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膏粱子 > 第四十六章 童骥
    芙蓉阁二楼,临街窗户前,一身穿淡色绸袍的男子端着瓷白小盅望着街道,一双微微倒三角眼,破坏了整张脸的气质。

    他见一辆马车驶来,眼皮自然而然的抬升上去,整个人的气质一变,成了温和可亲之态。

    童骥一口喝掉杯中的酒水,步子不紧不慢的往屋外走去,推开门,走上走廊,时间把控的刚刚好,他等的人正好走进楼内。

    “文少爷,这边。”

    张文刚走进芙蓉阁,便听到了童骥的招呼声,他抬头一瞅,笑着对童骥点了点头,领着身后跟着的家奴往童骥那里走去。

    张文走到楼梯转角处,童骥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他见到张文,笑着说道:“文少爷,来来来,就等你了。”

    “就等我了?还有其他人?”张文听出童骥话里的意思,笑着问道。

    “今天可是白大家献艺的日子,能没有其他人吗?”童骥笑着回答道,脸上一副‘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神色。

    对于这种事情,张文也没有太在意,像他们这种人,呼朋唤友的情况,都是常态,除非是正儿八经谈事情,才会单独请人。

    知晓还有其他人后,张文心中反倒是轻快了不少,看样子童骥应该不会找他特意说什么事情了。

    随着童骥走到包房中,包房里的两个人立马起身对张文拱手问好,张文见状也是敷衍的应了一下。

    屋内的两人,张文有些印象,但与他和童骥的身份相比,就略微差了一点。

    四人悉数落座,芙蓉阁的姑娘们开始给四人倒酒,童骥突然端起酒杯,对张文说道:“文少爷,这杯酒,我自罚一杯!”

    张文被童骥这一手弄的有点发懵,怎么一上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童骥就要罚酒呢?

    “自从文少爷受伤之后,我这做兄弟的,都没有去看过文少爷实在是太惭愧了!”

    张文静静的看着童骥,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他倒是想看看童骥这里有什么妖蛾子。

    “但我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不是我不想去看文少爷,而是家中不肯让我去看文少爷你啊!”

    “为何?”张文心中冷笑,看他一眼,又不是去劫法场,有难度吗?

    “唉!”童骥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说道:“文少爷,你是被大柱国的孙子给打伤的,我家不过就是一小门小户,我家怎么敢得罪他张家?”

    这一句说的声情并茂,童骥脸上都写满了无奈!

    自古民不与官斗!童骥家没有做出雪中送炭的举动来,而是选择明哲保身,倒也是符合大多数人的决定!

    张文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嘴上说道:“如果换做是我家,恐怕也会与童少爷家中的决定一般的。”

    童骥这个理由说出来,表面上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两人关系没有铁到同穿一条裤子,面对一位朝廷重臣的怒火,自然是能避则避了!不过张文和童骥的关系又有点微妙,两家相隔不远,往日虽说交情不深,但也是有交集的,你说你家怕被张家迁怒,避而不见,这点可以理解,但你总不至于派个下人象征性的过来看望一下也做不出来吧?

    “文少爷,理解就好!这杯酒,我罚的痛快!”童骥连连点头,对张文理解他,心头放下了一桩心事。

    “罚酒就不必了!大家一起饮上一杯!”即便知道童骥这番话都是虚情假意,张文还是替他圆场回来。

    听到张文的招呼声,另外两人纷纷响应,四人一同喝干了杯中酒。

    一杯酒下肚,几人的关系好像增进了不少,留着八字胡的刘掌柜开口说道:“其实文少爷这次受伤,伤的有点憋屈。”

    张文一听这话,转头望向这个在盛京经营好几家当铺的掌柜,他倒是想听听他被张麟给打了,怎么被打的憋屈了。

    刘掌柜见张文看向他,他伸手抹了一下嘴上的胡须,右手成锥形,敲了敲桌面,道:“张麟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性格,我想文少爷比我们更加清楚!他身上那个‘鳖孙’名头,可不是白叫的!这次文少爷之所以受伤,完全是因为文少爷走岔了一步棋!”

    听到这里,张文倒是真有了几分听下去的意思。“怎么说?”

    “文少爷,容我先卖个关子!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文少爷你。”刘掌柜说话好像茶楼中的说书人,知道如何吊人胃口。

    “你问吧。”张文不知不觉中便进了刘掌柜的节奏里。

    “文少爷,可曾欺负过那鳖孙?欺负那鳖孙的时候,可有动兵刃的?”

    刘掌柜这两个问题,稍微回忆了一下,便先点头,后摇头,算是回答了他。

    张麟在盛京的名头很差,而且人也很懦弱,但人家爷爷是不可撼动的大山,谁不要命了才敢在欺负张麟的时候动兵刃呢!再说,欺负张麟需要动兵刃吗?

    “这不就对了!”刘掌柜大力的一拍手掌,声音有些大的说道。“这狗逼急了能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生在将门之家的人,被人亮了刀子,那鳖孙还不可劲咬人不撒嘴啊?”

    “刘掌柜说的在理!人逼急了,自然能做出一些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来的。”带着头巾的文掌柜附和说道。

    张文瞧了眼这个办赌坊,长相瘦弱,名字文弱,实则心狠手辣的男人,好像觉得两人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

    “听你们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这次我被那只王八咬的不轻啊!”

    “不过文少爷你不是也没事吗?他们张家也没有放出一个屁来不是?”童骥立马接口说道,好像张文占了天大便宜一样。

    张文听童骥这话,确实感觉有点胜利的意思,他虽然被张麟打的开瓢了,不过张家不是也没有追究吗?这和以前张麟被人欺负的时候,好像是同一个情况。

    “好像是...啊!”张文开口要承认,不过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突然明悟过来了,这三人都他娘的是马后炮啊!

    而且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被人给打的脑袋开瓢了,疼是他的,他又没有得到什么实际好处,他们这一吹捧,差点都让他信以为真了!

    童骥看出张文的想法来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他靠近张文,小声说道:“文少爷,我这里有个能让你治那鳖孙的办法,你想不想听?”

    张文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倒是看出来了,童骥喊他过来,估计就是为了这事吧!

    不过童骥和张麟往日也不见得有什么过节,就算真的有过节,也最多是童骥跟在某些纨绔的身后踩过张麟这种事情,现在童骥突然说出这种话来,哪怕是张文都觉得有点蹊跷了!

    来时,魏管家已经把一些情况说明白了,张文现在听童骥要闹妖蛾子,也只是不咸不淡的问道:“什么办法?”

    童骥这种明显要拿他当枪使的行为,他听听也可以,如果真的可行,他不介意顺势成为童骥手中的枪,但真要不可行,他张文的脑袋里也不是装的浆糊,自然只会当做一个笑话,听完就拉到。

    “我听说张麟家里手底下的一个庄子正在大量买粮食,文少爷,你们家中又是做这粮食生意的,不宰他一笔银子,能说的过去吗?”童骥将心中藏着的话说了出来,他那抬起的眼皮不自觉的放松下来,显露出他那对微微有些三角状的眼睛。

    张文眉头微皱,他看着童骥问道:“童少爷,你好像很关心这事啊?”

    童骥是关心他张文,还是关心张麟,张文都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文少爷,我这不是看你受欺负了,所以才说的吗!要是文少爷不想做,就当我说的是酒话!”童骥打了个哈哈,那双显露的三角眼又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