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九十四章 回家
    “什么?”张麟一脸问号的看着程虎,他那便宜爹又怎么了?

    程虎嘴角硬扯出一道没有灵魂的笑容弧度,他盯着张麟说道:“少爷,老爷给我下了死命令!今日你要是不回去,他叫我绑都要将你绑回去的。”

    张麟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程虎问道:“真的?”

    程虎点了点头,张麟惹出来的事情,确实在张翰墨心中很重,就算他不将张麟给绑回去,也会有其他人将张麟给绑回去的!

    如果是他的话,至少还能和张麟好好说说,双方都争取不要动手才是最好的结局。

    张麟见事情基本上没有回转余地,他又端起碗筷来,抬头问道:“先吃完饭再回去怎么样?”

    程虎怎么可能不让张麟吃饭?他的任务只是将他带回去就行了,其他事情,依旧是张麟做主。

    见到程虎没有催,张麟倒是安安心心的吃起米粥来,宿醉之后,肚子里空空的,不吃点东西怎么行?再说待会还要回家接受他那便宜爹的‘狂风暴雨’,他要是现在不吃点东西,后面有没有吃的,都不知道呢!

    张麟连吃了三碗米粥,肚子被微微撑起,这才舒服的吐出一口气来,站在一侧,一直担心的妙玲儿伸手给张麟递上一杯茶水,有些担忧的说道:“少爷,要不你还是避避吧?等你父亲大人的火气小了些再回去吧!”

    反正程虎不着急催张麟回去,妙玲儿便想着能多熬一个时辰,算一个时辰,时间往后推点,搞不好张麟父亲的怒火就能消上一些。

    对于亲自体验过张翰墨怒火的妙玲儿来说,张翰墨在她心中的形象,简直就是一座难以移开的大山!

    隐隐瞧见妙玲儿眼眶中带水光,张麟起身摸了摸妙玲儿的头,笑着道:“没事的!反正迟早要面对的,早解决早轻松!你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就行!”

    妙玲儿听到最后那一句话,心中顿时溢满幸福,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用鼻音‘嗯’了一声。

    家,这个字眼,对妙玲儿来说,已经是许久都未成听到过的东西了!

    现在张麟说这里是他们的家,妙玲儿自然会在家中等着张麟回家的!

    张府,大厅内,气氛凝重。

    张翰墨端坐大厅正面当中太师椅上,用来奉茶摆点心的八仙桌上,放着一条棕红色的马鞭,皮质熟稔,很适合大力抽打!

    大厅中,没有一个仆人存在,只有张翰墨阴沉着一张如同灌铅一般的脸,双眼死死盯着正厅入口,他虽不曾习武强身,此刻却如武人一般,随时准备冲出去!

    张翰墨有这种情况,不为别人,就单单只为了他那恨不得打杀了的逆子!

    前段时间,好死不死的惹上了尚亲王,要不是家里有点根基,恐怕这个家都得倾覆了!将他赶出去,一是做给尚亲王看,二来也是让这逆子好好想想,早日明白今后该如何处事为人,毕竟这个家迟早要交给他的!

    可那逆子倒好,被赶出去没几天,竟然惹到太学门口去了!

    刚开始,他听闻有人在太学门口闹事,用诗词来打压太学,他只觉得闹事之人太自不量力了些,至于那闹事之人是否能够压过太学一众读书人这种想法,他脑海中从未想过!反正听闻这事后,他一直都只是拿着当作是跳梁小丑哗众取宠的闹剧而已!

    昨日也是巧了,户部之中有些琐事需要他亲自去监管一程,他便与同僚一同办事去了,时至傍晚时分,才将那琐事给处理完,想着回户部也只是点卯放勤,便与同僚暂说一声,独自回家来了,在回家的路上,他也听到些市井之人在讨论今晨太学门口的事情,虽然其人口中频频出现他那逆子张麟的名字,他决然不会认定那些市井百姓口中的张麟便是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只是认为是同名罢了!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单独叫来青竹,询问过近段时间自家儿子读书情况,青竹回答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那不成器的儿子近来是喜欢看会书了,不过看的书多是史书,话本之类的玩意,要让他有什么以史为镜的念头,张翰墨都觉得还不如去相信母猪能上树的笑话。

    层层确定过后,张翰墨自然睡的很自然,不料今日去户部点卯,众同僚都带着古怪笑意的同他问好,还说他家中出了一个‘拾花郎’,他日再登金殿,得个探花郎,又是一桩美谈了!

    张翰墨开始自然是一脸纳闷,根本就不清楚同僚们说的是什么东西,等同僚将事情原本同他说上一遍后,他当场就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幸好他被同僚搀扶住,这才没有摔到地上,这才没被他那逆子给吓出个好歹来!

    自家逆子闯出如此泼天大祸来,他哪还有什么心思当值,直接跑了回来,同时直接跑去他爹的房间内将他爹的马鞭给拿出来了,他就等着那逆子回来,此次定要打的他半年不能下床!

    放出去,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祸害啊!

    正厅中,张翰墨守着张麟回来,府邸门口,青竹一直也在等着张麟,她自然是希望张麟不会回来的。

    不过,她的想法随着远处两个身影的走近,变成了幻灭!

    青竹提起青色长裙,快速从府邸门口跑了出去,跑到张麟跟前,也来不及同他说什么,更加顾及不上道上行人的目光,她牵着张麟就要往一旁跑。

    可惜张麟没有被她拉动,她反倒是被张麟给拉了回来。

    “青竹,你见到我招呼都不打一声,还打算拉着我去哪啊?”张麟笑着问道,有些日子没有见到青竹这丫头,他总感觉旧友重逢似的。

    “少爷,别站在这里了,赶紧跟我走!要是让老爷知道你回来了,他一定得派人过来把你绑回去的!”青竹可没什么时间同张麟细细慢说,说这话的时候,又要拉着张麟往一旁的小巷中躲去。

    老爷可是在家里拿着老太爷的鞭子正等着呢!她身为张麟的贴身侍女,可见不得张麟被打的皮开肉绽的样子!

    “我知道他在等我啊!程虎这家伙就是押送我回来的,我要是现在要跑,程虎也会把我绑回去的,跑不跑区别不大!”

    青竹听张麟说程虎竟然是押送他回来的人,当即就对着程虎呸了一口,这个狗东西,狼心狗肺,白费少爷对他这么好了!

    程虎被青竹呸出来的唾沫吐了一腿,他满是无奈的摇摇头。张翰墨是何人?他能不听张翰墨的吩咐吗?再说他都是请少爷回来的,没有动粗过,现在倒好,里外都不是人了!

    张麟见青竹还是这般维护他的样子,他笑着捏了青竹的脸蛋一下,笑着说道:“反正我是躲不过去的,既然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还不如干脆点呢!再说我也不见得要挨我爹那一刀啊!”

    “走!回家!大不了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说不过,我还跑不了吗?”张麟几分豪气几分无赖的说着。

    青竹见张麟丝毫没有半分畏惧的样子,她悄悄落后两步,对走到身旁的程虎问道:“少爷是心中有对策了吗?老爷可是拿着老太爷的马鞭等着他呢!要是不行的话,少爷这么进去,免不得血肉模糊啊!”

    “不知道!”程虎简短的回答了青竹的问题,说到底,他确实也是不知道张麟心中到底有没有说服张翰墨的理由。

    青竹听程虎这话,眉头不满的皱了起来,你不知道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好好去盯着,护着点少爷!我现在去找老太爷!让老太爷来救少爷!”

    说罢,也不等程虎答应,青竹如同一阵青脆之风,吹进张家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