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88章 什么我都有预感
    (黄阿狗你好,我还是用了这个章节名,本来这章想叫:让我们一起听猫叫……窗外传来鞭炮声,提醒我要过年了,啊,要放假了,真舒服啊,期待中。)

    ……

    ……

    三百三十年前,人族修行者与雪国高阶生物在兰陵雪原发生了一场强者之间的战争。

    从那之后,修行界便再没有过真正的战争。

    那些宗派之间的争斗、正邪两道之间的厮杀只能算作是战斗,云台之役的规模与强度也远远不够。

    但青山宗与西海剑派之间必然会迎来一场真正的战争。

    既然是战争,自然要进行完善的准备与战前分析。

    如果说西海剑派以剑神为帅,真正的杀着还是南趋。

    事实上,青山宗对这第一位遁剑者已经研究了很多年。

    在数百年研究的基础上,他们试图确定南趋封闭气息、避开青山大阵的方法。

    井九的那位巨人朋友接触过南海雾岛上的那些雾,确认那些雾是岛上的天生奇物,离岛太远便会渐渐消散。

    所以南趋用的肯定不是这个方法。

    通过对南趋的出身、以往的功法以及性情智慧进行了极为复杂而仔细的推演计算,适越峰累昏了两位长老,青山宗最终得出一个可靠率在九成以上的结论——南趋用蛮部的山神拘魂**把自己炼成了一具活尸。

    活尸没有半点生机,所以能避开青山大阵的搜索。

    到需要的时候,南趋会醒转过来,在最关键的时刻,在青山大阵启动之前,向柳词或者元骑鲸发出致命的一剑。

    南忘出身南蛮部落,对这些巫法比较熟悉,所以柳词才会建议井九带着她同行。

    她有些不悦,低声喝道:“既然知道他在棺材里,为什么不从这条线索去查?”

    井九说道:“棺材太多,根本无法查清楚。”

    南忘怔住了,不理解怎么会有很多运棺材的车,难道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死吗?

    井九看着她的神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与柳词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理解为什么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死去。

    直到卷帘人送来数据,他们才知道,朝天大陆平均每年会有一千多万人死去,而他们要查的那片区域则是三百多万。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要查的地方每天都会有一万具棺材被打开,然后合上。

    其实这是常识,只不过修行者的寿命太长,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

    ……

    南忘与井九离开了鹿山,向西而去,来到离益州数百里的那片大山里。

    这时候已经是夏天,山里不觉清凉,反而更加闷热,加上没有半点灵脉,难怪人烟如此稀少。

    宝通禅院的高僧拿出极其珍贵的、从春天保存到现在的红菜苔招待了两位贵客,但没有什么线索。

    离开禅院的时候,井九专程绕到那间菜园里看了看,也没有什么发现。

    白猫蹲在他的肩上,忽然对着东北方向的天空喵了一声。

    南忘毫不犹豫驭剑而起,向那边飞去。

    井九随之而起,却生出一道非常不好的预感。

    带着白猫同行,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闻味,整座青山说到鼻子好使,除了尸狗就是它了。

    布满瘴气、到处都是野树、却依然让人觉得荒凉的大山里,没有道路,也没有什么人迹。

    白猫蹲在他的肩上,抬着头不停地嗅着,时不时地轻轻喵一声。

    井九与南忘听着猫叫,不停地改变着方向,渐渐深入大山。

    暮色来临,白猫打了个呵欠,摆了摆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些,然后喵的一声,提醒他们应该还在前方。

    南忘觉得它现在虎头虎脑的样子比以前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可爱多了,伸手想要摸摸它的头。

    白猫哪里会让她的手落自己身上,张开血碗小口,露出比飞剑还要锋利的小尖牙,发出低吼,便要咬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它忽然神情骤变,以极快无比的速度从井九肩上爬了下来,钻进他的衣袖里,再也不肯出来。

    南忘看着井九微微颤抖的衣袖,沉默不语。

    井九望向前方的山野,神情极其凝重。

    找到了。

    ……

    ……

    山野深处有条被荒草掩埋的旧道。

    旧道尽头有一间破旧的小庙,庙前挂着一个灯笼。

    破庙里有具黑棺材。

    一位少女从庙里走出来,身着短裙,浑身缀着银铃,行走时却没有什么声响。

    那名少女把庙外的灯笼点燃,红光照亮破庙,刚好夜色来临。

    十余里外的某处山崖上,井九收回视线,望向南忘。

    那名少女与南忘很像。

    “当初为了清理干净南趋后人的影响,我让族里杀了不少人,但还是逃了些出去。”

    南忘看着走回庙里的那名少女,面无表情说道:“她应该叫南筝。”

    说完这句话,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酒壶开始喝酒。

    喝酒不是因为看到南筝有所感慨,而是因为畏惧。

    南驱应该便躺在那具黑棺材里。

    她是青山宗的清容峰主,破海上境的真正强者,但在对方眼里算什么?

    井九看着她说道:“你应该少喝些酒,多练些剑。”

    南忘的天赋悟性都很好,如果愿意把喝酒、唱歌、伤春、悲秋的时间多花些在修行上,只怕早就已经修至破海境巅峰。

    当年他和柳词都认为南忘是继方景天之后最有可能通天的人选,现在她却已经被广元真人越了过去,在他看来这当然很可惜。

    南忘心想这厮难道是被那口黑棺材吓糊涂了,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

    井九也有些意外她居然没有问自己想不想死,猜到她这时候很紧张,指着远处那座破庙说道:“庙里的神像是谁?”

    这座破庙明显是南蛮部落神庙的制式,庙里的神像却不是南忘的模样,明显要高大很多,脸上的漆早已斑驳脱落,却依然给人一种冷酷好杀的感觉。

    南忘说道:“应该是南趋本人。”

    八百年前,南趋便是南蛮部落的真神,他的境界与身份也当得起。

    只不过随着他被青山剑阵逼入雾岛,时间流逝,他早已被绝大多数部落子民忘记。

    这座破庙极有可能就是他的最后一座庙。

    想到这种可能,南忘再次举起酒壶,灌了一大口酒。

    井九感受到衣袖里的颤抖,知道阿大还在害怕,隔着衣服摸了摸它以表安慰,然后对南忘说道:“不用怕,有我。”

    “你又不是你师父,说什么屁话。”

    南忘擦掉唇角的酒水,面无表情说道:“把这里守好,我去通知掌门。”

    井九说了声我来,便盘膝坐下。

    白猫不知受到什么惊吓,从他的衣袖里钻了出来,爬到他的肩头,伸出猫爪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衣袖无风而动,一道剑镯自井九手腕脱落,遇风而解,变回弗思剑本体,化作一道血线,消失在了最后一抹暮色里。

    南忘看着那道渐渐消失的血线,觉得好生奇怪。

    那年试剑大会,她与其余诸峰长老亲眼看到井九的先天无形剑体,确定这是个不世出的剑道奇才。

    可是这个家伙才多大,修剑才几年,怎么就能够剑游了?而且弗思剑不是景阳留给赵腊月的剑吗?为何你也能用?

    ……

    ……

    夜色笼罩野山与破庙,那盏红灯笼愈发醒目。

    黑棺材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庙里,给人一种诡异而可怕的感觉。

    十余里外的山崖间,南忘与白猫盯着那座破庙,视线没有移开过。

    他们一站一趴,与周遭的秋树荒草融为了一体。

    一夜时间很久才过去。

    朝霞映红天空。

    井九睁开眼睛。

    剑游已经结束,弗思剑却没有回来。

    南忘很清楚弗思剑的速度有多快,完全想不明白。

    知道南趋在这里,青山宗应该全力来攻,为何连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井九起身望向晨光里的那间破庙,说道:“我告诉他们南趋在这里,但没有让他们过来。”

    南趋确实是用山神拘魂**,把自己变成了棺材里的死尸,但绝非于此。

    黑棺材里的那具死尸没有任何气息,就像是真的尸体,可井九总觉得那具尸体少了些什么。

    那盏有些诡异的红灯笼让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红灯笼是用来召魂的。

    南趋的魂魄走了?

    玄门正宗修行者的魂魄是元婴,剑修的魂魄是剑灵,现在的朝天大陆更习惯称之为剑鬼。

    这个习惯便是源自当年南趋的鬼剑道。

    黑棺材里那具死尸没了魂魄,便意味着南趋的剑鬼不在。

    换作别的修行者一定会认为,剑鬼不在,那就是真的死亡,即便那个人是南趋。

    但井九知道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剑鬼可以单独存活。

    他相信南趋这样的老家伙,如果真的死亡必然会震动整个天地,绝对不会这般悄无声息。

    南趋的剑鬼必然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井九没有让柳词与元骑鲸过来,是担心南趋的剑鬼去了西海。

    如果真是那样,青山必须把全部的力量投到西海去,才有可能不出意外。

    ……

    ……

    南忘不明白掌门师兄与剑律师兄为什么要听井九的意见。

    如果南趋从棺材里醒过来怎么办?

    她看着那座破庙沉默不语,脸色有些苍白。

    白鬼大人是青山镇守、通天初境大物,可就算与她联手,也不可能是南趋的一剑之敌。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少女走出破庙,把那盏红灯笼吹熄。

    “按照我的推算,棺材里的那具尸体不会醒来,所以我们是安全的。”

    井九说道:“我们只需要在必要的时候,毁掉那个灯笼以及棺材里的尸体。”

    白猫可怜兮兮地喵了一声,心说这种事情我可不敢做。

    南忘冷哼一声说道:“要来你来。”

    井九想着那道不好的预感,说道:“有道理,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着。”