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阉人
    “外头发生什么事了?”宋胤看着站在跟前的马公公,问道。

    马公公微微笑了一下,很轻松的回答道:“殿下,我让人给朱可喜用了点手段,没有其他的事情。”

    宋胤看了马公公一眼,淡淡的说道:“注意点分寸!”

    “老奴明白。”马公公微微低头说道,眼中却是有几分异彩在荡漾。

    搁在往日,宋胤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但现在殿下竟然全权放权给他做,马公公心中的干劲更加充足起来。

    哪怕朱可喜是块敦实的石头,他也要将他砸出二两油来!

    一个时辰后,有士卒找到马公公,小声在马公公面前说道:“马公公,朱可喜那贼人已经招了,不过他想见您一面,说只跟您说最关键的消息。”

    马公公没有起身,只是伸手向那名士卒要朱可喜的证词,这名士卒是马公公手底下的人,自然明白马公公要的是什么东西,从怀中将一份供词送了上去。

    马公公一目十行,越看脸色越难看,不过难看的脸色过后,他却大笑着站起身来,一脸狠意加畅快的表情。

    “大功已落!”

    “走,带我去看看那朱可喜!希望他还能够带给我一些惊喜!”马公公将手中的供词往袖中一收,命人带路。

    从木梯上下来,马公公来到西苑园林的地窖中,此时这地窖里充满了血腥味,地上更是堆着一些带血的刑具,连同朱可喜在内的几个下人都被绑着木桩上,一个个萎靡将死!

    “朱可喜,听说你要见我?”马公公对于这种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没有半点不适,并主动走到了朱可喜身前。

    浑身染血如同血葫芦似的朱可喜有气无力的想要抬头看马公公一眼,最终却没有将这个动作给做出来。

    “马公公,求您绕我一命!”朱可喜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声音却只如蚊蝇一般大小。

    “饶你一命?你还有这么命可以饶恕的?”有人搬来一张椅子,马公公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我有重要的事情没有说!”朱可喜嘴里流淌出一条长长的血丝,说这么一句话,他嘴里喘了好几口粗气,眼睛中有求生的亮光。

    “重要的事情?你们贪污这么多真金白银,亏你还有脸说?不将你们这群人诛九族,恐怕都难以平民愤!”马公公冷哼道,账目上所记的黄米白米,都是黄金白银,马公公自认也是一号人物了,却从未见过如此贪婪的人!

    “南京府里还有两人跟我是同党,我若说出来,大皇子殿下能否饶我一命?这两人很关键,有可能和大皇子的性命挂钩!马公公,您觉得这份消息够不够份量?”朱可喜如同垂死挣扎的困兽一样,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够将头抬起来了,一只独目里写满了疯狂!

    马公公整张脸漆黑如锅底,他没有回答朱可喜的话,而是反手就将身后的士卒给抽翻在地。

    “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算账!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咱家再跟你们算!”马公公几乎是咬着牙从嘴里说出这句话来的。

    这些人功劳有吗?

    有!

    如果朱可喜没有说出这话来之前,这些人手中的功劳不可谓不是泼天的那种!可当朱可喜将这些话说出来后,无论真假,他身后的这些人都不可饶恕!

    倘若大皇子真的受到一点危害,他们这些贱命,就算全死了,都不足以抵罪!

    冰冷的训斥完身后的人后,马公公脸上突然就换上了一张温和的笑脸,他对朱可喜说道:“朱大人,你现在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咱家不敢保证你不死,但你的家眷,咱家一定尽力护周全几分。”

    朱可喜呵呵想笑出声来,却图惹来一阵咳嗽,满嘴的血沫子,看上去像是随时都能咽气的模样。

    “马公公,你说这话,朱某信了几分!”好不容易平缓下来后,朱可喜边喘气边对马公公说着。

    若是马公公当场说一定保下他性命,朱可喜便绝对会死咬牙关,除去说出来的东西,其他线索必定会到他这里为止!但马公公说的只有可能保他家眷,朱可喜却是信了几分。

    “既然如此,朱大人还是将所有的消息都说出来吧!某说到一定做到!”

    马公公一脸认真的说着,能够让朱可喜连死都不松口的消息,必定是最重要的消息!而这个消息一出来,可能连同他家里人都会跟着陪葬!

    “朱某记住马公公的话了!朱某希望马公公能够遵守承诺!”朱可喜眼中疯狂的光亮更加重了。

    这是一场豪赌!

    马公公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南京府守将崔仁贵与我无二般!”为了保护家眷,朱可喜将崔仁贵供了出来。

    “记下!”马公公轻声吩咐道,又看着朱可喜问道:“另一人是何人?”

    “南京府运盐司的员外郎杜超!”

    “嗯?”马公公眉头挑了一下,冷声道:“朱大人,最后的机会,莫要自误!守将崔仁贵尚且能够算条大鱼,一个小小的员外郎,小虾米一只,能有什么价值?”

    朱可喜似乎早就料到这事,他咳嗽一下,吐掉抵在喉咙口的血水,说道:“我等贪墨的黄金白银都是由杜超送来的,杜超官职不显,却是联络各处的人物,我们说到底不过就是替杜超保驾护航之人,盐税虽高,可也变不出这么多真金白银来!除去南京府外,其他州府必然也有人参与!”

    马公公抓到最重要的一点,语气微微有些急切的问道:“你说可是当真?哪些州府有参与其中?”

    朱可喜微微摇摇头,似乎想要说话,整个人却没有半分动静了。

    “快看看他是否活着!”朱可喜突然没了动静,马公公也有点紧张起来,这可是连着一大片的线索,绝对不能断了。

    “干爹,他昏过去了!”有士卒山前探了一下朱可喜的鼻息,回头答道,在这里的人都是自己人,所以这人直接称呼马公公为干爹。

    “将他叫醒!”有重要消息未知,马公公在意朱可喜生死,也不在意他的生死。

    一盆凉水下去,朱可喜幽幽醒来,马公公也顾不上什么,伸手捏住朱可喜的下巴,与他对视道:“哪些州府有参与其中?”

    “我不知道!杜超做事向来周密,他不会给自己留马脚的!”

    “废物!”得知这么一个结果,马公公有些生气的摔开朱可喜的下巴,堂堂南京府的府尹竟然要看一个小小员外郎的颜色来行事。

    “保住他一条命,以后或许还有点用!”已经知晓重要的消息,朱可喜这里又似乎没有多少其他消息可挖,马公公便不打算留了。

    “马公公,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呢?”朱可喜见马公公要走,急切切的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马公公头也没回,很冷淡的说道:“我会让人给你那些家眷一个痛快,留个全尸的!”

    “马远山,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你这阉狗!”

    朱可喜得知自己被骗了,整个人都癫狂了,明明是那种奄奄一息的人,此刻却爆发出惊人的活力来,挣扎着要挣脱绳索同马公公拼命!

    背后传来朱可喜的闷哼声,马公公冷冷一笑,心中嗤笑道:“阉人的话,你也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