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巨额银钱
    户部官邸。

    蔡金谢过给他引路的小吏,悄悄来到张翰墨身后,有点恶作剧的喊道:“翰墨。”

    正在抄写公文的张翰墨被这么一吓,手中的毛笔一抖,一条粗大的墨痕在公文纸上滑过。

    “对不住!对不住!”蔡金看到自己闯祸了,一边道歉一边去抢张翰墨身前的公文纸,似乎想要挽救一下。

    张翰墨扭头一看,有些哭笑不得的从蔡金手中将那张已经作废的公文纸拿了过来,问道:“蔡世兄,你这是干什么来了?”

    蔡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张翰墨,脸上有些赫颜,道:“本是过来找翰墨你的,没想到给翰墨你惹事了。”

    “无妨,再抄写一遍便是,正好我也觉得这份公文,我抄写的有些不合心意。”张翰墨笑着回答着,替蔡金缓解了一下尴尬。

    即便张翰墨这么说,蔡金还是不太好意思,不过他过来是找张翰墨有事的,便问道:“翰墨,有时间吗?咱们稍微聊聊。”

    张翰墨点了点头,手头要抄写的这份公文,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晚上一会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蔡世兄,那咱们去外面聊吧!”张翰墨起身,对蔡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领着蔡金往外走去。

    在一处竹丛掩映的巨石棋盘落座,张翰墨率先问道:“蔡世兄,何事啊?竟然让你着急的来这官邸找我?难道不能到家中说吗?”

    蔡金这几日都是在张家住着,两人的关系也更加亲密,如果蔡金不提要回去住,张家便有蔡金一屋安睡之地。

    蔡金嘿嘿一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大体量的锦囊来,鼓鼓囊囊的样子,里头装了不少东西。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些东西,还请翰墨替我保管一下。”锦囊掏出来后,蔡金直接将锦囊递给张翰墨。

    “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张翰墨不明所以的接过蔡金递过来的锦囊。

    松开锦囊口的棉绳,张翰墨伸手往里头一掏,一叠黑黑红红浅色印迹的纸张便出现在眼前。

    “这...”看到手中的东西,张翰墨口中说出一个字来,便说不出后面的字了。

    “哎呦!翰墨,这是发财了吗?这么一叠银票得多少钱啊?这你可得好好请我们这些人去吃顿好的啊!”张翰墨举着满手银票的样子,正好被户部的一人看到,那人立马走了过来。

    “峰之,别闹!这些东西不是我的!咱们一年的俸禄是多少,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我要有这么些银票,早就囤上一堆孤本了!”张翰墨对于同僚的话,一点都没放到心上,只是随口解释了一句。

    叫做峰之的户部官员看了蔡金一眼,蔡金微笑的望着他,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这人对着蔡金微微点头,拍了张翰墨肩膀一下,笑着说道:“你们忙!不过翰墨啊!如果有好事,你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同僚啊!”

    “说的好像以前没有借些孤本善本给你们抄录一样的,你赶紧去忙吧!我这边还得招呼我世兄呢!”

    打发走同僚后,张翰墨有些不解的对蔡金问道:“蔡世兄,你刚才为何不解释一句呢?”

    “解释什么?你我在这朗朗乾坤下行光明正大之事,还需要解释吗?”蔡金有些好笑的反问道。

    被蔡金这么一提高层次,张翰墨也是跟着笑了起来,本来就是没有问题的事,他们要是真解释了,反倒显得有些不可告人了!

    “对了,对了,蔡世兄,你还没说这是什么情况呢?”被这么一打岔,张翰墨差点都忘记要问正事了。

    “没什么情况,我这不是明年要候补云州刺史吗?所以想着在盛京城里寻一个住处,未来的云州刺史总不能一直借宿在你家吧?”

    见张翰墨要说话,蔡金直接截胡,抢先说道:“不是说住你们家不好,只是我堂堂的云州刺史,总得在盛京城里有套像样的宅子,不至于落了我未来刺史的身份吧!”

    张翰墨听蔡金说的有趣,一脸笑意的问道:“你要寻摸宅子,那不得花银子吗?这一堆银票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家底,前几天让人折算成银票,捎过来的。今天正好到了,所以我就揣着来找你了!”

    蔡金这么一解释,张翰墨便直接将银票塞回蔡金手中,很郑重的说道:“那你更不应该把这些银票往我手中放了!”

    蔡金被张翰墨这一手弄的,差点站起身来,他微微苦笑的说道:“翰墨,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然后你再决定吗?”

    张翰墨对他点了下头,示意他开口,他有在听。

    “这些银票,我自然不是给你的!给了你,我还买什么宅子?当然,你要是能够把你家那宅子就以你手中这些银票的数额卖给我,我也乐意接手的!”蔡金开了个玩笑,继续往下说:“今日我这不是刚收到这些吗?我寻思身上揣着这么多银票,城内又都是看大皇子押解犯官进京的百姓,鱼龙混杂的,一个不小心,要是被那小贼给顺了去,我这些年的积蓄不是白给了吗?所以我就跑过来找你了!你这里是官邸,没有不长眼的小贼敢到这里来撒野,到时候你回家又是坐车走,自然不用担心这些。”

    “你不找牙行吗?”对于蔡金给出的解释,张翰墨一下子就相信了,眼神中也有几分异样的神色浮现。

    蔡金嘿嘿一笑,说道:“找牙行倒是简单!不过我初来盛京,城内情况还不太熟悉,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到处多转转,而且自己住的宅子,自然要自己选择满意的了!”

    “也就是你现在无事一身轻,要是把这事放我身上,没有牙行帮着跑腿,我恐怕入冬也寻不下来一座宅子。”

    “对了,你这里有多少银票?”事情明了之后,张翰墨很自然的从蔡金手中拿过那些银票来,有些慎重的问道。

    “大概有个十万两吧!”蔡金很随意的说出这个数目来。

    张翰墨一下子就惊了,左右看了一眼,立马把银票塞回锦囊中,压低声音说道:“蔡世兄,你从何处得来的?这些银子要是被人捅出去,你脑袋不得马上搬家啊!”

    搁平日里,张翰墨会惊讶会震惊,但绝对不会如此小心翼翼,可现在正是‘黄米白米案’的风头上,蔡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郎中官职,单凭俸禄,攒到白发苍苍,也未必能够有这数目啊!

    “翰墨啊,我也跟你透个实底,哥哥不是官居郎中吗?各种杂事,各种累活都是我在跑,跑动的多了,下面的人就愿意给哥哥送些东西,用不上的,我就换成银子了,一来二去的,就攒下这些家底了。”

    蔡金说的很真诚,张翰墨也明白其中的门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况且他家老爷子逢年过节的还接受下面官员的孝敬呢!

    不过,蔡金攒下的这数目,让他都有点心动了!

    “世兄啊!这个时候,你还是低调些的为好,不然谁都难保住你啊!”张翰墨劝说道。

    “对对对,等风头过了之后,我在买宅子,这些银票就暂时放你这里,你先替我保管一下。有你保管,我放心!”

    “你就不怕我全部贪墨了?”张翰墨见蔡金听进去了,笑着开起玩笑来。

    蔡金哈哈一笑,说道:“我还真怕你不贪墨,你要是贪墨了,我就一辈子跟着你们家混吃混喝了!”

    “哈哈哈...”

    两人皆是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