入夜的汴京城,静悄悄的。

    白日里的喧嚣一扫而空。

    远处河里的潺潺流水声,依稀可闻。

    有文人墨客,躲在渔船的甲板上,吹着洞箫,空谷幽扬。

    清风吹动着柳枝晃动,发出沙沙的声响,似乎在为洞箫伴奏。

    “当当当……”

    年迈的更夫,挑着灯笼,敲着木梆子,似乎在隔岸附和。

    然而。

    场面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一队披甲持刃的禁军将士们破坏了。

    “什么人……城内已经宵禁,还敢在街上晃荡,给我拿下。”

    刘亨、寇季一行明显被禁军将士们注意到了,在为首的都头吆喝下,一群禁军将士手持着长刀围了上来。

    “嘭!”

    刘亨拽着前襟,上去就是一脚。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小爷我是谁?”

    刘家豪仆立马挑着灯笼,照亮了刘亨的面孔。

    禁军都头生抗了刘亨一脚,眼看要生怒,可当他看到了刘亨的面孔以后,立马换了一张脸。

    他一脸讨好的卑躬屈膝道:“哎呦喂,原来是将军府上的二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还望二公子勿怪。”

    然后就见他转身,对身后的禁军将士们喊道:“你们这群狗才,围着二公子做什么,还不把路让开,让二公子过去。

    要是二公子因为你们的疏忽,掉了一根头发,老子要了你们的脑袋。”

    禁军将士们闻言,立马让开了道路。

    刘亨不屑的又踹了禁军都头一脚,骂道:“你算什么大水,你只不过是一条乱吠的狗。”

    禁军都头闻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讨好的笑道:“二公子说的对,小人就是一条狗,公子府上养的狗。”

    刘亨嫌弃的撇撇嘴,“找两个人头前开路,小爷我可不想再被人拦下了。”

    “得嘞,您请,小人亲自为您开道。”

    “……”

    禁军都头也不去巡逻了,他率领着手下的禁军将士,一路护送着刘亨、寇季到了刘府。

    刘府在城西,距离金明池不远。

    金明池边上,除了刘府,还有一座府邸。

    天波杨府。

    昔年,大同军节度使杨业,在雁门关一战成名,奠定了杨家在汴京城里的勋贵地位。

    太宗皇帝赵光义赐给了杨家这一座府邸。

    当时的杨家,可以说是汴京城里的新贵,门庭若市。

    然而,随着杨业战死在宋辽战场上,杨府继任者杨昭英年早逝,杨府就开始没落了。

    偌大的杨府内,燃起的灯火只有两三盏,门楣上挂着的灯笼,伴着清风摇曳,似乎随时都能被风吹灭。

    相比而言。

    刘府就显得贵气逼人。

    万盏灯火齐燃,照耀的刘府金光璀璨。

    房顶上的琉璃瓦,在灯光下都清晰可见。

    刘亨到了刘府门前以后,并没有急着进府,而是到了府对面的酒楼前,敲开了紧闭的门户,请寇季主仆三人进去稍作歇息。

    在刘亨回府前,寇季叫住了他,说道:“顺便将澄心堂纸、笔墨砚台备好。”

    “明白……”

    刘亨答应了一声就匆匆回府了。

    寇季在酒楼掌柜的陪伴下,登上了酒楼的二楼,倚着栏杆,看着远处的刘府、杨府。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杨府上。

    “杨家将……哎!”

    看着没落的杨府,寇季心里五味杂陈。

    从小他就是听着《杨家将》的故事长大的,对于杨家,他有特殊的感情。

    有刘家做对比,他胸膛里的特殊感情就更浓烈。

    满门忠烈,却不敌裙带关系!

    一府热血,却不敌溜须拍马!

    何其可悲,可叹!

    他同情杨家,可却没办法给杨家应有的荣耀,至少现在没办法。

    因为他那个便宜父亲惹出的烂摊子,他还没收拾完。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他现在自顾不暇,何谈帮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