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一百章 问罪(来点收藏)
    张家内院,张麟含着一口水往天上喷,一天的新生活,从这里开始。

    用过早饭,张麟拿着一根从自家院子砍下来的竹竿,准备制作成鱼竿,打算去他家那口养着几尾锦鲤的小池子里钓鱼,被禁足在家,他总的找点事情来做,打发时间。

    他拿着小刀削削砍砍之际,青竹则在房间内合算庄子里送来的账目,两人谁都没有打扰谁。

    半个时辰后,张麟制作的鱼竿总算让他自己满意了,试了试挂在鱼竿上丝线和吊钩,他朝屋内的青竹喊道:“青竹,去给我拿点面团来。”

    钓鱼用地龙,自是标配,不过他不想让手上粘上地龙的黏液,而且他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家中那口小池子里养的锦鲤也不是用来吃的,玩玩就好。

    屋内的青竹听到招呼声,应了一声,起身去给张麟寻面团去了。

    张麟在院中试着抛收鱼线,耳中却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他听到这脚步声,微微一愣,青竹去给他取面团,都这么积极了吗?

    “小少爷!”

    背后传来张德福的喊声,张麟自己乐了一笑,青竹刚刚出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呢?

    “德爷爷,你过来了?”张麟边说边转身,一回过身来,他整个人都呆了一下。

    “小少爷,这位是...”

    张德福正要介绍身边的人,宋胤却直接笑了起来,脸上还是那般傲气,“你不用介绍了,我和他认识的!”

    宋胤话语中没有半点尊敬张德福的样子,张德福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只是眼神不免多往张麟那边瞧了一下。

    “你先下去吧!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宋胤没有半点客人的觉悟,直接命令张德福告退,好像他才是家里的主人一样。

    张德福点了点头,直接告退起来,留下宋胤和粘着假胡子的马公公在院子中。

    “宋公子,你怎么来了?”张麟微微定了一下,开口按照当日宋胤留下的称呼问候起来。

    宋胤暂时没有理他,等粘着胡子的马公公给他搬来一张椅子坐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怎么来了?我这是过来揍人了!”

    张麟闻言,心头紧张了一下,院中就他们三人,粘着胡子的马公公使得一手好暗器,这么一看,他定然要吃亏啊!

    “老马,把他给我擒了!”宋胤从张麟脸上瞧出几分端倪来,立马开口说道。

    马公公稍微愣了一下,这次陪着宋胤过来,他有些不明白主子是什么心思,现在听到主子这么说,于公于私,他都很乐意干!

    马公公脸上稍显狞色的望向张麟,阴测测的问道:“张少爷,是你自己跪下来呢?还是让咱家亲自动手?以咱家的想法,咱家更加愿意亲自动手!”

    张麟眼神左右看了一下,手中鱼竿横握,似乎随时都能抽出去,不过这等不入流的架势,在马公公眼中简直就是个笑话!

    在张威远家中,他自是不敢动用身上的飞刀,不过有宋胤的话在前头,他自然能够让张麟吃上些苦头!怀中的碎银子,不说例无虚发,但打到张麟跪地求饶,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大皇子,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我家!你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爷爷也不是在家当摆设的!”

    见到马公公手中扣着几粒碎银子,张麟赶紧喊了起来!他可不想被人用银子给砸趴下了!

    “噢?你竟然猜到我身份了!”宋胤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紧接着他脸上又是一副不满意的神色,开口说道:“太无趣了!一点都不好玩了!”

    两人这番对话,让站在中间的马公公有些尴尬起来了,张麟点破了宋胤的身份,宋胤又说不好玩了,他现在到底要不要上呢?

    “主子?”马公公回头询问了一声,如果现在宋胤还要让他拿下张麟,那他就能名正言顺的让张麟吃苦头了。

    “你回来吧。”都被人点破身份了,宋胤也觉得没新鲜感了!况且他和张麟的地位差距摆在那里,真把张麟给拿下,也没有半点好玩的感觉了!

    马公公听到这话,差点往自己脸上抽了个嘴巴子,他这嘴真是贱啊!他多问这一句干什么?刚才就应该顺势拿下张麟这小子,让他吃点苦头再说的!

    不过,机会稍纵即逝,他就是想重来都来不了了!

    看到马公公回到宋胤身后,张麟还是保持着横竿的动作,谁叫这阉货看他的眼神不对呢!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滚过来?真想让老马把你擒过来啊!”宋胤见到张麟拿着根破竹竿站在那里不动弹,有点不悦的说着。

    马公公脸上一喜,笑着道:“主子,这小子估计是想对您意图不轨,奴才这就给您擒过来!”

    刚才的机会丢了,这时就应该创造机会出来!

    马公公想的挺好,张麟却不给他半点机会,他直接将手中的鱼竿一丢,大步往前走了起来。

    马公公瞧见张麟这鬼精的样子,气的牙痒痒,你小子多拿一会鱼竿会死啊!咱家手中的银子,片刻就能飞到啊!

    宋胤直接被张麟的动作给逗乐了,老马想着收拾他,张麟却半点机会都不给啊!

    笑过之后,宋胤对张麟问道:“你什么时候看出我身份的?”

    “回大皇子的话,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猜到了!身旁能够跟着带刀扈从,又有公公跟随,又恰巧是姓宋!这么多信息合在一起,我猜不到还有谁能像你一样。”张麟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这样啊!”宋胤摸着下巴轻揉几下,感觉被张麟猜到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混账东西!当时你猜出来了,你还敢对殿下无礼,你是有几颗脑袋?”马公公在话里抓到了张麟的小辫子,立马喝斥起来。

    张麟瞧了他一眼,丢给他一个白眼,说道:“马公公,你知道‘猜’字怎么写吗?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可以教你写啊!”

    “你...”马公公被张麟怼的说不出话来!

    张麟这混账东西这是给自己留了后路啊!猜出来的东西,只要没有核对,那就是等于不知道!

    不知者无罪!好狡猾的家伙!

    宋胤越听越觉得欢快,没想到张麟还有这等急智!老马这回是大大的吃瘪了!

    “不对!被你俩这么一搅合,我差点忘记正事了!”宋胤脸上的笑容突然停了下来,抬手指着两人说道。

    马公公有些惶恐的垂首站在一旁,张麟面色也是一正,准备听大皇子找他何事。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老马把你拿下吗?”

    张麟一脸困惑的望着他,他要是知道宋胤为什么要让人拿他,他还能让宋胤给堵着了?不亡命天涯才怪呢!

    宋胤见到张麟的神色,一拍大腿,脸上露出几分愤慨来,说道:“就因为你,害的本皇子被父皇任命了一个差事,这可倒好!什么事情都顾不上了!”

    张麟:“......”

    张麟心中真是有一万句叉叉叉要骂啊!被皇上重用,这特么的不是任何皇子都想要得到的宠幸吗?怎么到你这里,却变成了沉重的包袱?你当的是假皇子吧?

    一旁的马公公听着宋胤这话,老脸一抽,赶紧圆场道:“张麟你小子制盐之术有功,让大皇子深受皇上器重,但也扰乱了大皇子的重要行程,让大皇子不能为皇上在其他方面解忧!功过相抵!算你造化大!”

    张麟浑身上下都写满不相信的瞧着马公公,宋胤这当事人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你在这里说这些,鬼才信你呢!

    马公公被张麟看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更是坦荡荡的,好像他刚才所说都是实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