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一百六十章 危机
    马公公拿着得到的消息准备跟宋胤汇报,不料来到宋胤房前,却见屋内漆黑一片,宋胤显然是睡下了。

    看着漆黑的屋子,马公公又回头走了出去,随手招来一人,问道:“随同朱可喜过来的人可都擒了?”

    “马爷,人都擒了,没有漏网之鱼。”

    马公公点了点头,既然没有漏网之鱼,那便等上一夜也无妨!

    “马爷,有飞鸽传书飞来。”被马公公招来的人又出声提示了一句。

    “取来。”马公公吩咐道。

    不多时,一个笔杆粗细的小竹筒,送到马公公房间内,马公公从竹筒中取出纸条,看过纸条上的内容后,直接在烛火上焚尽。

    屋内似有一话说过。

    “鸡鸣天晓!”

    南京府,镇南军军营。

    崔仁贵坐在铺有虎皮的宽椅上,上身仅有一件米白的亵衣,衣扣尚未扣实,露出一大片结实的肌肉来,他看着一大清早过来搅他清梦的杜超,有些哈欠连天的问道:“杜超,你跑我军营里来干什么?这不是图惹人闲话吗?”

    “崔将军,你真是心大啊!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梦睡温柔乡?”杜超见崔仁贵脖颈间依稀有胭脂,语气不免有些责备的说着。

    崔仁贵眼睛闭了一下,根本就不当回事,军营中倒是有禁携女眷的军纪,违反军纪者,杖责三十军棍!军中狎妓者,更是定斩不赦!

    但,镇南军军营都是他崔仁贵一人说的算,饮酒狎妓,对于其他人来说,是要命的军规!可他是谁?他是镇南卫将军啊!谁敢管他?

    “我说杜超,你不是一大早上跑过来查我有没有饮酒作乐的吧?”崔仁贵嘿嘿的摸着刚长出来的胡须渣笑着问道。

    “崔将军,你还有心思笑?待会你可能就笑不出来了!”杜超脸色不对的对崔仁贵说道。

    “出什么事了?”崔仁贵也感觉好像出什么事了。

    杜超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崔仁贵心领神会,开口喊道:“来人啊!把里头的娘们都给我赶出去!”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崔仁贵示意杜超可以说了。

    杜超看着他,神色严肃的说道:“昨夜朱大人去了西苑园林,至今未归!随同他一起去的人,也没有回来!而且朱大人是被大皇子主动叫过去的!”

    “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大皇子将朱大人叫过去,估计也就是要训斥一下而已,毕竟朱大人办事不利在前!况且...”

    “你相信你自己所说的吗?”杜超直接开口打断了崔仁贵的话语,眼神灼灼的看着崔仁贵的双眼。

    崔仁贵一愣,似乎真的不太对劲,就算大皇子将朱可喜给留在西苑园林中,随同朱可喜一同过去的下人,也该回去报个信才对啊!

    “你是说他们...”杜超压低了声音,对着杜超做了一个抹喉的手势。

    杜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朱大人好歹也是一府府尹,在没有确切的实证之前,就算是大皇子也不敢对他用私刑的!更加不会将朱大人给结果了!但我就怕大皇子那边会对朱大人进行恐吓,朱大人要是扛不住压力,把所有的一切都吐露出来了,我们就全完了!”

    “你说的不错!”崔仁贵有些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又笑着说道:“不过我还是暂时相信朱大人的!他收了你们送来的这么多银子,要是敢吐露出来,他们一家老小都得死,他为了他们一家老小就算咬牙抗,也会抗上一两日的!”

    说到最后,崔仁贵眼神有意无意的朝杜超看了一眼。

    杜超全然当做没有见到的样子,他眼珠微动,转头看着崔仁贵说道:“我不喜欢看到不可掌控的事情发生,待会还请崔将军去大皇子那方去探探底,如果朱大人被擒,咱们就得想办法让他彻底闭嘴了!”

    “大皇子那边我会去的,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你要是被抓了,咱们这些人都得死,所以你要是发现不对劲,我希望你能死在自己手里!”崔仁贵笑眯眯的对杜超说着,言语之间却是杀意腾腾!

    大难临头,谁还会讲究什么昔日情分啊!只要你对我不利,我自当提前自保为妙!

    杜超神情僵了一下,他对着崔仁贵冷哼一声,道:“希望崔将军也是如此才好!不然得多少家眷陪着您一起走黄泉路啊?”

    “哈哈...彼此彼此!”崔仁贵大笑一声,对杜超抱拳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老崔就不送了!员外郎自便吧!”

    杜超深吸一口气,起身往外走去,将要跨过门槛的时候,他身子微微顿了一下,回头一望,脚步又坚定起来了。

    崔仁贵斜歪着头,用力一撇,一阵爆豆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渐渐的他嘴角也冒出一丝冷笑来。

    “来人!敲响聚将鼓!”

    “喏!”

    “咚咚咚...”

    “什么声音?”军营茅房中,正在蹲坑的士卒听到鼓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好像是聚将鼓。”有个人有些不太确定的答了一句。

    “草!”

    “干他粮的!”

    “那个孙子敲的?老子非得把他脑袋给敲碎了!”

    “......”

    顷刻间,茅房里鸡飞狗跳起来,许多人提上裤子就往外跑,屎拉没拉干净,擦不擦屁股都是小问题,三通鼓响完毕后未到校场集合的,轻则军棍处罚,重则可是要掉脑袋的!

    军营中尚且如此,轮休在家,或是偷偷跑去城内的士卒,刚开始听这鼓声也懵了,好不容易才想起这鼓声是聚将鼓,一个个都疯了,拼命往校场赶!

    聚将鼓上次响起时,好像还是在半年前,当时有几个喝酒喝傻了的家伙红着脸晃晃悠悠的逛到了校场,被崔将军抓了个正着,五十军棍下去,人差点被活活打死!可是按照后来的情况来看,人当时被打死了也算是一桩好事,也好过现在不人不鬼的苟活着!

    有先例在前,凡是听到聚将鼓的士卒都不敢认为这只是有人在胡乱敲鼓!

    聚将鼓低沉的声音,自然是传到了西苑园林中,马公公听到随行士卒说这鼓声是聚将鼓,当即就黑着一张脸去找宋胤了。

    “殿下,恐怕朱可喜的事情有变故了!还请殿下做好撤出南京府的准备!”

    宋胤短短的看了马公公一眼,问道:“外头这鼓声是什么情况?”

    “聚将鼓!军中士卒听闻鼓声,必须在三通鼓响之后,到校场集结完毕,否则军法无情!咱们昨日刚抓了朱可喜,今日南京府的守将就敲响了聚将鼓,恐怕是走漏风声了!”马公公也有些自责起来,要是昨夜将宋胤叫醒,连夜将那崔仁贵给擒了,那便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老马,你觉得如果那崔仁贵真要点齐兵马来对付本殿下,凭借本殿下现有的这点人手,有多大希望能够走出南京府?”

    马公公苦涩的无法言语。

    倘若崔仁贵真要行逆反之事,就算多给宋胤配上一倍的人手,人手再加一匹快马,都不会有超过两成的几率活着走出南京府。

    宋胤从马公公的脸上已经找到了答案,但你却不曾能够在他脸上找到害怕的神色,只见宋胤面色如常的对马公公问道:“你可有解决的法子?”

    马公公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没料到宋胤会这般稳坐钓鱼台。

    看着宋胤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马公公猛的回过神来,他刚才说的是让宋胤做好撤出南京府的准备,而不是立刻逃走,殿下定是猜到了什么。

    “回殿下,老奴没用,昨夜幸得一封密令,暂可解决眼下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