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一百零三章 世事无常
    半晌之后,宋世安起身,连折子都不看了,虎步前行,说道:“御花园,备马!”

    魏贤领命一声,跟随宋世安身后。

    御花园中,火把林立,如同白昼,宋世安骑马跑了两个来回,终于勒住缰绳,马停而立,立马有小太监牵住骏马缰绳,一侧有小太监跪地俯身,充当垫脚凳。

    “哈哈哈...好!好!”宋世安大笑着跨过马背,踩在小太监身上,直接落地,连魏贤伸出的搀扶之手都没有扶。

    “这东西好!甚好啊!”宋世安连说两个好字之后,有夸了起来,可见其心情是多么愉悦。

    “恭贺皇上得此宝物!天佑我大梁啊!”魏贤见宋世安难得这般高兴,立马奉上恭维之话。

    魏贤这么一说,御花园中顿时跪了一大片,齐声恭贺宋世安!

    宋世安心情大悦,眉眼都挂满了喜色,他开怀的说道:“赏!统统有赏!”

    此话一出,又是一番山呼谢恩之声!

    骑了两圈马,又得此宝物,宋世安心湖难以平静,让魏贤遣散众多侍卫后,他坐在御花园中的石凳上,笑着对魏贤问道:“魏贤,你这老东西竟然敢违抗朕的命令,是嫌命长了吗?”

    魏贤脸上挂着笑意,回答道:“奴才的命都是皇上的,若是能够替皇上分忧解难,奴才这条贱命也就值了!”

    魏贤的回答,惹得宋世安一阵大笑!这老东西真会说他爱听的话!

    “我儿从何处寻来的此物吗?”心情大好的宋世安对于宋胤的称呼都变成了‘我儿’,而不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混账’。

    “回皇上的话,大皇子是在张麟处得知此物的。”

    “又是此子?”宋世安眉尖不由动了一下,张麟这小子的名字,他现在听的都有些烦厌了。

    好的,是他,不好的,还是他!这小子就不能有个定式吗?

    魏贤也是深知马镫的出现,必然会对军伍产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影响,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吝啬几句好话,便笑着回答道:“张麟身在将门,耳濡目染之下,自有一番独到见解!自身又是才气纵横,发明此物也是说的过去的!”

    宋世安点点头,也是颇为同意魏贤观点,正如关外敌寇,生来便与牛马为伍,骑术之精湛,他朝兵士拍马不及!尤其是他们骑马不备马鞍,仅凭双腿之力,便可骑行昼夜,换本朝将士为之,一旬不可下床也!

    “不过张麟这小子太不讨朕欢喜了!”宋世安轻轻说出一句来。

    魏贤闻言便知其意,笑着回答道:“张麟此子就是个纨绔子弟,皇上您大可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他便是!不过此子心性不定,皇上您晾他一晾,多多打磨他便是!献物之功,暂且搁置下来,等他日张麟心性定了,皇上您再一起赏赐便好。”

    “说的有道理!”宋世安笑着点头,魏贤这话很符合他心意。

    毕竟张麟前脚给他惹来这么多闹心的折子,若是他后脚就开始赏赐张麟,宋世安他自己心中都不爽了!

    “魏贤,吾儿献物有功,又当何赏呢?”宋世安将手放到石桌上,好像要听听魏贤的意见。

    魏贤赶忙摇头,有些惶恐的说道:“老奴不敢置喙!”

    他除非是昏了头了,才敢有胆子替宋世安出主意!普天之下,都是天子的,天子要赏赐什么,哪里能够由他来多嘴!

    即便是大皇子是宋世安的儿子,可只要是宋世安赏赐的,无论是什么东西,大皇子都得接着!他不过是一奴才,他要真敢多说几句,明日他的脑袋就得搬家了!

    “嗯!”宋世安不咸不淡的轻轻应了一声。

    魏贤背后一凉,不用猜,他也感觉后背有细密汗珠冒出了。

    这段毫无烽烟却又暗藏杀机的对话过去后,宋世安又来了谈话兴致,他嘴角微微挂着一个小弧度,说道:“魏贤,你说说张麟那小子在盛京城中风评不好,却又能够弄出些东西来,是不是很矛盾呢?而吾儿...”

    话即至此,宋世安一下子停了下来,嘴角的那一点小弧度渐渐消失不见,整张脸也变得有些肃穆起来。

    “魏贤,传朕旨意!让大皇子在府中面壁一个时辰,时辰不到,不许睡觉!”

    魏贤聪明的应了下来,心头却有点替宋胤难过了!

    明明是桩好事,没想到最后却落得一个责罚的下场!这怪不得他人,只能怪张麟那小子!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去,到宫中安排一人,替朕好好教训张麟那小子一顿!”

    魏贤一愣,没想到张麟这小子也没有逃过这一劫,也不知道现在是谁连累谁了!不过有张麟相陪,大皇子知道后估计心中能够平衡些吧!

    他心中虽想着这些,却还是将他这个皇上身边人的身份给充分发挥了,提醒道:“皇上,奴才若是让人潜入张老将军府上痛打张麟那小子一顿,是不是有些不妥?”

    宋世安听了,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确实有些不妥!张老将军毕竟是同先皇一起打下江山的老人,又是本朝元老,不妥不妥。”

    “那就让人等张麟那小子出门的时候挨一顿打!”宋世安好像不听到张麟挨打的消息,他就念头不通达似的。

    魏贤微微苦笑一下,回答道:“皇上,据老奴所知,张麟那小子已经被禁足在家了!何时能够出家门,谁都不知道呢!”

    宋世安也是想起张麟刚惹出什么事来了,他不免有些被逗乐了,笑着说道:“看来朕还打不上这小子一顿了?”

    魏贤嘿嘿一笑,颇有几分奸臣的味道,说道:“只要皇上您一下旨,张麟那小子还不得乖乖躺在地上挨打?”

    宋世安斜瞅了魏贤一眼,笑问道:“你这老东西就不怕张老将军拿着御赐宝刀抽烂你的嘴啊?”

    魏贤嘿嘿笑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好了,朕也歇够了!回去处理政务吧!”

    皇宫左侧,宁王府。

    宋世安虽未立东宫大皇子,不过对于已经成年的皇子们都是按照祖训封王的,宋胤身为长子,封为宁王!所寓为天下安宁!与其世安之名,大相径庭!若是宋胤争气,东宫之位,恐怕早就落到宋胤身上了!

    但奈何世事无常啊!

    正如此刻的宁王府中,宋胤面壁而站,心中咒骂不停!

    一桌宵夜,他都没有动上几筷子,宫中侍卫就带着宋世安的命令过来,责罚于他!他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何事了!

    不过他老子的金口玉言,他也不敢不从!真要有个投机取巧的风声传到他老子耳中,可就不是这简简单单的面壁思过了!

    面壁思过是一个极其无聊的过程,宋胤站了半个时辰后,就有些困倦了,强撑着眼皮,盯着近在咫尺的墙壁,宋胤都有点想要把头靠上去的冲动!

    至于他又因何事惹恼了他父皇,他心中根本就没有谱,不过他也差不多习惯了,反正他父皇也不见得有多喜欢他!

    反倒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张麟,此时正在床上睡的酣畅,他隔壁房间中躺着两具玉体,淡淡的香气随着微风飘进他的房间内,令睡梦中的他徒然发出笑声来。

    张麟这边笑声一起,青竹和妙玲儿几乎同时爬起身来,两人在黑暗中对视一眼,皆掀开被子起床查看。

    来到张麟床前,两人借着月色瞧见张麟睡的香甜,青竹悄悄翻了一个白眼,妙玲儿则是轻轻替张麟掩好被角。

    两人悄声回屋,留下一地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