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四十七章 找场子
    张文端起酒杯,用力将酒杯中的酒水给吸进嘴里,砸吧一声,没有去回答童骥的话。

    童骥现在摆明的态度,实在是太‘热心’了些,要是关系真的那般亲密,张文指定会认同他的说法,可是两人关系最多平平,童骥这明显‘出格’的态度,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些东西来。

    童骥见张文没有接茬,他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喝酒,喝酒!咱们今天只谈风月,不谈其它。”

    四人举杯又喝了一杯,喝完这杯酒后,童骥好像完全忘记刚才的事情一般,开始重新找话题聊了起来。

    又是几杯酒下肚,张文见童骥没有重提这事,也放松起来,跟他们三人天南海北的胡侃起来。

    几人都是场面上的人物,谈话之间,自然少不了趣闻轶事,笑声不间断的响起,气氛很是融洽。

    “各位少爷公子,感谢你们能够为风儿过来捧场,老身这边先替风儿谢过各位了。”

    房间外,响起老鸨的感谢声来,童骥一听,笑着道:“看来白大家要出来献艺了,文少爷,两位,咱们出去瞧瞧?”

    “哈哈!我就等着这刻呢!”刘掌柜脸色有些发红的说道,眼中更是异彩连连,显然是白凤儿的忠实观众。

    张文见到刘掌柜这模样,开口调侃道:“刘掌柜,看来是早有准备!今天是打算做白大家的入幕之宾了吗?”

    刘掌柜贼兮兮的笑了一下,将头往前探了几分,小声说道:“不瞒几位,为了在白大家面前露露脸,我可是找了个书生,买了好几首诗词!如果真能让白大家倾心,老刘我那丢出去的银子,可就没白花了!”

    听到这话,张文,童骥和那文掌柜相互看了一眼,皆是大笑起来。

    “走走走!出去晚了,可要错过刘掌柜心上人的献艺了。”笑过之后,童骥揶揄的说着,话里话外都很随意,显然他和刘掌柜之间的关系很好。

    刘掌柜笑而不语,不过动作却出卖了他,张文三人见他这个样子,脸上都挂着笑,一起往包房外走。

    来到走廊上,四人或扶,或靠,或站的望着楼中中央十字楼梯口处,楼梯口处已经摆设好一架古琴,旁有侍女持拂尘,提香炉,但此刻正主尚未现身。

    “滋滋...这种场面,老刘我是百看不厌啊!”看着楼梯口的架势,倚靠在栏杆上的刘掌柜不由说道。

    听到刘掌柜的话,张文三人又将目光望了过去,都默契的轻笑起来。

    “快点,快点!麟哥,白大家快要开始献艺了。”

    众人都在安静等待白凤儿出来献艺的时候,一道很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不少人都蹙眉起来,这等时候,还这般高声喧哗,这不是对白大家的不敬吗?

    不少戴着纶巾的书生都转头往门口瞧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粗痞之人,不知道分寸!

    不过当他们见到门口那个穿着锦衣的胖子,拉着一个步伐仓促的公子哥进来之后,绝大对数人都熄火了!不识两人,想要开口讨伐的书生,也在旁人的指点下,闭起嘴来。

    很多认识张麟和袁绍的纨绔子弟,见到两人到来,脸上纷纷露出‘有戏看’的神情来,不少人甚至直接将目光投向楼上张文那里,好像在说,你仇人都过来,你有没有什么要做的?

    张文也是看到了张麟和袁绍两人,见到两人,张文便感觉头顶隐隐作痛,头上的那道疤,可是拜张麟所赐呢!

    “文少爷,要不咱们去屋内看白大家献艺?”童骥见到张麟和袁绍过来了,轻声对张文询问道,似乎要让张文避开张麟似的。

    “去什么屋内!就在这看了!量他张麟也不敢无故生事!”对于童骥这种灭自己威风的举动,张文心头有些生闷火。

    童骥没有继续要劝说的意思了,他脸上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色,不过眼底深处闪过带着笑意的冷芒。

    走进芙蓉阁的袁绍察觉到楼内的气氛,自然也是看到了与童骥站在一起的张文,他对张麟指了指楼上,张麟看了一眼,全然不当回事。

    只要张文不惹他,他才懒得去理他呢!

    袁绍见到张麟这副表情,心中马上了然了,他叉着腰对着楼上的张文喊道:“哎,张文,你脑袋上的伤好了吗?要是没好的话,记得不要喝花酒啊!小心到时候烂头啊!”

    张麟只想着张文不要惹他,都没有料到袁绍竟然会主动挑衅,他被袁绍这一嗓子弄的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既然袁绍开口了,那他自然是全力站在袁绍身后的。

    他能够给张文开瓢一次,再来一次,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身后还站着程虎,开他张文脑袋一次瓢,还算是事吗?

    楼上的张文听到袁绍的话,一张脸气的黑红青紫,各种颜色都在脸上显现了个遍!

    虽说知道袁绍是故意的,可人家当着众人的面,话里话外都是在关心你,你要直接开口骂娘,自然就落得了下风!

    “没想到这死胖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口才!”一句不知从何处传出,又不遮拦的话语,在这比较安静的楼内传了出来,立马引起了知情人的一大片笑声。

    袁绍听到周边的笑声,倒是头一次没有介意有人当众喊他死胖子,他故意拱手朝周边点头,好像多谢这么多人捧场一样。

    “砰!”张文一巴掌拍到栏杆上,手掌上的酸麻,都不足以让他冷静下来。

    “文少爷,冷静一下!这袁胖子就是借着张麟的狐假虎威罢了,要是没有张麟在,他敢这般?”童骥趁机又开始劝起张文来。

    “这两个王八羔子!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张文压低声音低吼道,在这时候,他还没有忘记要保持理智。

    童骥见张文这快要吃人的样子,嘴角流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却又在片刻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正要继续劝说张文的时候,一道清冽如泉水的声音响了起来。

    “诸位公子少爷,来我芙蓉阁,便都是客!切勿伤了和气!小女子不才,愿先献上一曲,以求和睦!望大家能够给小女子一个薄面!”

    “啊!白大家!”

    一个白纱遮面的女子一出来,楼中就响起一道尖利的叫喊声,声音之尖,好似要刺穿屋顶一般。

    张麟一个不觉,硬是被吓的一激灵,刚想找找到底是哪位仁兄‘音域之辽阔’,不曾想那人的呼喊声,便是点燃一堆稻草的火苗,周边都开始高呼‘白大家’了。

    环顾四周,看着群情激奋的场面,张麟忍不住的微微退了半步,这场面,怎么感觉像是日本宅男为偶像打电话呢?

    “白大家!白大家!”

    正思索间,身边传来了呼喊声,张麟一脸见鬼的表情望着身侧的袁绍!

    肥宅!女神!真特么的标配啊!

    袁绍见张麟一脸诡异神色望着他,他举起的手,有些尴尬的收了回来,也不知是啥心态,硬是对张麟挤出一个尴尬到死的笑容来。

    张麟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张文一直注视着张麟和袁绍那里,见到他们两人当众羞辱完他后,竟然这般无视他,他心中好像决定了什么似的,扭头对童骥说道:“你不是说他张麟庄子里正在大量采购粮食吗?你跟我细细说说,这个场子,我找定了!”

    童骥眼底笑意大盛,嘴上却依旧劝说道:“文少爷,这种事情,切莫冲动啊!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计议个屁啊!没看到那袁胖子都敢骑到我头上拉屎了吗?我要是不找回场子来,我张文还如何在这盛京中立足?”张文低吼了一声,扭头往包房中走去。

    童骥嘴角冷笑短暂显露,一双眼睛又成了三角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